《白狐》:壩壩舞神曲改編的大電影


那一天,原本想看徐老怪的《神都龍王》,奈何人滿為患,對觀影環境要求頗高的我選了場幾乎沒人的《白狐》。怎麼說我對古裝片還是有種莫名的迷戀,幾乎從不落下。

再看看宣傳與海報,《聊齋誌異》改編,3D魔幻大片。也就是個《畫皮2》的跟風之作,堆上些銀子,拉幾個古典美女,搞點兒魔法特效,想必也不會差到哪兒去。

影片開始,2個觀眾,很快我明白了為何如此冷清。開場10分鐘我就熱切盼望著電影盡快結束,為了考驗自己的定力,我以邱少雲的心態投入了觀影戰鬥。

劇情發展的速度是以睡前故事的節奏展開的……它的關鍵是一個“慢”字,你恨不得能衝進銀幕狠狠的扇上那群演員幾十記耳光,包括正派角色。

台詞慢就不說了,作為一部有著魔幻動作戲作為噱頭的電影,仙女們動作慢也就罷了,連妖怪們也處處以吳宇森鴿子般的速度飛來飛去,那可就讓人懷疑是不是有意以此變相拉長影片了。

考慮到本片導演是寫下過著名神曲《兩隻蝴蝶》(親愛的,你慢慢飛,小心前面帶刺的玫瑰……)的音樂人牛朝陽,這麼“慢慢飛”也就不奇怪了。

特效可真是本片看點,對於喜歡懷舊的觀眾來說,你大可在本片裡找到90年代香港鬼神片黃金時代或是老版《西遊記》的陳皮感受,那個酸爽啊。

很難理解這是2013年拍攝的一部魔幻片,因為從內涵與外延來看,它都是一部上世紀的鬼神片,離經典《倩女幽魂》還有N條街的距離。

延伸閱讀  《人生大事》劉亞津才是最悲催的存在,攏共就出場了兩個鏡頭

至於3D效果,它除了讓影片顯得更為灰暗以展現暗黑風格,或是讓觀眾們都戴上眼鏡以提高文化層次之外,也就圖個漲票價的目的。

演員們無疑是本片中最大的資本,因為自始至終鏡頭幾乎是定格不動的,那些蹩腳的佈景也是不動的,後期P上去的所謂魔幻特效還不如不動的好,除此之外能動的就只剩演員了。

想不通張智霖為什麼要演這麼個傻子角色,以他目前的年齡去演傻瓜是不可能再獲得金像獎了,唯一解釋是衝著眾多美艷狐仙去的。

阿嬌的扮相還不錯,其他姐妹可真不敢恭維了。衣著暴露的她們頂著五顏六色的髮型,以Cosplay的模式穿越到了芭拉拉魔仙世界。

這對於男性觀眾來說還是蠻養眼的,特別是片尾眾多仙女以各種銷魂姿勢灰飛煙滅之時,我殘忍的希望她們能多死幾次。

大反派海蝠王的裝束令人印象深刻,為了體現東方的含蓄,他硬是把蝙蝠俠的酷炫披風弄得破破爛爛,以體現一種頹廢感。而海蝠王尖利而沙啞的笑聲無疑是在向曾經的黑山老妖與千年樹妖致敬,但山寨般的模仿秀實在有種中國壞聲音的感覺。

在“一番雲雨”這種高端冷幽默之後,淒苦的愛情在後半部迎來了高潮,一種“本傑明巴頓”式的苦戀模式讓男女主人公擦身而過。一場男主在洞房,女主一旁伴舞的千古奇觀悲催上演,令觀眾欲哭無淚,欲笑也無口水。

影片結尾,出場人物幾乎死個精光,只剩兩個凡間人物和一個賣豆腐腦的老頭,莫不是要給續集留下一個匪夷所思的線索,不敢想像。

延伸閱讀  《心居》中有很多的演員,都展現出了精彩的演技,也使得作品增加了不少的分數

最後說說主題曲吧,原來《白狐》這首曾經的民間壩壩舞最受歡迎歌曲,居然是多年前為本片埋下的一個巨大伏筆,這真是一盤很大的棋啊。

神曲的氛圍與氣質是如此的契合本片,以至於我懷疑它們千百年前本就是合為一體的,至此以後,我已經很難將它們分開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