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島哲也的電影鏡頭:從升格、定格到廣角,將細微處做放大處理


鏡頭是畫面的最小單位,是電影組成的基本元素,電影正是通過一個個鏡頭的拼接實現了敘事及表意功能。

觀影主體在理解電影時,首先要在畫面中進行辨認和選擇,挑選出觀眾以為導演最需要告訴他的’那一個’表述因素。然後在鏡頭的運動和組合中,把這些表述因素組接起來,完成對作品表述的理解過程。

中島哲也的電影多為現實題材,故事貼近生活,反映現實,但早年拍攝MV、廣告等從業經歷使其極其重視鏡頭的形式感,並擅長運用升格鏡頭、定格鏡頭、廣角鏡頭等多變的表現手法將細微處放大。

誇張、變形或扭曲的鏡頭與現實、熟悉的故事形成衝突,讓觀影主體能夠從中獲得陌生化的觀影體驗,也為其提供了豐富且創新式的視覺理解。

電影是時間的故事,現實題材的作品往往會嚴肅、樸實而忠誠地反映一段時間內發生的故事。而中島哲也則偏好使用升格鏡頭和定格鏡頭完成對電影時間概念的控制和改變,通過時間線的拉伸和靜止增添作品的戲劇色彩,也給觀影主體以不同以往的感受,進而為陌生化的驚奇效果提供可能性。

升格鏡頭將細微處在時間線上延長,並聚焦人物的運動軌跡,在敘事之餘為現實題材作品增添抒情意味。

比如在作品《告白》中,中島哲也大量運用了升格鏡頭,通過放慢時間節奏,讓人物動作呈現出一種脫離於現實的失重感,配合著舒緩輕柔的音樂,反而將這個犯罪題材的故事以一種溫柔的方式被講述出來,而浪漫的視聽語言與故事的悲劇內核之間所形成的強烈反差也帶來觀眾一種陌生的超現實審美感受。

在影片開場處,森口老師在教室裡面對嘈雜吵鬧的學生平靜地講述女兒被殺的經歷,導演通過分區處理的形式將拍攝學生的鏡頭進行升格,而用正常速度表現森口老師。

延伸閱讀  繼井川裡予之後又一個“純欲天花板”,“曹芬”是誰?

升格鏡頭與普通鏡頭的結合讓本該屬於同一時間點的情節衍生出兩條時間線,形成觀影的間離感和陌生感。

與此相類似,在拍攝放學這一場景時,中島哲也透過教室的窗戶,將場景速度和人物速度剝離成兩個部分,遠處學生的動作用升格鏡頭放慢,而雨滴落下的速度卻一如既往,磅礴大雨正預示著森口老師此時悲痛萬分的心情,與後景中學生悠閒玩鬧的身影格格不入,更給人以反差、錯落之感。

同時,升格鏡頭下,學生的細微動作得以清晰地呈現,賦予動作美感的同時也強調了關鍵情節的特殊性,比如森口老師謊稱將艾滋病人的血液注入了犯罪學生的牛奶中,學生聽到後不慎將後桌上的彩筆碰落地面。

升格鏡頭讓掉落過程被進一步拉長,也讓本來灰暗畫面中僅剩的幾抹彩色的消失過程更為清晰化,隱喻著學生美好平靜的生活即將逝去,同時配合著森口老師親口說出的恐怖殺人案件和學生慌張無措的內心感受,給人以一種魔幻而陌生的鏡頭審美體驗。

相比於升格鏡頭,定格鏡頭則“體現為銀幕上的畫面驟然停止,動作剎那間凝結,以此來強調畫面和推進情感的昇華”。一般而言,定格鏡頭是瞬間畫面的展示,它區別於一般的時間流速,更有利於強調和突出關鍵信息,因此“常用於商業廣告之中用於介紹商品”。

中島哲也在電影創作時,受其早年廣告導演經歷的影響,將定格鏡頭大量引入電影畫面中,增強了電影的節奏感和段落感,也給人以創新式的陌生化觀影體驗。在其早年電影作品《下妻物語》中,共使用了18處定格鏡頭。

主人公桃子自述其家庭背景時,導演對其父親早年的經歷使用了大量定格鏡頭進行片段式展示:中島哲也通過強烈的暖黃色調營造出畫面的老舊感從而迎合回憶需要,一個個定格鏡頭的拼接也簡潔而精準地描摹出桃子父親早年身為街頭混混的所處環境。

定格鏡頭的大量運用使得其與一般性的現實題材電影的蒙太奇手法形成顯著差異,鏡頭切換快速而有力,就像是廣告片裡的商品輪播一樣,對關鍵信息起到強調作用,也增強了影片輕快的氛圍,給人以新奇的觀影感受。

延伸閱讀  長津湖提前觀影,易烊千璽演技獲兵哥哥認可,50億票房打不住?

“若是表現人物之間的交流與聯繫、事件的情節關係和矛盾焦點時,多選用50-80mm左右焦距的標準鏡頭來拍攝中景”。

然而,中島哲也在表現人物與人物關係時卻偏好使用焦距在9mm-14mm之間的超廣角鏡頭,甚至是焦距小於9mm的魚眼鏡頭,他享受人物在鏡頭中的畸變所帶來的窺視感和過度透視造成的畫面張力,從而給予觀影主體陌生化、超現實主義的審美感受。

在《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中,松子與情人岡野健夫分手時,畫面被短焦鏡頭壓縮地已經脫離現實,呈倒階梯型的失調形態,預示著松子與岡野的這段感情不再穩定,搖搖欲墜。

男人位於鏡頭邊緣,其輪廓因廣角鏡頭的拉伸變得扭曲,身處前景的他呈現出壓倒式的統治者姿態,對比身處角落順從的松子形成強烈的反諷意味,也讓這個全然不愛松子,只是在利用松子的角色更加面目可憎。

原本色彩浪漫、佈局溫馨的愛巢也在廣角鏡頭的處理下變形,預示著松子滿心珍惜的家也即將破碎不再。魚眼攝影鏡頭是指焦距在9mm以下的特殊定焦鏡頭,它較超廣角攝影鏡頭而言焦距更短,是一種更為極端的廣角鏡頭。

中島哲也在展現人物內心時偏好使用魚眼鏡頭,魚眼鏡頭有著180°的廣闊視野,並模擬了貓眼給人以強烈的窺探感。

區別於一般現實題材電影試圖運用鏡頭模擬人眼的正常觀察範圍和畫面處理,魚眼鏡頭下的人物就好像是被人窺視到了其內心世界,倉皇、無助的神態得以被進一步放大,誇張的縱深感也給人以強烈的衝擊力。

松子被所有人拋棄後,她選擇獨居在垃圾小屋裡,此時她唯一的精神寄託便是牆上海報中的偶像歌手內海光司,導演通過魚眼鏡頭拍攝了她觀看偶像節目的痴迷場景:人物處於鏡頭中央,變形的畫面讓人物主體被再次強調。

延伸閱讀  彭昱暢那部回到過去擁抱你的電影,是在17年拍的,確實演的不太好

她雙眼空洞,舉止瘋癲,把自己關在一個臭氣熏天的屋子裡——不難發現,人物此時的內心是封閉的,導演便通過球狀的魚眼鏡頭帶領觀眾窺得她的所思所想。

正如日本影評人將中島哲也的電影比喻為“人工甜味料”,也有批判者們認為其作品花哨、誇張、過於粉飾,形式感過強。不過,荒誕絢麗的色彩、扭曲多變的鏡頭的確打破了人們對電影表現手法的期待,賦予作品陌生化的審美感受,從而形成了獨樹一幟的中島式視覺風格。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