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分還在漲,這黑馬劇怎麼還不爆


Apple+今年真是殺瘋了。

年初上線的《人生切割術》,將職場拍成了驚悚劇,令無數打工人狠狠共情。

播出一個月,便在豆瓣拿下了9.1的高分。

如今,又一部走科幻驚悚路線的神劇來了。

豆瓣開分8.8,目測還會有上漲的趨勢。

是時候,聊聊它了——

《閃亮女孩》

Shining Girls

本劇的主演和導演是同一人,伊麗莎白·莫斯。

曾憑藉《使女的故事》獲得金球獎及艾美獎雙料影后,妥妥的實力派演員。

男主瓦格納·馬拉也同樣亮眼。

他曾憑《毒梟》拿到金球獎最佳男主的提名。

編劇西爾卡·路易莎,參與過雷德利·斯科特《銀翼殺手2099》的編劇工作。

還有另一位導演米歇爾·麥克拉倫,是《絕命毒師》《風騷律師》的聯合導演之一。

科幻+懸疑+驚悚。

好導演+好劇本+好演員,說一句強強聯合,不為過吧?

話不多說,腦子趕緊燒起來。

女主柯比(伊麗莎白·莫斯飾),是一家報社的檔案管理員。

在公司,她是個“小透明”,同事想敷衍一下她都叫不出她的名字。

她的性格也十分內向、自閉,總是戴著一副耳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不想與任何人打交道。

你以為柯比只是一個重度社恐患者?

沒那麼簡單。

不信你看,她有一個習慣,每天都會在筆記本上記錄各種東西。

家庭住址、同事名字、寵物名字,她都要事無鉅細地記錄下來。

延伸閱讀  毛雪汪:毛不易友情大揭祕,和李雪琴這麼好,還被網友懷疑在一起

可這些信息,正常人誰記不住?莫不是腦子有個……大病?

很快,一場兇殺案揭露出了柯比不為人知的一面。

一具女屍在下水道被發現,女屍的上半身被兇手劃下一個“十字”刀疤。

柯比接到警方的傳喚,去協助調查。

因為六年前,柯比也慘遭襲擊。

兇手也在她的肚子上劃過一個十字,但幸運的是,她活下來了。

只可惜,柯比對此無能為力,提供不了任何幫助。

因為當年兇手是從背後襲擊的她,她未看清兇手的長相,只記得兇手的聲音。

這麼多年,她改名字、搬家、換工作,但都無法讓她擺脫心理陰影。

更為可怕的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的記憶開始錯亂。

比如,她上班時間出去一趟,回來就發現工位上坐了別的同事。

她問同事為何坐在這裡,同事說一直坐在這兒,還說她的工位一直在後面;

又比如,早上醒來的時候,屋子裡進來一隻貓,她記下了貓的名字。

可晚上回到家,貓變成了狗;

起初,這種混亂只體現在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情上。

到後來,影響越來越大。

某天回家,她用鑰匙發現打不開自家房門,於是開始敲門。

可開門的不是與她同住的母親,而是一個壯漢。

她的家,也從二樓變成了三樓。

等她回到三樓的家的時候,再一次驚呆了。

打開房門的依然不是母親,而是她早有好感的男同事。

並且兩人已經結婚了。

她經常陷入一種恍惚狀態,也分不清生活是真是假。

所以,她只能藉助筆記本,在上面記錄下各種信息。

但隨著事物發生改變,她筆記本上的內容也會發生改變。

延伸閱讀  時隔13年!島國電影再次勇奪奧斯卡!讓村上春樹淚流滿面的改編,厲害的不止大尺度!

沒辦法控制生活的走向、也沒辦法相信任何人,她每天都被這種無力感包圍,快要窒息了。

這次被警察傳喚,讓她再次想起不想回憶的過往。

她決定找出兇手,並且和同事展開調查。

隨著調查深入,他們發現這是個連環殺人案,在過去的20年裡,兇手總共作案8起。

8起案件的受害者均是女性,只有柯比僥倖存活。

兇手的作案手段也非常相似,都會在受害者體內留下一些物品,有鑰匙、別針、打火機、火柴盒等。

詭異的是,這些物品彷彿都不是來自同一時空。

比如,在柯比身體內留下的火柴盒,上面有個酒吧名字,還標有地址。

可當他們沿著地址找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那裡從來沒有建過酒吧。

還有1972年的一個受害者體內有一把儲物櫃鑰匙。

而這把鑰匙的主人,卻是1992年正在天文館工作的另一個受害者的。

一系列都無法用常理解釋的謎團,讓整個案件變得撲朔迷離。

直到兇手出現在柯比面前,一切疑惑才終於有了答案。

原來,兇手擁有“穿越時空”的能力。

而且,因為柯比的倖存,兇手所在的時空似乎也發生了改變。

柯比該如何抓住這個狡猾的真兇?這場跨越時空的對決即將拉開序幕……

老實說,穿越時空的概念並不新鮮。

但在本劇非線性的敘事方式下,還是讓人眼前一亮。

飄忽不定的時間線和柯比不斷出現的碎片化記憶,也讓本劇的懸疑感十足。

再有就是一些“反套路”設計。

通常一些懸疑劇,都是將兇手當成最大的懸念,全片尋找真兇。

而本劇一開始就指出了兇手是誰。

他不僅可以在任意時間線裡穿梭,而且還不會老。

早在柯比童年時期,她就曾和兇手見過面,等到再次見面,兇手的容貌竟然一點都沒有變。

兇手真正的身份究竟是什麼?這一懸念也吊足了觀眾的胃口。

延伸閱讀  推薦幾部2021年的懸疑劇,劇荒的話不妨一看

而更巧妙的是。

敘事之下,劇集還展示了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女性所面對的苦楚和困境。

就如同劇名,所有被襲擊的女性都有著相似的共性——

“閃亮”。

她們都是成熟且有魅力的職業女性,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閃光點”。

像是小透明柯比,因為每天被奇怪的事情纏繞,所以才會將自己封閉起來。

當她開始著手查案,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自身處境時,她也展示了自己驚人的天賦。

短短幾天內,就蒐集了20多年的謀殺懸案和女性跟踪案報導,處理事務的能力根本不亞於專業記者。

兇手不僅代表著那些黑暗之中所隱藏的罪惡。

更暗示著在那個時代下,不公的體制、不平的待遇正如兇手一般在一點點抹殺她們的閃光點。

而柯比則代表了那些“閃光女孩”們的反抗。

她們不畏強權、為了捍衛自己的尊嚴與惡魔對抗到底。

儘管前路坎坷,但她們仍可以憑藉自身閃光點,做出改變,甚至改變他人。

這才是真正的女性主義。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