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映7小時,就拿下4個第一,我斷言:這部電影,很快會火向全國


在上個世紀,“國產恐怖片”是所有電影題材中,最為“另類”的一種。

不僅創造過各種光怪陸離的奇聞,在恐怖氣氛的打造上,更是“下死手”。

比如1979年內地放映的《畫皮》。

這部電影將《聊齋誌異》中“惡鬼畫皮變美女”的怪異故事變為影像,令人驚嘆,片中女鬼的醜惡面龐至今仍讓人心有餘悸。

傳言影片還在放映時嚇死過一位老太太,雖然此新聞無法考證,但太過驚悚導致停映卻是實打實的。

又過了10年,到了1989年,《黑樓孤魂》風靡一時。

這是中國實行電影審查制度後,第一部被認定為“少兒不宜”的影片,可見其威力,傳言電影上映時也“嚇死過人”。

越是嚇人就越有人想看,當年影片真是火到一票難求,黑市的票價炒到了6塊一張,放映時全國賣了將近400個拷貝,一個賣一萬,而影片的成本,也僅有70萬而已。

之後的1994年的《霧宅》,也是不少80後觀眾的“童年噩夢”。

片中圍餐桌而坐的塑料模特,像極了中國民間葬禮上出現的紙人,詭異十足。

再之後,這一切似乎就戛然而止了。

因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恐怖電影深陷創作泥潭,像玻璃上的蒼蠅找不到出路。

很多時候只要打開電影,簡單看幾分鐘,結局基本就猜到了。

要么是精神病人的意識錯亂;要么是迷香、泉水、山果讓人致幻,最後用一句“快醒醒”自圓其說;要么是角色大開腦洞,有點像現在的“劇本殺電影”。

這種套路多了,大眾也就懂了,之後電影院再有恐怖片上映,觀眾也都避而遠之。

院線恐怖片全面衰落的同時,“網絡恐怖電影”反而開始大規模興起。

究其原因,網絡意味著更開放的創作環境,以及更廣的受眾群,恐怖片在這塊土壤,往往能大展拳腳。

於是這塊市場在這幾年迅速爆炸,不少網絡恐怖片電影的熱度,甚至直接超過了同期大片。

最近剛上線的一部網絡電影《九叔歸來3:魁蠱嬰》,就延續了這一勢頭。

或許是因為片名中“九叔”情懷的加成,影片上映7小時,站內播放量就超過了馮紹峰、胡軍新片《青面修羅》,躋身至播放榜第一,電影熱搜榜也位居第一;

在某短視頻平台,娛樂榜第一的位置也被影片上映的話題佔據;

在另一短視頻平台,影片同樣也升至電影榜第一。

連拿4個第一,看著如此高的熱度,有三大疑問在皮哥腦海中油然而生。

第一,這麼多人捧,這部恐怖片到底有哪些看點,是不是真嚇人?

第二,扯開情懷遮羞布,這部“九叔”同人電影,是否又是一出拙劣的模仿?

第三,林正英殭屍片的內核,到底是什麼?

帶著這三大疑問,皮哥也在第一時間看完了整部電影,話不多說,這就藉著熱乎勁,帶大家一探究竟。

一、詭異民俗、養蠱術、南洋邪術的三位一體,是劇情上的最大亮點

皮哥之前介紹過不少恐怖片,其中最為優秀的,幾乎都對民俗和殯葬元素有十分充分的運用。

不過,比起這些,《九叔歸來3》顯然更加大膽。

當其它恐怖電影還在靈堂、棺材、紙人的世界裡來回打轉的時候,它從民俗裡找到了一條新路。

這條新路就是“崖葬”。

崖葬始於戰國時期,顧名思義,是在崖穴或崖壁上安葬人的遺體的一種葬俗,也是風葬即露天葬的一種。

崖葬流行於古代西南少數民族,因工程艱險,耗資大,古代主要是在貴族中盛行。

《九叔歸來3》一開場,就是一幕並不吉利的崖葬場景。

黑黝黝的山谷,陰森冷峻的配樂下,村民打的火把星星點點。山谷中央,是一座為了崖葬特意趕製的腳手架。

下面哭聲一片,因為是葬人之地,所以到處都是棺槨和白骨,氣氛瘆人。

延伸閱讀  TVB經典綠葉姚嘉妮:二十年配角生涯,只因熱愛所以堅持

山洞擺滿了各種靈位,後面是各種各樣顏色鮮豔的紙人和貢品,對比十分明顯。

道士做法後,在一聲長長的“起棺”聲裡,一個巨大的紅色棺材,被許多壯漢徐徐拉起。

這本是當地很正常的一次喪葬,可就在棺材升起過程中,突然出現了怪事。

繩子斷裂,崖間的棺材下落,墜落後棺蓋裂開,屍體出現在眾人面前。

棺材中泛著綠光,屍體化著濃妝,似乎隨時都會醒來。

可電影偏不按套路出牌,棺中女屍倒是沒醒,但她的腹部卻開始鼓脹,像瞬間懷孕一般。

道士大叫一聲不好:鬼產子。

女屍腹中蹊蹺,到底是不是眾人擔心的鬼產子?

為什麼其他人崖葬沒事,偏偏這具屍體會發生如此怪異的事?

皮哥不點破,留給大家自己看。

比起對崖葬、鬼產子這些詭異民俗元素的融入,片中對養蠱術和南洋邪術的展現,更加出人意料。

主角九叔出場後,對屍體異象的判斷,是墓壁被心術不正的人拿來養蠱了。

這種蠱蟲吃屍肉,喝屍油,最終指向了一個世間極惡之物:魁蠱嬰。

而養魁嬰,正是南洋邪術的一種。

畫面一轉,印證了九叔的判斷。

雖然養魁嬰是業界明令禁止的邪術,但一個邪師為了一己私利啟用了此術,借助懷有身孕的母狼,孕育著魁蠱嬰。

這魁蠱嬰要孕育並非易事,需要用少女的處子之血餵食,同時用蛇蠍蟲蟻等五毒煉化。

囚禁少女的幽暗地牢,割臂取血的悚人畫面,還有蠕動的各種毒蟲……

在對呈現南洋邪術的細緻和完整上,《九叔歸來3》用足了尺度。

一般劇組拍攝此類畫面,用的幾乎都是道具。

也許是為了追求真實性,片中出現的老鼠、蜈蚣、蛇等等,全都是真實的動物。

恐怖驚悚的故事,加上真實逼真的拍攝,瞬間就能將觀眾帶入片中民國小鎮邪師霍亂的氛圍裡,這種氛圍對恐怖片的觀感顯然是有直接提升的。

二、用心的致敬,還是拙劣的模仿?

雖然有諸多恐怖元素,但《九叔歸來3》在本質上,並不是一部一般意義上的恐怖電影。

其實一看到主角九叔的這一身行頭,就知道影片是在致敬林正英的殭屍電影。

當年林正英憑一己之力,開創了香港殭屍片的繁榮,這位身著黃色道袍的殭屍道長,是不少80後和90後的童年回憶。

1997年,林正英因肝癌與世長辭,這幾乎意味著殭屍片這個類型電影的絕跡。

在這25年時間裡,不斷有致敬林正英殭屍電影的同人片放出。

可此類電影,往往是東施效顰,因為電影故事本身既沒有純正的殭屍片元素,也沒有林正英道長的靈幻魅力,最後畫虎不成反類犬。

那這部《九叔歸來3》是否也是這樣?

看製作陣容,劇組曾對外表示,這部電影的演職人員有9成是林正英的鐵桿粉絲。

本片導演王建闖,也表示自己是林正英的鐵粉,他和主演葛帥一起搭班子,將這個系列拍到了第三部。

不過情懷再濃也只是場面話,影片好不好看,還得看有沒有那股“殭屍風味”。

在這部影片中,皮哥能感覺到,主創主要是通過三種形式,來表現自己對於“殭屍風味”的理解。

其一,鏡頭的尺度。

在面臨各種刪減困局的當下,《九叔歸來3》算是在拍攝方法上對林正英殭屍片的最好致敬。

電影對殭屍以及相關鏡頭的展示,能感受到主創製作上的誠懇。

延伸閱讀  徐克《長津湖之水門橋》元宵節收6177萬,《奇蹟》上座率奪冠

像是被擄走養蠱獲取處子之血的少女青蓮,被找到的時候就是這副模樣。

一隻眼睛充血,另一隻完全潰爛,看著這樣的場景,耐受度不行的觀眾還真會有點生理反應。

另外,還有祭壇下的頭骨。

燒成黑炭的焦屍。

中了蠱毒的少婦。

尤其是對本片題眼魁蠱嬰的展示。

這些畫面沒點膽量還真不一定能看得下去。

其二,服裝置景,道具咒法。

如果看過殭屍片,你小時候有沒有過拿著糯米到處亂撒的經歷?有沒有過給同學背後畫符咒的迷之行為?有沒有渴望得到過一把桃木劍或銅錢劍?

就像現在的小孩子都相信奧特曼相信光一樣,這些都是林正英對一代人的影響。

本片開始,就是林正英經典的指尖點火,看到這一幕,皮哥就知道,後面不簡單。

果然,隨後經典殭屍片的元素一一出現。

比如經典的糯米解屍毒。

毛筆黃符定殭屍。

硃砂紅線封屍棺。

最讓人感慨的,莫過於九叔開場尋找青蓮時點的天燈,這明顯是來自於林正英的“扶乩追踪法”。

以及最後場景中的“符水法咒”,用來引天地之水。

這兩項技術,在國產電影中已經“失傳”好久了,電影能還原出來,證明了主創對林正英電影有著較深的研究。

其三,對林正英經典橋段的複刻。

《九叔歸來3》並非對林正英殭屍片元素的單一堆積,在影片調性上,主創很明顯想與林正英電影保持同步。

殭屍片,其恐怖元素不過是調味劑和背景,更多是對懸疑、搞笑、動作、風水等元素的巧妙運用,以達到香港殭屍電影特有的觀感。

看《九叔歸來3》,多少也會有這樣的感受。

貫穿其中的一條懸疑線,其實就是對“魁蠱嬰”的尋找。所有的劇情,都在為這一核心劇情服務。

片中也有不少突如其來的搞笑鏡頭,讓人忍俊不禁。

比如本來是個很嚴肅的逃跑場景,可九叔跳下牆,剛好落在了徒弟公主抱的懷中。

捉女狼人這樣刺激的場景,兩個徒弟因為拿著網子,偏偏上演了親嘴好戲。

還有人和殭屍之間的有趣互動。

此類鏡頭,在林正英殭屍片中就很常見,不僅消解了嚴肅恐怖的氛圍,對觀眾來說,也有出其不意的逗樂效果。

為了提升觀感,主創還在片中融入了林正英電影的經典橋段。

比如九叔使用手法讓青蓮坐起來的畫面;

比如狼人夫妻的設定;

兩個笨徒弟從第一部跟到第三部,也讓人感覺到極為熟悉。

看到這些,外加影片的各種元素和風格,很難不勾起我們對殭屍片的情懷,以及對林正英的追念和回憶。

雖然英叔之後,再無殭屍片,但《九叔歸來3》對殭屍片的致敬,比起硬蹭熱度的諸多網大,依舊顯得真誠、樸實。

三、林正英電影的真正內核

殭屍片雖然是靈幻類型,但它有吸引人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一句話概括林正英所有電影中的內核,那便是:“人分好人壞人,屍分殭屍死屍,妖有好妖壞妖。”

延伸閱讀  分享5部監獄題材的電影,部部經典。

林正英所有電影裡,無論是殭屍還是鬼怪,都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他罕見在這種類型片中開闢出一片灰色區域,借牛鬼蛇神,屍妖鬼怪,言人世間的所有事。

如果你以為《九叔歸來3》只是對林正英炫技般的模仿,以及對殭屍元素的無序堆砌,那就大錯特錯了。

它真正講出了殭屍世界觀的精髓。

依舊是題眼,魁蠱嬰。

從九叔出場開始,就一直對魁蠱嬰抱有極大的惡意,甚是忌憚。

因為在九叔的認知裡,他知道魁蠱嬰是南洋邪術,也知道此物嗜血殘暴,容易濫殺無辜,被明令禁養。

注意這裡九叔的用詞,是“物”,也就是說,此時在他看來,魁蠱嬰顯然不是生命。

在得知母狼生的是魁蠱嬰之後,他絲毫沒有猶豫,準備將其母女燒死。

當師妹說,母狼救了她的命時,九叔搬出了師父的教誨:“替天行道,斬妖除魔。”

這是他殺妖的信念,也是支撐他作為道長的價值觀。可隨後的事情,卻漸漸改變了這位風水大師的看法。

被困住的魁蠱嬰本可以殺了警察隊長,但在母親的教誨下,她卻慢慢收回了手。

師妹執意以自己懷孕救走了魁蠱嬰,九叔才發現,自己錯了。

他開始懷疑自己,書本中的魁蠱嬰應該生性殘暴才對,為什麼自己遇到的這個,卻懷有善意,溫柔內向呢?

這個小孩子,不僅和小女孩互動玩耍,還跟著兩個笨徒弟去幹哭活,賺外快。

九叔的世界觀因此崩塌,認知開始重塑,他開始了解書本知識的死板,知道妖和鬼世界的邪惡並非天生就有,萬物皆有靈性,善的根源從不分物種,而是看行為。

所以,最後他願意為魁蠱嬰向善而戰,也願意將這個自己稱為“生性殘暴”的小狼妖放歸山林。

注意,這裡,九叔用了“她”,這是對人的稱呼。

所以《九叔歸來3》看似是講了一個人妖鬼的懸疑故事,其內核,卻是九叔的自我救贖和成長。

他從一個盡信書的,斬妖除魔的道長,變成了一個通曉萬物靈性,具有博愛和悲憫情懷的大師。

皮哥看到不少評論,說《九叔歸來3》是對林正英的模仿。

這一點顯然不假,不過即便是模仿,它也沒有硬蹭IP,販賣情懷。

換句話說,《九叔歸來3》的模仿並不拙劣,反而十分出彩。

多數類型片,都是從模仿開始的,當優秀的模仿越來越多,類型電影才會生出成長的土壤,如果我們想要回到林正英殭屍片的鼎盛時光,這種精緻的模仿是必由之路。

對這種質樸的還原,作為觀眾,我們應該包容並鼓勵。

因為,這是一切電影慢慢變好的開始。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