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遭日本巨星拋棄,二婚老公勸她拍大尺度電影,鄔君梅的戲劇人生


金星問鄔君梅的第一句話就是:“你作嗎?你長得就一副做作的樣子!”

她說:“我絕對不作”。

她是第一個獲得意大利大衛獎提名的亞洲面孔。

24歲被評選為全球最美50人之一。

28歲成為美國好萊塢獨立精神獎最高榮譽女演員獎獲得者。

鄔君梅演過雍正的媽,也演過乾隆的媽。

她的身上既有上海女人的韻味,又有中西合璧的風情。

時而雍容華貴,時而風情萬種。

還有人評價她是中國茶和美國威士忌混合出來的女子。

20歲獨闖美國,大膽拍情色電影,倒追二婚老外後,恩愛20多年卻膝下無子。

鄔君梅這個女人可不簡單。

1966年,鄔君梅出生於電影之家,曾祖父鄔挺生是上海的“煙草大王”,母親朱曼芳是上影厂的當家花旦。

朱曼芳還曾與石維堅、呂中、喬榛等著名藝術家一起獲得第17屆電影表演藝術學會的特別榮譽獎。

事業繁忙的朱曼芳常常出外景拍攝,三五個月都不在家,鄔君梅很早就懂得分擔家務,她還主動承擔起照顧妹妹的責任。

01.女承母業

從小鄔君梅就性格活潑,還總和老師唱反調,空閒時還會到母親的劇組裡玩耍,電影拍攝的新鮮感刺激著她的好奇心。

母親還常帶回家一些國外的雜誌資料,鄔君梅雖然看不懂,但也愛不釋手。

她還曾受到秦怡老師的關注,秦怡老師跟她說,“你跟我長得一樣,脖子粗”,這句話在鄔君梅的心裡自動變為了對自己的誇讚。

小時候鄔君梅曾想成為26路電車的售票員,她還在家裡自己裁紙做車票,和妹妹一起玩乘客扮演的小遊戲。

13歲時,她就和媽媽說“我想將來去好萊塢做明星”。

媽媽說“你在中國就不是明星,還不是演員,你還到美國好萊塢”。

這句有些潑冷水的話,也在鄔君梅心中生根發芽。

所以說有夢就要敢做,萬一實現了呢。

一開始,母親想讓她好好讀書,並不支持她走上演員的道路,但生性自由、有些叛逆的她還是決定嘗試一下。

1982年,還在讀高一的鄔君梅,沒有任何的表演經驗,憑藉一支沒有背景音樂的迪斯科,被著名導演黃蜀芹相中,經過了三個月的訓練後,成功參與了電影《青春萬歲》的拍攝。

結果電影拍攝結束後,她就和媽媽說自己不想再拍戲了,想要回到學校繼續讀書。

1985年,《末世皇帝》的中方副導演正在尋找一位有中國氣質的女演員,機緣巧合之下,他找到了鄔君梅,想要邀請她出演,但兩人沒能見上面。

後來在見到了導演貝托魯奇時,鄔君梅並不知道這位導演未來將會創造出如此成功的電影,耿直地說“我是要到美國讀書的人,我沒有空拍你的電影”。

還放話“你要是定下我是文繡,我可以考慮去北京”。

就是這樣的率真和自信打動了導演,力邀她出演自己的電影。

當時有三個角色還沒確定人員,鄔君梅覺得既然你定不了,那我就定不了,有了想要離開的想法。

當選定鄔君梅出演文繡後,導演對她說“只要我定了你,你一個咳嗽、一個笑容,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文繡了。”

延伸閱讀  《慶餘年》劇中人物的動向,是比較合情合理的,講究天時地利人和

鄔君梅一聽說能到意大利免費玩三天,還能出演文繡,就欣然同意了。

這一決定開啟了她不一樣的人生。

文繡是第一個在后宮圍牆中自我覺醒,敢跟皇帝離婚的妃子,她剛烈要強、敢說敢做的個性與鄔君梅十分契合。

《末代皇帝》一連拍了8、9個月,這部電影為鄔君梅正式打開了電影的大門,也讓她結識了飾演婉容的陳沖,同樣來自上海的兩人一見如故,成為了知己好友。當時的陳沖已經在國內小有名氣。

拍攝完成後,鄔君梅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她放棄了高考,選擇去國外闖蕩。

在得知了鄔君梅將要前往美國留學的消息後,《末代皇帝》的導演貝托魯奇將她叫到辦公室,給了她一個信封作為小禮物,信封裡裝著2000塊美金,這是鄔君梅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美元,她激動地數了一遍又一遍。

02.勇闖好萊塢

20歲時,受了情傷的鄔君梅,怀揣著三百塊美金就飛往了大洋彼岸的美國。

喜歡旅遊的她並沒有立馬投向表演的懷抱,而是選擇進入夏威夷太平洋大學學習旅遊管理專業。

獨自在外闖蕩的她為了賺取生活費,做過銷售員,在辦公室裡挨個打電話,用一些恭喜中獎的小騙術,進行銷售,每賣出一架一千五百塊美金的吸塵器,她就能獲得十塊的佣金。

她也做過保姆,一次照顧三個孩子,最後還多得了兩塊的小費。

即使一邊學習一邊打工的生活過得有些艱苦,但也讓她感到十分充實。

鄔君梅認為自己還很年輕,對未來充滿希望。

1989年,《末代皇帝》一下攬獲九項奧斯卡金像獎,

她也因為這部電影獲得了第32屆意大利大衛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她所在的學校還將她視為優秀學生,提出只要她的績點達標,就可以獲得獎學金。

有了名氣後,找她拍戲的人也多了起來,她也重新燃起想要當演員的想法,權衡利弊後,她選擇移居洛杉磯,進入了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電影系學習,開始進軍好萊塢。

一開始,鄔君梅的演藝事業並不順利,在有了幾次被換、作配的經歷後,她才漸漸嶄露頭角。

隨後她陸續出演了《忍者龜》、《喜福會》、《天與地》、《中國的影子》、《枕邊禁書》等作品,逐漸在好萊塢中打拼出自己的一席之地。

鄔君梅的長相是老外們都很喜歡的亞洲面孔。

1990年,鄔君梅被美國《人物》(PEOPLE)雜誌評選為“世界最美麗50個人物”,當時入選的華人只有兩個,另一位就是男星尊龍。

榜單中還有戴安娜王妃、瑪麗蓮夢露、奧黛麗赫本等人。

1994年,鄔君梅獲得美國好萊塢獨立精神獎的最高榮譽女演員獎。

1995年,一部大尺度電影《枕邊書》向她遞來邀請,這部片子的尺度不亞於《色戒》,考慮到片中有不少的裸露鏡頭,一開始她想要拒絕,但導演認為鄔君梅是唯一合適的人選,甚至還把角色的母親改為了上海人。

她的丈夫也認為這是一個與著名導演合作的好機會,在丈夫的支持和勸說下,她才放下心防,大膽全裸出境,演繹了日本女孩和子。

葛優曾評價她說:“一個女演員有過這樣一部片子就可以退休了。”

同年,她成為了繼盧燕之後,第二個被提名美國奧斯卡金像獎終身評委的亞洲女人,兩人在《喜樂會》中也有過合作。

03.跨國之戀

拍完《末代皇帝》,鄔君梅記得的只有兩件事,尊龍好帥和劇組的意大利披薩。

二十歲的鄔君梅向其他女生一樣,嚮往著浪漫的愛情,她也在一次次的戀愛中尋找著自己,但每段愛情都無疾而終。

她曾愛上一位導演,後來發現他是一個有婦之夫。

鄔君梅還曾透露自己和日本的一位大明星有過兩年的戀情,分手後茶飯不思,還被好友陳沖拍下了自己痛哭流涕時的視頻。

延伸閱讀  趙本山徒弟們曝料,工資2萬不夠付房貸,拍一部電視劇才3百元

雖然她沒有說出男友的名字,但根據時間線推測,這位明星就是大名鼎鼎的日本男演員坂本龍一。

當時他在《末代皇帝》中出演一個軍官同時兼任配樂的工作,文繡雨中出走的背景音樂就是坂本龍一配的,坂本龍一也在文中透露出對鄔君梅的欣賞之情,後來坂本龍一去了紐約發展。

鄔君梅在拍攝電影《消失的兒子》時,結識了現在的丈夫奧斯卡,身為製片人的他給鄔君梅打了一個電話。

鄔君梅立刻被奧斯卡神秘性感的聲音深深吸引,還十分大膽地詢問他“有沒有交過中國女朋友啊?”奧斯卡委婉回复說她的小女兒正在練習拳擊。

見過面後,鄔君梅卻有些大失所望,眼前這個大她12歲的男人,長相一般,頭髮還有些稀疏,離異還帶著兩個女兒。

鄔君梅在拍攝一場中槍的戲份時,她開玩笑地和奧斯卡說,按照中國人的傳統,應該給自己包一個紅包。

但奧斯卡卻當真了,認真地找來了一塊紅色的布料,裁剪了一個大紅包,還往裡面塞進了一塊錢,送到了鄔君梅的手中。

一次在現場拍戲時,天很冷,奧斯卡親自用手搓開暖寶寶並分給現場的每一個演員,就是這樣一個暖心的舉動打動了鄔君梅的心。

曾經有些“外貌協會”的她找的男朋友都比奧斯卡帥氣,但她在奧斯卡的身上找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實的、可以依靠的感覺。

奧斯卡不僅包容她的小脾氣,願意將她寵成小孩兒,還對她的演藝事業十分支持。

鄔君梅的好友曾說,奧斯卡記得與妻子有關的所有紀念日,第一次見面、第一次親吻、兩人的結婚紀念日。

頭髮稀少的奧斯卡還會戴各種各樣的假髮哄妻子開心,鄔君梅還會偶爾搞些惡作劇,故意發些與男演員的合照,想要激起丈夫的吃醋心理。

她曾形容自己的婚姻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共同成長,卻怎麼也長不大。”

也許這就是兩人婚姻保鮮的小把戲。

她曾說:“我一直覺得我跟我先生才是真正的初戀,真正的愛情。以前的可能只是一種情竇初開,或者是對異性產生一種好奇或是嘗試。一直等到跟奧斯卡好上了,我才真正開始慢慢地體會到愛情帶來的那種甜蜜感和幸福感,我現在還在品我們的愛情。”

一開始,鄔君梅的母親對這段戀情並不支持,但鄔君梅仍然堅定地認為奧斯卡就是自己想要相伴一生的男人。

鄔君梅直接先斬後奏將奧斯卡帶回了上海。

兩人在拉斯維加斯辦理了結婚登記,奧斯卡還像徵性準備了999美元的彩禮,後來兩人又回到上海舉辦了一場傳統的中式婚禮。

美國《人物》雜誌曾派出記者全程跟踪,用5個版面來報導此事,鄔君梅還被評選為當年“全球風雲人物婚禮”的第一新娘。

但高調的婚禮讓奧斯卡有一些不開心,因為在他看來婚禮是很私密的事。

鄔君梅和繼女們的關係也十分融洽,像朋友一樣地相處,女兒們很多事情不想跟奧斯卡說,卻願意向後媽鄔君梅傾訴,小女兒還將她視為自己心中的女英雄。

結婚多年,鄔君梅卻一直沒能懷上自己的孩子。

鄔君梅以前幻想過自己成為媽媽後的生活,還和奧斯卡商量著,要生11個孩子,組成一個足球隊。

剛開始是忙於事業耽擱了許久,幾年後鄔君梅忽然發現自己的妹妹、身邊的朋友都接二連三生下寶寶,終於開始著急,卻怎麼也懷不上。

為了成為一名母親,她開始做試管嬰兒,從美國做到中國,一連做了9次人工受孕都沒能成功,這也成了她一生的遺憾。

03.回國發展

多年作品的積累讓她在好萊塢站穩腳跟。

2005年,鄔君梅的父親突發腦溢血,為了照顧父親,她放棄了國外的事業,選擇和丈夫奧斯卡回到國內發展,從電影轉向電視劇領域,也在多個訪談節目和綜藝節目中亮相。

鄔君梅在電視劇《蝸居》中飾演宋思明的原配妻子,一個任勞任怨,卻被丈夫出軌的中年女人,鄔君梅出色的表演讓觀眾都記住了她,獲得了許多人的認可,走在街上時,還會有人問她“宋思明在哪兒呢?”

在電影《雪花秘扇》中扮演的“姑媽”一角,氣場更是直接碾壓李冰冰。

《辣媽正傳》中的時尚女魔頭李木子。

延伸閱讀  比《東宮》李狗子、《陽光之下》傅慎行還狠的角色,可能只有他了

《悲傷逆流成河》裡,女主角易遙的單親媽媽林華鳳。

《律師精英》中的雷厲風行、聰明能幹的高級律師廖佳敏。

都讓人印象深刻。

鄔君梅曾在《宋家皇朝》、《建國大業》、《遠去的飛鷹》中三次出演宋美齡,被稱讚為“宋美齡專業戶”,演講時的自信從容,神情中透露出的不怒自威,都將這位第一夫人演繹得十分到位,被認為是所有扮演宋美齡的演員中最出色的一個。

她還出演了《如懿傳》中的氣勢高傲、霸氣十足的“皇太后”甄嬛,與好友陳沖一起同台飆戲。

前段時間的家庭劇《我們的婚姻》中飾演了女主的媽媽蔡勝美,一位人老心不老的精緻女人,讓人再次眼前一亮。

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從妻子演到婆婆,從主角演到配角。

但鄔君梅並沒有因此懈怠,許多精彩的演繹甚至比主角還要搶眼。

她接戲的原則就是在看了劇本後,如果能有5場戲讓自己有發揮的空間,就會接下。

即便是主角,但是劇本不夠吸引人,她也不會接。

她說她從來都是把配角當主角來演的,因為她熱愛的是這個職業。

從青澀小女生到如今享譽國內外的好萊塢著名影星,她既有獨當一面闖蕩江湖的勇氣和魄力,又有小女人的嬌羞和可愛。

與丈夫結婚二十多年,依舊保持著熱戀時的甜蜜。

不論是獨立的職場女性還是樸素的家庭婦女,她的表演都渾然天成。

年過五十風韻猶存,鄔君梅的身上帶著她那個年代的優雅和自信,骨子裡透露著堅韌和剛毅,現在的她工作之餘也培養一些興趣愛好,做手工、畫畫、健身,享受愜意的生活。

她曾經說過“我對自己的要求就是,依舊堅定地做常青樹,偶爾開朵花,則是錦上添花。踏實工作,低調做人,保持一顆乾淨整潔的心靈。”

也許這就是她的人生奧秘。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