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槓桿》難怪於毅鬥不過郭京飛,回憶裡有答案,後者早被環境異化


最近這幾天,在江蘇衛視熱播的《槓桿》裡,劇情整集、整集地進入回憶狀態,並且它這回憶已經不像其他影視劇那樣只是淺嚐輒止不佔用整集時間,而是一佔用就是好幾集的時間,似乎從第二十集開始,一直到目前的第二十八集,劇情視角始終都潛伏在回憶裡,偶爾會以蕭劍的視角浮出水面透一口氣,然後繼續潛入回憶的湖水里。表面看上去,這個劇情結構已經完全失衡變形了。

《槓桿》封面

三是胥楓到是敵還是友?好吧,我們就把這三個問題分別展開來分析一下,然後再從回憶裡尋找作案。第一個問題,在蕭劍他們審訊高昌時就體現得相當明顯,當時高昌就對蕭劍透露,他們經警的任何行動都在人家規劃好的路線上發展呢。當時蕭劍不服氣,可是事實證明高昌的話一點都沒錯。蕭劍和夏冰他們案情推進的每一步,胥楓都是事先給他們安排好了的,就是那幅畫後面隱藏的文件胥楓都事先給夏冰準備好了。

男主蕭劍

第三個問題就更加簡單了,胥楓是不是我上級經偵部門安插的臥底?先結合著回憶來回答第三個問題吧。答案是:很可能不是。從這八集的回憶劇情來看,胥楓不過是一個經歷萬千騙局、遍嚐各種爾虞我詐之後,還沒有喪失基本人性、尚存一絲善良、沒有深度觸犯法律的投資經理或基金經理,甚至是機警而狡猾的冒險投資家。他走上這條路完全是因為複仇。如果說他完全沒有被金融投資這個大染缸給異化了,那是誇張。

延伸閱讀  《健聽女孩》這部電影說,寶貝的心之所向,就是家人奔跑的方向

胥楓老對手宋一楠

一個高中生在金融投資領域打敗那麼多金融專業的選手,最後成功坐到公司高管的位置上。這其中所憑藉的就是天賦。就是說從三商(智商、情商、逆商)來講,他高於其他選手。特別是逆商,在金融投資領域太關鍵了。越是處於不利境地,胥楓的鬥志就越是旺盛,個人表現得也越興奮。只有在逆商堅實的基礎上,胥楓的智商才能得以充分發揮。但這只是他個人基本素質方面,在真正的金融戰役中,除了三商,還要有殺心般的腹黑性格。

宋一楠女兒

宋一楠呢,他被環境異化得更嚴重,為了自己的金融事業,他硬逼著女兒嫁給一個殘疾人,並且還把自己老婆的病情也給耽擱了。最終師徒之間的戰鬥,以胥楓把師父玩進了監獄而告終。這可真是扮豬吃虎,徒弟最後把師父給算計到監獄裡去了。足以看出逆商強大保證之下智商的超常發揮。並且幾場險惡的金融投資大戰之後,胥楓的三商早已變得無堅可摧了。經歷了十年的玩頭腦、鬥心智之後,胥楓再次面對蕭劍時,那不就是千勝將軍面對一個軍中小旗嗎?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