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安陵容得寵後,皇后用貓來試探嬛,是為了更好地見縫插針


《瑯琊榜》中的梅長蘇說過一個用人原則:他信任童路,但又得把他的母親養在自己的轄界範圍內,以備不時之需。

直性子的蕭景琰實在無法理解梅長蘇這種小人行徑,既然用人,不就是應該不疑嗎?

當然,蕭景睿這種高度純潔的品行是令人敬佩的,但卻是不可取的。

人性是經不起考驗的,作為雇主就應該如此,一邊用人,一邊防人,皇后也是這麼做的。

憑藉甄嬛的長相,皇后自然是想利用她除掉華妃。

可是,又不能讓她的羽翼太過豐滿,所以當甄嬛一進宮,皇上要封她為貴人的時候,皇后嘰里呱啦地對皇上說了一堆甄嬛的“好話”。

說“皇上註重滿漢一家,確實應該厚待甄嬛。可是,這樣一來漢軍旗就有兩個貴人了,是不是太過顯眼了”諸如此類,明褒暗貶之言。

就這樣,甄嬛的貴人身份暫且流產。

讓皇后沒料到的是,在這人心叵測的后宮之中,竟然真有那可遇而不可求的姐妹情誼。

雖然掣肘了甄嬛,可是那個沈眉莊竟然同甄嬛共同進退,禍福與共。

真摯的姐妹情誼實在令人羨慕嫉妒恨,但是更讓自己擔憂。

放任她們二人做大做強,將來即便扳倒了華妃,自己仍然沒有好日子過。

所以,當皇后意識到華妃有意除掉眉莊的時候,她只是袖手旁觀,坐收漁翁之利。

眉莊懷孕的消息竟然是在曹貴人宮裡確認的,這一看必有蹊蹺。

曹貴人是華妃的馬仔,華妃怎會對懷孕的嬪妃安之若素呢?

所以,在曹貴人宮裡,皇后那意味深長的笑容,實在令人冷戰連連,怎麼看都是不懷好意。

接著,皇上聽聞眉莊有孕要封她嬪位的時候,皇后又到皇上面前兩面三刀來了。

皇后怪用的手段——欲抑先揚。

皇后巧言令色地對皇上說:“沈貴人得皇上寵愛,又有了身孕,晉位也是應當的。只是祖制並無嬪妃有孕或產子就須晉封的先例……”

祖制算啥?皇上就是規矩,聽見皇后反對,仍然堅持晉眉莊的位分。

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皇后繼續說:“這樣一來,咸福宮就有兩位主位了,若要遷宮別居恐怕沈貴人有著身孕也不方便。倒不如產下皇子的時候,來個喜上加喜吧。”

延伸閱讀  2022強推這6部最新黃暴美劇,錯過真是太可惜了

皇上一聽,也是這麼回事,所以眉莊封嬪的事便告一段落,導致遙遙無期。

皇后知道眉莊是上了華妃的當,所以自己幹嘛勞心勞力的瞎折騰。

現在聽從皇上的,替眉莊張羅挪宮事宜,到頭來還是白忙活一場,有那功夫還是想想怎麼對付其他人吧。

後來如皇后所料,眉莊被禁足,甄嬛的最佳拍檔沒有了,皇后對甄嬛總算可以鬆口氣了。

可是,還沒等皇后的氣兒喘勻,甄嬛竟然舉薦了那個出身卑微、長相一般、才情甚少的安陵容聲誘皇上。

正如皇后看見是安陵容在唱靡靡之音的時候,那個意外的神情!

皇后吃驚的地方在於:

一來,她以為這歌聲是宮裡的歌伎所唱,沒想到安陵容還有這技能,倒是小瞧了她;

二來,皇后沒想到甄嬛竟然這麼“賢良淑德”,臥榻之側,也能容忍他人酣睡!

皇上能看上安陵容,皇后倒是一點不意外。

俗話說,大魚大肉吃多了,總想換換口味。

皇上看慣了華妃的妖媚風情,甄嬛的穩重內斂,突然來了一個靠歌喉賣藝般的安陵容,甚是別緻。

正如那句話: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偷得著不如偷不著。

皇后似妻,華妃和甄嬛似妾,那安陵容就有點似妓(伎)的味道了。

就像安陵容賣力歌唱的時候,皇上丟過來的那一個蘋果,實在是有些打賞戲子的意味。

皇后雖然看到了甄嬛的“賢惠”,但她還是懷疑,甄嬛是否也是像自己一樣,是“不得已的賢惠”?

一個妙齡少女,正是思慕男子的時候,而且還是盛寵,竟然能忍下醋意將其他女人送到皇上的懷裡,這等心智和氣度實在令皇后懼怕。

所以,皇后得來刺探一下甄嬛同安陵容的關係。

若是塑料姐妹情,也就罷了。若是粘性十足,就得好好離間一下,可不能再讓她倆擰成一股繩。

別是剛除掉一個沈眉莊,再替補進來一個安陵容,那自己豈不是更得加班加點了? !

於是皇后開門見山:“自從安常在得寵,皇上也松泛了些。從前皇上一批折子就是六、七個時辰,也不知道停下來歇息。”

延伸閱讀  《甄嬛传》之甄嬛:高自我价值感的女人,活得都不累

甄嬛哪能看不出皇后是在試探她,所以言辭周密地說道:“皇上聽歌曲子放鬆些,也是應當的。”

皇后又說:“你倒是懂事,不比那華妃小性子。”

可是,即便皇后拿言語刺激甄嬛,仍然看不出她的任何情緒波動,滴水不漏、真假難辨。

對皇后而言,甄嬛或許是有備而來,早就做好了被自己試探和離間的心理準備。所以這個時候,自己無論說什麼,甄嬛都會防守得當,刀槍不入。

所以,皇后換了策略。

既然你能穩坐泰山,那我就出其不意,往你的七寸戳上去。

於是皇后叫人抱來了那隻又大又胖的波斯貓,甄嬛嚇得趕緊躲到了浣碧的懷裡。

皇后心想:這一招真管用,甄嬛果然見貓色變,那就再接再厲,好好地嚇她一嚇。

於是皇后又故意把貓遞給了甄嬛,讓她抱一抱。

甄嬛立即大驚失色,忽地站了起來,離那隻貓遠遠的。

這個時候,皇后又假意說道:“本宮忘了,你怕貓的。”

看到目的已達到,皇后又溫言細語地邀請甄嬛坐了下來。

皇后接下來說的話才是這次會談的關鍵。

“其實本宮雖然很喜歡它,卻也得時時處處小心著。畢竟是畜生,萬一不小心被它咬著傷了自己,就不好了。”

甄嬛客氣地說著:“皇后娘娘多慮了,松子是您一手撫養的,很是溫順呢。”

皇后:“是嗎?不過人心都難測,何況是畜類。越是親近溫馴,就越容易不留神哪。”

甄嬛第一個舉動,就已經表明她十分害怕貓了。

可是,皇后還特意往甄嬛懷里送,這麼明顯的為難人,皇后就是想讓甄嬛心神俱亂,好見縫插針。

人在有心理準備的時候,就像穿了盔甲的士兵,正面攻擊很難占到便宜。可是通過恐嚇讓對方亂了心神之後,就手到擒來了。

皇后對付甄嬛也是這個道理。

先前無論皇后說什麼,甄嬛都能全然應對,不上她的當。

可是用貓亂了甄嬛的心神,甄嬛就像丟了盔甲的士兵,把最真實的自己暴露在了外面。這個時候皇后再說什麼,就能直達甄嬛的內心深處。

延伸閱讀  原來甄嬛不僅用毒藥害死了孟靜嫻,還悄悄算計了自己的親生兒子

就像皇后說完“越是親近溫馴,就越容易不留神”的時候,甄嬛聽後眼睛迅速眨了幾下,低頭思慮了幾秒鐘,說明甄嬛心緒動搖了。

皇后這是在軟化甄嬛對安陵容的信任度。

安陵容就像只溫馴的貓,伏在甄嬛身側。

皇后假意擔心齊妃給的貓會傷了自己,藉此暗示甄嬛,她舉薦的安陵容會奪了她的寵愛。

之前甄嬛就對安陵容有些不滿了,所以才把浮光錦越矩賞給浣碧。

再加上皇后的挑撥,甄嬛對安陵容的信任度肯定越來越低。

人是環境生物,環境一旦發生改變,人的情感走向是無法預測的。

就像皇上曾許諾待甄嬛不同,可是在皇后的推波助瀾下、在前朝后宮的利益牽扯下、在自我的盲點遮蔽下……

甄嬛在皇上眼裡,終究是泯然眾人矣。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