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被這糊劇笑吐了


男女互換的老梗又來了。

三天前的院長:這梗都被拍爛了,都不看。

三天后的院長:快!加!更! ! !沒有你我該怎麼吃飯!

真香,雖遲但到——

說的就是新劇《反轉人生》。

故事是老套的。

女主,雜草學霸沐想想;男主,富二代校霸喬南。

機緣巧合,兩人靈魂互換,體驗起了彼此的生活。

命運的捉弄,讓他倆狠狠纏繞在一起。

笑點,卻是實打實的。

隨便截取一些搞笑片段,都是安利人入坑的利器。

比如,互換身體後,他們開始相愛相殺。

喬南嫌頭髮長麻煩,二話不說把沐想想頭髮剪了。

是你,大力嬌!

沐想想憋了個大招,直接把喬南的毛全刮了。

第二天,到學校操場,舉著大白腋窩、大白腿亮瞎了所有人。

重新定義搖“腋”生輝——

這特效,笑不活了hhhhh

他們也是歡喜冤家。

“喬南”給“沐想想”打傘。

鋼鐵直女的她,愣是把人家半截身子晾在傘外頭。

生無可戀.jpg

“沐·落湯雞·想想”,化身沐噴子,噗噗噴水:

男女互換的笑點,大多來自於身份錯位。

《反轉人生》將這種錯位突出在性格上——

沐想想是一個腦子裡只有學習的乖乖女。

她有哮喘病,習慣了面對萬事心平氣和,隱忍度日。

住進惡霸喬南的身體後,卻學不會怎麼裝“惡霸”。

呆在一個紀律混亂的差生班,只有“他”一個人會起立說:老師好。

本來和一個惡漢約好了單挑。

惡漢摩拳擦掌,“喬南”卻因為少女心事而emo,在公園裡暗自神傷。

隔著屏幕都撲面而來的楚楚可憐,直接把惡漢看震撼了。

延伸閱讀  真是被這部糊劇笑掉大牙!

“喬南”嬌弱又無辜地說:“為什麼打我?(只是拍了個肩)”

一顆晶瑩的淚從眼角滑落:

啊這……咱也不明白,那我先給你說個對不起吧!

心生憐愛的惡漢想讓“喬南”開心起來。

教他打遊戲,還全程保護著他。

看著“喬南”一通新手蠢萌操作,惡漢含情脈脈地說:“沒想到,你還挺可愛的”。

氣氛齁甜齁甜……惡漢要是長得帥點就更好嗑了

同樣,喬南這個狂妄不羈的中二少年,也學不會做隱忍乖乖女。

不僅不學無術,還用沐想想的身體到處闖禍、打抱不平。

老師讓“她”談談司馬懿,“她”拎起遊戲裡的司馬懿一頓滔滔不絕。

一改往日無聊嚴謹的模樣,反而引起了同班男生的注意。

“哇哦,這個女人好清純好特別好不做作。”

連同班女生都覺得“她”有點帥,主動求交友,一片橘勢大好。

除了男女主是搞笑人,他們身邊的人也個個都是笑點擔當。

活寶湊齊——

喬南的哥哥喬瑞,看著是腹黑斯系文敗類,實際是資深弟控。

面對外人,高冷得體;面對弟弟,瘋狂舔狗。

聽到一聲“哥”,都能給他開心老半天。

心隨弟動

對弟弟的喜好一清二楚,早早覺察出“喬南“有異樣,對他進行突擊檢查。

身為明日香毒唯,竟然讓凌波麗的手辦進了家門。

可惜,聰明的頭腦終在“喬南”的乖巧下破防。

哥哥不自覺陷入和弟弟來之不易的和諧相處。

情到深處,熱淚湧動,咔咔表白。

哥…肉麻得有點過了!

喬南爸爸則是個傲嬌老頭。

內心父愛滿滿,卻動輒對兒子批評教育,造成了家庭關係的疏離。

“喬南”給他送了衣服。

爸爸張口就是一句,“兒子孝順老子,天經地義”。

結果,衣服穿上就脫不下來了。

晚上睡覺,還得披著蓋哈哈哈哈哈。

這東亞傲嬌爹,看著眼熟不?也太典型了!

沐想想雖然家境不好,但有一對傻白甜的治愈系父母。

“沐想想”搞破壞,把父母的衣服剪了玩cosplay。

父母雖然心疼衣服,但看到寶貝女兒發洩了情緒,也覺得值得。

延伸閱讀  《明星大偵探7》更名,製作團隊換人,原班人馬或難以同框!

叛逆少年喬南,逐漸被這兩個大寶貝治愈,懂得了親情和感恩,叫爸叫得比自己親爹都順口。

聽起來真像《變形記》裡的劇情…….

說了那麼多笑點,來說缺點。

為了保障笑點管夠、氣氛輕鬆,劇集很明顯放低了其他層面的要求。

尤其體現在真實感減少。

相對於路人觀眾看著開心,原著黨對於《反轉人生》卻有諸多不滿。

比如,女主的爸爸本來是殘疾人,書裡的家庭環境更符合窮人。

劇中則又是國產劇拍不好窮人那一套。

女主一家的居住環境敞亮溫馨,吃穿用度也談不上拮据。

同時,為了製造短平快的笑點,人物性格變得扁平化和誇張化。

少了一些原著中有笑有淚的昇華之處,多了一些降智的邏輯bug。

比如“沐想想”玩密室逃脫被關在棺材裡。

同學不知道去找工作人員,而是全體等著“喬南”來拯救他,就為來個愛的魔力轉圈圈。

不過,因為劇情過於好笑、人物也算討喜,在觀劇過程中,可以選擇性忽略一些bug,當成純純搞笑劇來解壓。

只能說,這波,是非原著黨的勝利。

最讓我在意的,也是早期容易勸退觀眾的,其實還有男演女的演技。

女主角沐想想的性格清冷、內斂,為人處世很是低調。

演員周依然在演沐想想的時候,你能感受到,這就是一個大家身邊存在的學霸,行為舉止很生活化,是人群裡的小透明。

當她互換身體,演起男生時,抓住了男主人設裡不羈和正義感的交織。

連那麼點小猥瑣都能拿捏。

從語氣到表情,就是有點自戀的直男本男。

壓力來到了男演女的這一方——

互換身體後,馬思超為了表現男變女的尷尬與不習慣,一開始表現得過於浮誇、矯揉造作。

蘭花指翹起來、小腳跺起來、跑步時手在胸前來回甩……狂加小動作,卻真的一點都不好笑。

為啥?

這根本就是普通女生不會做的動作大全。

活脫脫的作精怨男0,唯獨不像一個正常人。

女主看了想哭泣

懷疑發瘋的水平

您打跆拳道還是憋尿呢?

還好這只是一開始——馬思超的演技有缺點,但仍有可圈可點之處。

劇集後面,當他去掉那些浮誇小動作,代以內心取勝。

延伸閱讀  繼張子楓爆火後,又一00後實力派小花誕生,新劇18天連霸收視榜

一顰一笑裡,就有了屬於青春的純情與可愛。

同類題材裡,相似的問題其實不少。

讓一個男人演女人,往往會演成男人眼中標籤化的女性形象。

日劇《天國與地獄》和國產偶像劇《變成你的那一天》裡,高橋一生和張新成都演過女人,而且播出後很有話題度。

真的,不用那麼浮誇,一樣能演出笑果。

張新成演出了一個女生的嬌,貼合人物性格,不齣戲。

高橋一生也很嬌、很可愛,但和女主本身的性格沒什麼關係,還是有點被刻板印象主導。

完全不帶刻板標籤演女人,有可能嗎?

電影《蝴蝶君》,或許可以一戰。

尊龍完美演繹了一個充滿東方氣息的女性,毫不懷疑男人也會為他傾倒。

雖然拿電影和電視劇比屬於降維打擊。

但比起製作、表演,更可取的是尊龍對於男人演女人這件事的看法。

他想的不是怎麼讓自己看起來“女”,而是要演出一個優雅、神秘的人,毫無刻板偏見。

正如他在採訪裡說的:

我對於男性、女性沒有性別偏見。

我非常中立,也沒有被限制。

我確信這是人類的將來,

當我們對自己的性別認知具備了足夠的安全感,

對於自己身上男性女性的成分的了解,

能讓我們真正做到雌雄同體。

這種超前意識,不帶偏見的性別觀。

值得演員們,以及所有人認識和學習。

放棄幻想一個性別,而是從“人”出發,去理解Ta、尊重Ta.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