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億投資,曾江遺作,《青面修羅》總算為武俠片爭了一口氣


蓄勢五年,2.2億投資,全明星陣容,馮紹峰胡軍領銜,曾江遺作,以及,一個打造出國產刺客武俠宇宙的野望,卻無緣院線,只能網絡上映,還能破局嗎?

這部大片,今天終於亮劍了——《青面修羅》。

不得不承認他開掛了。

上映不到兩小時,登上全網熱度第一,然後,是愛奇藝飆升榜第一,優酷熱播榜第一。

這個男人,總是讓你又愛又恨——李仁港。

被吐槽的,是他。永遠的飛碟帽執念。所有的電影,都是重場景視覺,輕劇情。武俠片永遠忽略歷史細節,爭議,如影隨形。

徐克之後的港產武俠片最後一面旗,也是他。

從當年驚艷四座的薑大衛版《東邪西毒》,到《錦衣衛》《見龍卸甲》等多部熱門影片,生涯累積入圍金雞&金像獎4項提名,實事求是說一句,徐克之外,只有他,能持續讓曾經縱橫四海如今落寞唏噓的港產武俠片,砸出響。

當他來執導這部改編自有著中國第一刺客IP之稱的小說《刺局》,來完成這部樂視影業在2016年底投資2.2億打造、並於次年完成拍攝的大片,結局到底怎麼樣?

許多人,當然是不看好。一部因為各種影片外的原因被積壓整整5年,直至今年才定檔網絡,片名更由原先的《刺局》調整為《青面修羅》的影片,不是從上到下寫著扑街兩個字嗎?

但第一時間付費觀看整部影片後,我願稱《青面修羅》為過去三年最好的國產武俠片,注意,是武俠片,而且是最好,沒有之一。

畢竟,國產武俠,已經落寞太久了。就連曾經的武俠片大師徐克,都已經告別他的俠骨柔情、刀光劍影,太久了。

而這部耗資巨大的《青面修羅》,雖然無法和巔峰期的港產武俠比,但終究能讓找回一絲,昔日港產武俠的萍踪俠影,即使,它其實出自一個刺客IP。

所以我依然要說,要是影片能登陸院線,足夠,讓多少國產武俠片臉紅!

就趁著刀光殘影還在,來,一起看李仁港,如何——刺局。

1、入戲

電影從第一秒開始就沒藏著掖著。

開場即高能,既然是刺局,開場當然就是一場刺殺大戲。

作為一部武俠電影,“武俠氣質”就顯得特別重要。在這方面,影片開場的氣氛渲染得很不錯。

熱鬧集市,刺客潛行。

馮紹峰飾演的男主,默默觀察,緊緊跟隨。

而不遠處一場王庭盛宴,正在舉行。胡軍飾演的桑朝忠臣,正和吳岱融飾演的一方霸主商談購買他手中藏寶圖的事。

但這只是表象。

一場驚險殺局,正在醞釀。

奧妙,就在正在舞動的巨龍中,舞龍者,只是舞龍,那為何所到之處,都留下了一個已經點燃引線的炸藥?

果然,一聲炸響,圖窮匕見。

接下來,一場長達10分鐘的大型動作戲。

刺客拋下巨龍,踢刀攻向高台上的權貴。

刀刀致命,刀刀利落。

幾十個回合打下來,堂上兩路人馬的隨從已經損傷大半,看似取堂上二人性命輕而易舉?

必須贊一下李仁港的場面調度和鏡頭運用,數百人的場面調度,激烈卻不雜亂。

上一秒,盛宴還在舉行,巨龍還在舞動,突然,刺客抽刀拔劍,從四周湧入。

逃命、廝殺、護駕。

從台下打到高台,再從高台打到正堂……

可就在刺客看似穩操勝券之後,忽然四大西域高手出現,對刺客發起奇襲。

一瞬間,刺客高手,被屠戮殆盡。

關鍵時刻,馮紹峰出手了。

但西域四大高手,似乎是衝著他而來,四人各個身手不凡,並且互相策應,馮紹峰飾演的青面修羅固然是離恨谷四大殺手之一,此刻也抵擋不住。

只有舞動巨龍,神龍擺尾之間,與四人纏鬥。

就在危急關頭,忽然一陣琴音傳出,琴音,有什麼用?

但這陣琴音,卻能殺人於無形。

青面修羅得以脫身,但懸念也就此埋下:

到底何人請來離恨谷高手?如果他們的目標是胡軍的角色,為何卻看似手下留情?

延伸閱讀  11年後再合體!馬浚偉曬與郭羡妮貼面合照,兩人多次合作曾鬧不和

又從哪裡忽然冒出四個西域高手,瞬間屠盡了離恨谷的高手?而且找找想要青面修羅的命?

而對於男主最棘手的是,經此一役,離恨谷拍出的高手喪盡,他卻神秘出現又安全脫身,由此不僅成為朝堂的追殺目標,也被視作離恨谷的叛徒,青面修羅,如何脫身,又能否找到自己的滅門之仇的真相?

謎題很大,故事到這裡,才算入戲。

2、破局

要解謎,先弄清故事的概念:原著,是一出中國版《刺客信條》。

故事主要圍繞青面修羅齊君元的經歷展開。齊君元是離恨谷四大殺手之一,他一邊接受刺殺任務,一邊調查當年自己家族的滅門慘案。

而他身後,是一個組織極為嚴密、極具特色的刺客宇宙。

但故事中除了刺客,還有一個多方王侯林立的朝堂。

如果說刺局背後的第一層幕布,是那個腥風血雨交織的“武俠江湖”。

那麼,這幕布的第二層,則是一盤機關算盡,密不透風的棋局。

青面修羅置於其中。猶如走進層層嵌套的密室。

而所有人的目標所在——一份藏寶圖。

第一方力量,曾江和胡軍角色所在的桑國。

胡軍受命,為桑國奪得記載藏寶圖的銅片。

義主忠臣?未必,下一個場景,曾江帶領胡歌來到一個機關密室,密室里分門別類,全都是朝廷重臣的來往信件,不僅如此,曾江還語帶機鋒地暗示,自己將好好照顧胡軍角色的老婆。

好一出,險惡殺局。

第二方力量,呂良偉飾演的王爺領導的另一個諸侯國——南陵。

而在他的身後,還有名動江湖,暗中操縱神秘力量的花夫人為他籌謀,也想要奪得寶藏。

他們和離恨谷又有什麼聯繫?

都有一個共同的聯繫——刺局。

這兩家諸侯,都是買家,而離恨谷,則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刺客打工人。

而馮紹峰飾演的青面修羅,卻無意中被捲入了這場朝堂和江湖的亂戰中。

一個刺客,如今卻要面對黑白兩道的追殺。他如何在各種勢力盤根錯節的迷局之下,查出真相,衝破陰謀?

一次刺殺,撕開每個人需要追尋的真相。

多方競逐的權力之爭、藏寶圖背後的合縱連橫、青面修羅對滅門案的追查。

有人,有執念,便有衝突。

劇情佈局巨大,各方勢力盤根錯節。

這場大棋中,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最聰明的獵人,其實每個人,又何嘗不是這偌大、森嚴、詭譎的殺局下,無處可逃的“獵物”。

可以說,敘事並非李仁港最大的強項,氣氛塑造本身,比劇情的推進更為重要。但真相就隱匿在一場場殺背後,從這個意義上說,青面修羅的角色經歷,就好像一個拼圖,每到一處,每經歷一場凶險,拼圖就又完整一些。

但也許最近的“局”,就在男主身邊——神秘出現的金晨飾演的冷艷刺客。

殺人者與被殺者,下棋人與棋子,不過是殺局中永恆的一體兩面。

3、動作

當然,李仁港電影的一大特點,就是故事講得有高有低,但永遠帶著鮮明的形式感。

尤其是他的鏡頭、影像和動作設計。

故事開場,電影已經武俠氛圍十足。

殺氣逼人,但又是那麼不動聲色。

處處充滿“亂雲低薄暮,急雪舞回風”的凜冽。

緊張的任務,紛亂的時局,飄零的命運。在一場停不下來的殺局中噴發。

相對過往的動作設計,這一次李仁港又多了一重元素可以利用——機械與暗器。

原著眾多的門派,都有各自的暗器,尤其是,這個刺客江湖,還充滿了一種古代賽博朋克的感覺,時常採用機械打鬥。

比如男主的修羅手,這是他在右手斷肢後裝上的義肢。

這雙后天打造的鐵手背後卻隱藏著各式暗器。

女主金晨飾演的秦笙笙的琴也藏有殺人利器,甚至連嘴裡都帶著傷人性命的飛魂針。

延伸閱讀  著名女導演“獻身記”

徐少強、修慶飾演的黑白無常,更是各有殺招。

有了這些,當然必須說說影片另一大亮點,動作戲。

《青面修羅》呈現了近年古裝劇少見的寫實動作風格。

再結合各種機械、輪迴甲、翻天翅等獵奇暗器的運用,更是打得高燃又驚險萬分。

比如一場男女主被重兵圍困在一件客棧裡的戲。

不誇張地說,幾乎排在今年國產武俠動作戲前三。

一開場,是青面修羅和徐少華飾演的黑無常在客棧中對峙。

但下一秒,花夫人率領大隊人馬趕到,將小小客棧圍得如鐵桶一般。

只能進,不能出。

然後,多位高手攻入,一場格斗在所難免。

這是導演的一步險棋——客棧內逼仄狹窄,對於多人動作戲的排演來說絕非優選項。

演員不好打,攝影師不好拍,光源設計複雜,很容易拍成所有人亂打一器,這種亂七八糟的動作場面觀眾已經見得多了。但如果這些都能處理妥當,劣勢馬上變優勢。

壓抑的空間會成殺氣的助燃劑。

這邊,黑無常化身黑霧,在屋內變幻無常,與眾人周旋,整個人神出鬼沒,殺人於無形。

再看青面修羅,操縱機械機關,精妙佈局,游刃有餘之間,以機關驅動屋內的八大金剛,又調動金剛反擊高手,幾個回合,就將高手打出屋外。

李仁港,果然還是動作場面設計的高手,大場面的長處在氣勢和層次,小場面則重空間和技巧。

下一個場景,門外弓弩手萬劍齊發,以弓弩之力拆房。

青面修羅又在房屋坍塌之時一躍而出,此時,我們能清晰感知到整個房子的震顫。真是可惜,沒能在大銀幕上觀賞到這一幕。

但即便是小屏幕,內外鏡頭的組接之下,力量感和懸疑感依然溢出屏幕。

還有一場胡軍、呂良偉的角色遭遇刺殺的大戲也是高光。

兩方力量正在商談結盟,刺客忽然殺出,這一戰,李仁港著重的不再是“空間感”。

而是人物關係。

表面看,是刺客製造的殺局,其實真正的刺客,是胡軍的角色自己,亂戰中,呂良偉飾演的王爺受傷,胡軍大聲呼喊前來保護,卻在接近時一刀奪命。

一次事先張揚的“表演”。

原來,刺客的殺局,是給世人看。

他才是這場殺局中,最防不勝防的刺客。

可以看到,將動作場面融入敘事的手法,與影片本身對影音細節與氣氛營建,已經被融為一體。

為觀眾提供沉浸感體驗而非一眼就猜到怎麼打的經驗,是李仁港的武俠片動作設計最特別的一點。

這一次,影片也並沒有按照慣常的武俠片動作路子一路走下去,而是在結合機械打鬥的同時,傳達出特殊場景下特殊氣氛的剛烈氣息,這令通常被認為是刻板化的武俠動作也變得生動了。

李仁港在他最擅長的部分,依然獨步江湖。

4、戲骨

但眾所周知,敘事是李仁港的弱項,而能夠彌補這一劣勢的,則是滿屏的明星與戲骨。

先說馮紹峰。

作為影片男主,刺客組織離恨谷的弟子——有著青面修羅之稱的男主齊君元,這個人物有瀟灑不羈放浪形骸的一面,但也有背負家醜沉重深沉的一面。

雖然馮紹峰經常被批評演技沒進步,但就算是吃老本,他的演技也遠比許多鮮肉的演技好得多。

本片中他也很好地詮釋了角色捲入江湖迷局,卻自始至終慧眼如炬,成竹在胸的氣場。

但全片演技發揮最佳的,是胡軍。

前半場,他演出了一個忠厚堅韌的正人君子,憨厚中透出一股子仗義和豪爽。

但進入後半段,他又變臉一般演出了角色的真面目——腹黑、狡黠、殺人不長眼。

一個眼神,霸氣盡露。正如青面修羅嘲諷他的,演了幾十年君子,不容易啊。

這個角色跨度極大、埋得極深、最後身份令所有人驚豔的角色,大概也只有胡軍演,才有這麼大的迷惑性和說服力。

而金晨的表現也是非常亮眼,不僅她一出場我就挪不開眼,而且也演出了角色的神秘感和復雜的純情,也只有這樣的角色從頭到尾欺騙男主,給男主下套,才不會讓人生厭,因為這個角色,實在太美了。

再說配角中,給我印象最深的,王慶祥。

延伸閱讀  片瀨那奈被指與大型事務所接觸 或抹掉嫌疑再出發

過去這位老戲骨通常出現在一些歷史劇和年代劇中,但事實證明老戲骨在哪裡演,都是老戲骨。

本片中最大的溫情段落,都來自他飾演的男主師傅,和男主的情感戲,那場命令男主擊傷自己、從而編造理由放男主走的戲,短短幾句台詞,已經讓人潸然淚下,尤其送別那個眼神,

無聲勝有聲。

除此之外,呂良偉、吳岱融、高捷、徐少強等,每個人,都在為影片增加一份質感。

當然,還有一張特色的臉,更是讓我被觸動了。

曾江。

依然是一個狡詐的梟雄角色,片中一場他威脅胡軍的戲,上一秒還在微笑,下一秒殺氣畢現,哪怕只是一個功能性角色,老戲骨,果然還是可以為角色注入演技的。

可惜啊,這張臉,以後看不到了。

5、武俠

當然,動作再怎樣火爆,演技再怎麼精湛。

依然改變不了的是,不論是劇情的鋪陳、轉折,還是整體改編,刺客江湖世界觀的打造。影片當然還談不上是港產武俠最頂級的那一檔。

但,如果影片是在影院放映,我一樣會買票去看。

因為,導演那份不放過每一幀的精雕細琢的努力。

在這部刺客電影中,李仁港既很自然地融入了自己的武俠風格,又糅合了古龍式的「人心難測」筆觸與原著的刺客宇宙的範兒,雖說並未開創整個風雲氣象的武俠潮流,但還是能看出導演的用心。

當年許多人說,李仁港,是徐克的武俠片接班人。

從結果看,是與不是,不重要了,因為他以後,再無人能撐起港產武俠電影最後的門面。

電影絕非沒有瑕疵。

比如,角色過多,導致推進劇情時缺乏更多耐心,以及許多機械場景的運鏡,在我來看有形式大於內容的嫌疑,並沒有給表達加分……

而且整部電影有種《錦衣衛》的動作風格+《鴻門宴傳奇》的集體佈局的感覺,

但即便如此,我依然認為,影片配的上觀眾的挑剔和掌聲。

雖然,影片未必能成為爆款,實際上,以李仁港本人的武俠片成績看,2010年導演的《錦衣衛》1.44億元票房,《鴻門宴傳奇》1.4億元票房,2015年的《天將雄獅》7.44億元票房,不難看出,縱有過億大資金投入,配置頂配演員陣容,在如今的國內電影市場武俠片依然很難成為票房王炸了。

更不要說,這部投資2.2億的大製作沒有選擇走院線,而是登陸網絡雲平台,以付費方式上線。

考慮到網絡電影市場蛋糕終究有限,近三年分賬最高的電影(非付費)票房僅有5862萬,就算是王晶的《倚天屠龍記》系列,業內傳出的聲音,付費後票房也不超過1.5億。 《青面修羅》恐怕也難以拿回2.2億投資。

但,這樣的刺局,依然讓我這樣的老港片武俠迷心生感慨。

那個曾經的港產武俠片時代,早就逐漸消失,凋零,直到變得我們都不認識。

而在這個日益現實的人間,觀眾也不再相信馮紹峰扮演的男主的那句俠義的總結:

離恨,就是(用刺殺)讓天下人離開仇恨。

但,今時今日依然能看到這樣的影片,其實是觀眾的幸運。

也許這不是最好的武俠片,但一定是當下最獨門的手筆,為那個用慢鏡頭堆出的國產武俠江湖,注入一些與眾不同的俠骨。

片中有江湖熱血,有真正的刀光劍影,有俠義愛情,也或許有我們正在失去的武俠回憶。

這些,對一部今日的武俠片來說已經夠了,不是麼?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