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種敘事視角下,青春電影中的敘述者和人物處於何種關係?


美國著名文學家布·摩里塞特曾在其論文《“視點”論》中談到:“一部敘事作品如同一幅畫一樣,首先要有一個視點(有時甚至若干個視點或一個曖昧的視點)來給它提供表面的合理性和意義。”

文中所指的“視點”,就是敘事作品中的敘事視角。

而法國著名文學評論家熱奈特則對敘事視角提出了一種較為常見的分類方式,即“無聚焦、內聚焦、外聚焦三種類型。”

那麼3種敘事視角下,青春電影中的敘述者和人物處於何種關係?

“無聚焦”全知視角透視成長始末

“無聚焦”是指在敘事作品中敘述者可以站在任意角度,穿梭於任何時空來俯瞰全局,既可以洞悉人物的過去、現在以及未來所發生的任何事,也可以看透人物內心的所思所想,也即我們常說的“上帝視角”。

在無聚焦敘事模式中,敘述者和人物的關係是:敘述者>人物,敘述者並不是影片中的任何角色,因此,觀眾並不會受到劇中某一人物視角的影響。 “無聚焦”是電影拍攝最為常見同時也是運用最為廣泛的一種敘事視角。

在青春電影中,利用“無聚焦”的全知視角來透視主人公成長始末的案例同樣比比皆是。

比如在《小時代》系列電影中,不管怎樣複雜的人物關係、多麼糾結的人物內心、多少次痛苦的分分合合,觀眾都始終可以高高在上的鳥瞰全局。

再如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無論是鄭薇與陳孝正之間戀情的悲歡離合,還是兩人相識相處相愛以來的心路歷程,抑或是阮莞、許開陽、朱小北、張開等配角群像的成長經歷展開,觀眾始終都是站在全知視角上“透視”劇中人物的成長始末。

延伸閱讀  “街舞4”黃渤對張藝興花式催婚 王一博蟬聯冠軍隊長叶音再奪冠

“內聚焦”主觀視角記錄成長歷程

“內聚焦”是指在敘事作品中從某一人物的視角出發,來敘述其體驗的世界。

也就是說,在內聚焦敘事模式下,敘事作品中可以從始至終只採用一個人物的視角,這個人物可以是作品中的主人公,即“主觀視角”,也可以是作品中除了主人公之外的任何人,即“他者視角”。

甚至可以站在不同人物的視角對某一事件不同的發展階段輪番進行展現,或者是以不同人物視角對同一事件按照他們自己內心所想的發展過程呈現出來,這也是懸疑片慣用的敘事手法,即“多重人物視角”。

總而言之,在內聚焦敘事模式中,敘述者和人物的關係是:敘述者=人物。

在國產青春電影中,對青春主題成長歷程的展現大多采用的是“內聚焦”敘事模式中的“主觀視角”,也即我們常說的“第一人稱視角”,尤其在進入新世紀後,隨著青春電影中懷舊熱潮的盛行,“第一人稱視角”的應用在青春電影中屢見不鮮,並且基本都帶有強烈回憶的色彩。

比如在電影《匆匆那年》中,就是以男主角陳尋的主觀視角開啟的青春回憶敘事:

“十五年,都十五年了,原來我們的故事已經這麼長了…我記不起,那個穿白裙子女孩,是怎樣出現的,只清楚的記得,在操場上她的臉,那天,她剛轉學過來。”

而在電影《左耳》中,女主角李珥(小耳朵)在電影開場的自白,不僅交代了自己身體情況的特殊性,同時也開始了對自己成長歷程的記錄。

而最後一種“外聚焦”則是指在敘事作品中。

顯然,“外聚焦”敘事模式相對於“無聚焦”和“內聚焦”敘事模式而言會顯得更加客觀中立。

延伸閱讀  秦海璐新劇定檔!演員陣容豪華看點十足,男主實力不俗

因此,在外聚焦敘事模式中,敘述者和人物的關係是:敘述者<人物,這種敘事模式在紀錄片中是非常常見的手法,而由於青春電影中對成長的敘事大多帶有很強的主觀性色彩。

所以,“外聚焦”客觀視角在青春電影中的使用大多都是為了豐富敘事層次,以便電影可以從多角度對青春主體的成長進行展開刻畫,也在無形之中擴展了影片的敘事張力。

敘事結構靈活多變拼貼成長全貌

電影藝術是時間和空間雙重結合的藝術。

傳統的電影敘事一般都是圍繞劇情展開的因果式結構,這種敘事模式也是好萊塢的經典敘事模式。因果式結構強調按照一定的時間發展順序進行有條不紊的順序敘述,強調事件之間的邏輯順序和因果關係,故事大多有著以情節取勝的完整結局。

新世紀之前的國產青春電影也大多采用的是這種單一的敘事模式,而在進入新世紀後,隨著電影中青春表達的多樣性呈現以及青春主體成長歷程中主觀性色彩的逐漸深化,青春電影的敘事結構也更加靈活多變,倒敘、插敘、多線性等敘事手法層出不窮,旨在從多角度、深層次構建出青春主體的成長全貌。

比如在電影《同桌的你》中,男主角林一現實中已經脫離校園時光十年之久,青春時期的點滴過往已經在社會競爭的高強壓力之下,迫不得已深埋心底。

在接到初戀女友周小梔的結婚請帖後,林一塵封已久的記憶開始慢慢甦醒,開始了對青春歲月的追憶,而後,在林一回國後見到了往日的同學和初戀女友後,在現實中的婚禮現場,通過老同學的互訴衷腸又將林一帶回到碎片化的往昔歲月中。

影片便是在現實與回憶的時空中來回跳躍,採用倒敘的手法勾起主人公的青春記憶,又利用插敘手法補充成長的瞬間。

同樣的倒敘與插敘交替使用,現實與回憶來回穿梭的電影還有《匆匆那年》,只不過在《匆匆那年》中,勾起主人公陳尋過往記憶的方式是在方茴妹妹七七的“威逼利誘”下開始的,同時影片又通過配角人物的出場順序和強烈的冷暖色調對比來阻隔回憶與現實時空,設計可謂相當巧妙。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