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獵狐》後,郭京飛、張豐毅等聯手打造的又一部國產經偵劇上演


說到有關公安題材的電視劇,觀眾腦海里首當其衝湧現出的,多數是以刑偵劇為主,而對於寥寥無幾的經偵劇或許知之甚少,畢竟用了4年時間打磨出的首部國產經偵劇《獵狐》,直至2020年觀眾才如願一睹其“芳容”。

此次,郭京飛、張豐毅、熊黛林、張晞臨等眾多耳熟能詳的實力派演員聯手打造的又一經偵劇《槓桿》,自本月3日起在主流平台開播以來,光這題材和演員陣容就已備受矚目,更何況該劇在揭開經偵這一特殊職業那神秘面紗的同時,還順勢將當下一些與你我息息相關的,既屢見不鮮又一反常態的現象,也給刻畫了出來。

據悉,電視劇《槓桿》是以寧江市經偵支隊長張華(黃俊鵬飾)掌握一起金融內幕交易的證據後,而遭遇車禍作為引線,講述了從鄰市調任來負責此案的蕭劍(於毅飾),在和金融大鱷胥楓(郭京飛飾)接二連三的“交鋒”下,不僅告破了一樁接一樁的金融犯罪案件,更是在其中挖出了重重金融犯罪案背後的特大跨國洗錢團伙。

值得一提的是,在該劇的開篇裡,當得知讓一個處事情緒化,經常目無章法的人來負責張華還未辦完的案件時,作為蕭劍同學的夏冰百思不得其解:“我們市那麼多分局,有上萬的干警,您(林頓局長)從外地調人,這會讓大家怎麼想?”

當蕭劍臨危受命上任後,正如夏冰所料,確實受到了張華團隊同事們的“另眼相待”,故其徒弟周慧才會無奈地感嘆:“總感覺我們不太受歡迎。”

對整部劇而言,林頓讓“外來人”蕭劍負責張華未破案件的這一情節,只是劇情推進時所需的基石。可若是把角度放大折射進生活,這一看似微不足道的畫面,是否會讓你感到似曾相識呢?

延伸閱讀  迪麗熱巴新劇花絮,“烈焰紅唇”引爭議,網友:最討厭這種人了

生活中,在諸多的小微企業裡,一些職員本想著只要完成自身負責的工作便可下班回家,但由於公司人員稀少等原因,使得意想不到的附加工作接踵而來;在一些大型企業裡,本以為自己部門的管理者離開,會由本部門職員來接管,卻未料到來人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在校園裡,原以為下節課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課程,卻未料到老師因臨時有事而做了調整;放假後,本想著父母週末就會帶自己去公園玩耍了,不料爸爸/媽媽因突如其來的工作要處理,只能遺憾改日了;在網絡上,原本覺得自己鍥而不捨追逐的愛豆,是滿滿正能量的最佳,結果卻是個戲子搽臉蛋,光圖表面之人。等等場景都讓我們總是在興致盎然的期許下,被措手不及的變化搞得大失所望。

不可否認,面對突然的變化,我們總會有或失望,或懊惱,或煩悶,或……的異常情緒,這與劇中張華的同事們,得知“外來人”蕭劍來負責未完成的案件,所表現出的一副輕視的排擠心態如出一轍。故如何更好地去應對生活、工作中那些出乎意料的反常變化,是每個人尤其需要去深思和克服的命題。

毋庸置疑,這些道理人人都懂,但人畢竟是感性的,多數人難以做到面對突變時還能保持理性,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槓桿》劇中張華團隊的同事們,是因為見識到了蕭劍偵辦案件的能力而被其折服後,改變了對他的主觀看法。可生活中的你我又該如何去應對這些個屢見不鮮的突變呢?

或許有人會選擇以逃離的方式去旅遊散心;或許有人會找上三五成群的好友,對酒當歌去釋放和宣洩;或許有人會……。儘管最恰當的方式需要我們自己去探尋,但其中也有一種既簡便又有效的方式—將情緒共享給身邊的摯友,來解壓和獲得慰藉。這時候,你日積月累起來的友情厚度,就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了。所以說,新時代當下的我們,不要總把智能設備作為親密無間的摯友,因為它再怎麼便捷,也無法替代活生生的摯友在你我心中那無與倫比的可貴。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