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影片質量、票房量級兩方面,賞析動畫電影現象級的達成要求


無論是什麼時代,無論在哪個國度,現象級動畫電影的誕生都離不開動畫本身的質量和市場條件的具備。

《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國內市場取得的史冊級別的票房成績,既是社會對該動畫電影本身的認可,也是國內市場空餘了大量票房空間的客觀現實呈現。而《白蛇:緣起》《大魚海棠》《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的成功亦是市場的需求和其作品質量本身的優質共同造就的。

從現象級的達成角度看,任何一部現象級動畫電影都離不開影片質量、票房量級兩個方面。

影片質量過硬

自《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開啟新的國產動畫電影階段以來,後續每一部的國產現象級動畫作品在動畫電影創作上都有各自的閃光點,而其中最為優秀的代表便是《哪吒之魔童降世》。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視頻特效,鏡頭運移,人物性格和主題設置都達到了國產動畫電影的巔峰。在視覺效果上,三年的後期製作賦予了電影極為精美的3D動畫效果,上千個特效鏡頭和五千多個設計鏡頭的特效鏡頭量級和完成度在國內動畫電影領域遙遙領先。

而片中哪吒、敖丙等四人在“山水社稷圖”裡的打鬥將這一視覺效果以接近“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完美呈現了出來。

極具想像力的畫卷空間通過視頻特效的製作和鏡頭運移的設計展現得淋漓盡致。在角色塑造上,打破傳統形象設計的哪吒因“魔丸”的本體和父母的愛意而兼具善與惡的特徵,給傳統的角色帶來了更多的性格空間。

在這一設計理念下,哪吒既是村莊的“惡之源”,也是村莊的守護者,他搖擺於對天命的順從與反抗,猶豫在對父母親情的回報與忽略。

最後,“打油詩”和小話癆的設定也使得哪吒贏得了大量的觀眾緣。在主題表達上,哪吒對正統文化的態度是“反叛”的,正如傳統哪吒對封建世俗的“反叛”那樣,魔童版哪吒不再拘泥於傳統,而是傳達了導演“人人都可以改變自身境遇,成為自己的英雄”的觀點。

這一主題與社會現象的結合非常緊密,越來越重的社會壓力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希望改變自己的處境或者說“命運”,正是這一社會大勢,創造了屬於哪吒的狂歡。

動畫電影的水平提升既包含了動畫技術的提升,又包含了講故事能力的提升。

動畫技術上,以《哪吒之魔童降世》為代表的國產現象級動畫電影較2009年以前在動畫技術上取得了質變,特效鏡頭的處理,光影空間的打造,景物建模的細化,雖然在純粹的技術上仍不及迪士尼等老牌動畫公司,整體水平卻已經達到了觀眾不會因技術產生任何齣戲的地步。

延伸閱讀  韓國女性選秀綜藝不止,K-pop的Girl Crush風潮還要刮多久

而在故事的講述中,現階段的國產現象級動畫電影也不同以往,已經能夠構建一個獨特的動畫空間,在這一空間裡展開完整的一段故事講述。

如果說2009年的《喜羊羊與灰太狼之牛氣沖天》仍是電視動畫的精神延續,2019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就已經完全稱得上是優質的國產動畫電影。這一動畫自身技術水平的提升是動畫電影產業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動畫電影能夠打破僵局的必要條件。

因此,動畫電影成為現象級的第一個要素“影片質量”就有了一些具體的指標。

首先,影片中的所有視效畫面在同類型影片中處於領先地位,無論故事講述是否精彩,美的畫面都是電影與觀眾交流的第一印象。這一指標既是具體的也是抽象的,它的抽象體現在不同類型的動畫電影標準不同,不同階段的動畫電影標準也不同。

其次,影片故事的講述要清晰有力。這一故事的講述既要具備電影的結構,又要蘊含正確的價值觀。最佳的影片故事講述則是能夠在上述條件的基礎上,引發觀眾的共鳴。

最後,影片中的動畫空間是動畫電影區別於電影的重要因素之一。一個好的動畫空間不僅是動畫故事發生的空間,還是持續吸引觀眾的神秘空間,能否構建一個奇思妙想、引人入勝的動畫空間,是動畫電影影片質量評價中最重要的指標。

票房達到量級

動畫電影想要升級到現象級動畫電影的序列中,有一個極為客觀的要素是影片的票房。

《哪吒之魔童降世》拿下的全國影史排名第二的票房成績便使其成為了最易確認的現象級動畫電影。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誕生前,2017和2018年度的國內動畫電影市場沒能跟上《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和《大魚海棠》的節奏,繼續在動畫裡書寫傳統中國故事,《熊出沒》系列重新回歸國產動畫電影票房首座的位置,觀眾對“國產與國漫”的期盼變得愈發熱烈。

與此同時,國內電影市場的票房總量卻在逐年走高,從2015年的440.6億元到2018年的609.7億元,國內市場近50%的票房總量提升預示著國內電影市場已經有能力創造一個新的動畫電影票房記錄的到來,而同期電影的後勁不足又給《哪吒之魔童降世》留下了大量的票房餘量空間。

在種種客觀現實條件的激勵下,哪吒才能以一個個票房記錄為目標不斷突破,達到50億元的國產動畫電影票房之最。

從“現象級”的判斷標準而言,票房是一部作品能否成為“現象級”的基礎。

延伸閱讀  美國動畫電影《精靈旅社4》上映兩天票房過千萬國產動畫難以赶超

事實上,票房這一指標對於動畫電影而言既簡單又復雜。

它的簡單在於能在大多數時候準確檢測出一部動畫電影的質量如何,而它的複雜則在於時常因為受到各種外界因素的影響而變得難以捉摸。上映檔期、排片競爭、觀眾口碑甚至社會時事都會對動畫電影的票房產生巨大的影響,只是這些影響都不能模糊票房本身所代表的觀眾認可度。

因此,作為“現象級”判斷標準的“票房量級”是一種最低要求的標準,即無論影片在上映時受到什麼樣的阻力和影響,都能夠超過某個最低的票房標準。

在2009-2020期間,最低票房在一億元附近,而在將來,這一標準還會不斷提高。

之所以如此定義首先是因為這一階段的第一部動畫電影《喜羊羊與灰太狼之牛氣沖天》收穫了8621萬元票房,享受著更大市場空間的後來者們也就必須超過這一票房才能無愧于“現象級”的稱號。

其次,綜合分析這一時期的電影票房,儘管有諸如《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哪吒之魔童降世》之類的10億元、50億元量級的票房特例出現,大部分的優秀國產動畫電影票房還是停留在1億元至5億元的區間內,只要超過了1億元,基本就能在那一年的國產動畫電影中坐穩前五。

因此對於過去20年來說,“現象級”動畫電影票房量級的標準是1億元,而這一結果將在不遠的將來發生改變。對於現象級動畫電影而言,每一部的票房創造條件都大不相同。

《哪吒之魔童降世》創造票房奇蹟的客觀條件是電影市場的天時地利與人和,《喜羊羊》系列電影的票房基礎則是電視動畫形象積累的觀眾數量,《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的票房量級突破則部分得益於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提速。

因此依靠票房去進行動畫電影之間的對比並不能說明什麼,在過去二十年裡,沒有一部國產現象級動畫電影是完美無缺的。

大量的票房突破都是憑藉著來自社會的勢力,這一無形之勢造就了動畫電影票房的成功,卻又給後續的作品帶來了新的影響因素,那就是在未來,新的國產現象級動畫電影的誕生將面臨更大的票房阻力。

2020年上映的《姜子牙》從某種程度而言已經受到了這一阻力的影響,大聖、哪吒在前,國內觀眾對姜子牙的要求提高到了一個新的層次,票房的漲動也就不會再像《哪吒之魔童降世》一般順暢。

一旦國產動畫電影無法跟上這個要求的提高,迎接國產動畫電影的又會是那個沉寂的社會環境,沒有動畫觀影之風的環境。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