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的屍體》影評:陪伴要及時


扎克的女友貝絲在獨自登山健行時遭逢意外去世。扎克極為傷心,卻在喪禮過後驚訝地發現貝絲回家了。但她似乎不太對勁,也不記得自己死過。貝絲的父母很鴕鳥心態地不想讓貝絲知道事實,扎克也覺得有機會可以彌補過去的錯誤,只是,貝絲的行徑越來越怪異,扎克漸漸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溫暖的屍體》雖看似一部殭屍浪漫片,但真正感動人心的主題是放手,以及陪伴要及時。有些對方想做的但你沒興趣的事情,還是去陪著做一做吧,不要以後空悔恨;而當面臨生老病死的折騰,即將天人永隔時,也要學習放下,活在過去不是長久之計。

平心而論《溫暖的屍體》有些缺點,例如角色塑造不夠深、很多沒有特別理由與意義的安排、有些概念上不錯但沒好好發展完的想法,但整體而言我很喜歡,片中一些古怪酸趣味尤其對味,例如殭屍喜歡流暢的爵士樂這點整個戳中我笑點,還有貝絲開始明顯殭屍化之後的兩人互動也令人發噱,搭配的黑叛軍摩托車俱樂部歌曲也好聽。更迷人之處在於,扎克心裡一直明白,這段時間賺到的第二次機會恐怕不會長久,所以他心中的掙扎特別感人。扎克不斷困於理智與感性間的衝突,想否認現實,又沒法無視問題,他的痛苦令人感同身受。

扎克在貝絲生前,一直不願陪她去她最愛的登山健行,直到她變成可怕的殭屍後,才終於陪著去了一次,體會貝絲喜歡這項活動的原因。他只能盡量想辦法彌補一切,又隱隱知道或許還是太遲了。此外,看著扎克與貝絲的互動,我突然想到另一個思考方向:若他們是一對多年夫妻呢?或許貝絲不是變成殭屍,而是生了嚴重的病,例如失智?

其實失智的症狀與本片裡的殭屍有些相似之處,例如片中有幾幕,扎克看著貝絲在那發神經,時而吼叫時而哭泣,有時喃喃自語不知在說什麼,但有時貝絲又表達自己多麼需要紮克:多麼愛扎克:不能讓扎克離開一下下,此時扎克的痛苦表情好讓人傷心哪,到最後就連帶貝絲去登山健行,都還是只敢把貝絲綁在大烤箱上,不敢鬆綁,這就像照顧失智配偶的心情吧,你還愛著他,但實在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是誰了,要怎麼愛下去?

延伸閱讀  《特攻聯盟》影評:作自己的英雄

當他每天吼著不認識你、罵你、打你的時候,你可能不想親他、不敢抱他、更別說其他更親密的事,但卻還愛著他,這要如何面對?要怎麼治療他?最後真的不行的時候,又該如何放手?也因此,即使本片的設定很荒謬,但最後的道別竟頗為感人,離譜好笑的氣氛中夾雜著洋蔥。

看著飾演貝絲的演員非常入戲、真正像個殭屍一樣,在處理扛重物走路的難題,很難形容那種非常想為這荒誕而笑、又很替她感到悲傷的心情。過程中,人性忽明忽滅、外表恐怖嚇人的貝絲突然用可怕的殭屍聲喊出薰衣草時,實在是非常好笑又讓人極為難過,很佩服導演能把這兩種極端情緒擺在一起還沒有違和感。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