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第一部入圍奧斯卡的催淚之作-兄妹純真親情,孩童夢中天堂


伊朗電影《小鞋子》,又名《天堂的小孩》,是伊朗電影史上第一次入圍奧斯卡外語片(提名)的影片,講述了一對兄妹與一雙小鞋子的故事,是獻給成人的童話,喚醒了人們對童年遙遠的記憶,進而讓人們關注貧窮生活與單純、天真、善良、快樂之間的關係。

有這樣一個男孩子,他的笑會把太陽都點亮,他的哭會讓大地黯然神傷;他小小的肩膀承擔起了生活的艱辛,他奔跑的腳步承載著一個承諾的重量。

有這樣一個小女孩,她的大眼睛裡裝滿了純真,她憂鬱的背後有感人的單純,雖然貧窮給她的眼睛蒙上了一抹淡淡的憂傷,但她心地的善良卻在每一處芬芳綻放。

有這樣一個天堂,純藍的天空下,兩個孩子綻放最燦爛的笑靨,刷鞋時吹起的肥皂泡在陽光下閃爍著彩虹般的光芒,幸福在鞦韆上晃晃蕩盪,滿園紅豔的花裝飾了兩個孩子的夢中天堂。

導演把這個天堂搭造在了他83分鐘的膠片裡,搭在了觀眾的眼睛裡。

曲折的情節,樸實的風格緩緩地把讓人心酸的幸福流淌進觀眾的眼睛;純淨的色彩,一組組特寫鏡頭從光影中搖曳散發,本色演出和鏡頭切換從容地擊碎人內心塵垢已久的陰暗,平凡的故事和孩子的天堂釋放出久違的感動與夢想。

貧困的家庭,生病的母親,只有父親微博的工資支撐著看似破敗的家庭;有太多這樣的情節,有太多這樣雷同的故事,稍微脫軌便會落入俗套,陷入單純賺人眼淚的表象旋渦。

但編劇獨具匠心編寫的曲折情節和導演新穎獨特的拍攝手法,用一雙粉紅色的小鞋子串起兩個天真的孩子之間的許諾,串起屬於孩子的苦樂酸甜。

從丟鞋子,換穿鞋子,重新見到鞋子,把鞋子送給別人,用賽跑的方式贏鞋子,直至結尾時的一幕黑色幽默,影片用一條線貫穿起這些跌宕起伏的情節。

導演用全新的純真的視角來審視這個孩子的世界,用最獨特的拍攝手法展現給我們小孩子天真善良的想法裡蘊含的最天然的特質。

延伸閱讀  職場劇確實難出精品,《盛裝》評價兩極分化,它算不算好劇呢?

尤其是影片的高潮更體現了導演的獨具匠心:哥哥阿里報名參加五公里的長跑比賽,鏡頭跟隨者阿里,沒有任何聲音,除了孩子們沉重的喘息。

阿里瘦弱的身軀、滿頭的汗滴艱難地奔跑著,綜合運動鏡頭的拍攝體現了阿里心中對於承諾的堅守和希望。

兩個孩子偷偷記在筆記本上的對話,櫥窗裡漂亮的小鞋子,眼睛裡流露出最純真的渴望,妹妹尾隨穿著她的鞋子的小女孩,看到小女孩失明的父親,放棄鞋子黯然轉身的善良。

影片通過這些細節的拍攝體現出屬於孩子的一份純真,一份堅持。

沒有浮誇的感動,沒有所謂的精神,但卻能動了觀眾心底最柔軟的東西。

還有影片里阿裡的爸爸對妻子溫情的嘮叨,兄妹間的埋怨,儘管家境貧窮,父親卻不願動清真寺的一顆糖,伊斯蘭教徒的淳朴善良在鏡頭下熠熠生輝。

導演擅於從這些溫暖的細節上捕捉鏡頭,以簡單的童年格調獲取觀眾心底最真實的感動。

西亞溫暖和煦的陽光,紅色的金魚,陽光下五光十色的肥皂泡,粉紅色地墜著蝴蝶結的小鞋子,阿里黑色的大眼睛,莎拉白色的頭巾。

純淨的色彩像阿里在陽光下的笑容溫柔地滴進觀眾的心裡,溫暖著觀眾每一個視覺神經。

導演獨具匠心地設計了很多巧妙的特寫鏡頭,小姑娘們精緻玲瓏的小皮鞋與莎拉穿著的阿里的破球鞋形成鮮明的對比,幾乎不用去特寫莎拉的表情,她內心的羨慕和無奈失落就在銀幕上顯露無遺了。

延伸閱讀  《甄嬛傳》中皇上愛過三個女人,純元,年世蘭和甄嬛

當莎拉追著不小心掉進河裡飄走的球鞋時,特寫她臉上的無助和急迫;她收到哥哥為了安慰她而送她的那支筆時,特寫她欣喜而開朗的笑容。

影片最後的特寫可謂神來之筆:柔和淡藍的池水里的一雙小腳,柔美的音樂中,一抹亮色突然映入眼簾,一群金魚游到了周圍,靈活地搖擺著精緻的身軀。

還有揪人心弦的一處特寫,阿里得到的獎品並非球鞋時,鏡頭特寫他的破球鞋。

一處處特寫鏡頭勾勒出了孩子們心中最感人的純真,最動人的善良。

沒有矯情的對白,沒有繁雜的動作,也沒有復雜的感情,只是娓娓道來孩子最純真的世界和最簡單的善良,用最單調的方式演繹辛酸的幸福,流著淚水的歡笑,簡單的堅持與執著,深深的兄妹之情以及父親對子女濃濃的愛。

當阿里大汗淋漓地奔跑在賽道上時,畫面運用了疊化的手法,把莎拉和阿里的奔跑用鏡頭瞬間切換,就像以前他們在狹長的多拐角的縱貫著下水道的街道跑來跑去的切換鏡頭一樣。

此外,影片還運用了慢動作鏡頭,把阿里奮力向前奔跑的動作用慢動作在觀眾眼底放慢,阿里摔倒後,悲傷的極具西亞風格的弦樂緩緩響起,隨即鏡頭切換至冗長的街道和兩旁歡呼的人群,又切換至阿里頭上的汗珠和通紅的臉頰,以兩旁人們的歡呼和老師的呼喊渲染當時緊張的氣氛,極具藝術感染力。

導演用最平實的鏡頭解讀底層的平民生活,拍攝他們的喜怒哀樂、悲歡與艱辛,解讀他們心中對於愛的詮釋,對於幸福真諦的詮釋。

也許在莎拉眼中幸福是那雙粉紅色的鞋子;在阿里眼中幸福是對妹妹的承諾以及三等獎獎台上那雙嶄新誘人的球鞋;愛阿里媽媽的眼裡是丈夫關愛的嘮叨和阿里、莎拉的懂事;在阿里爸爸眼裡是可以提供給妻兒足夠的衣食和快樂。

影片在一組組特寫鏡頭下緩緩落下帷幕:阿里脫下襪子,把起泡的雙腳緩緩放入池子裡,一群金魚緩緩游過來圍繞在阿里的腳邊。

延伸閱讀  演過人氣角色,也拍過2.2分爛片,出道17年的蔣龍怎麼才出頭?

一束光線照進池子裡,淡淡的哀傷籠罩著影片的尾聲。

雖然過早地承擔起了艱辛生活的重擔,但他們還有簡單的快樂,單純的善良。

他們用心中的愛搭造起了一處春暖花開、鳥語花香的地方;他們用固執的善良砌上一堵遮風避雨的牆;他們用理解和堅持守護心中的小小的奢侈和夢想,也許這就是孩子的天堂。

只有83分鐘的片長,卻帶給觀眾每一分每一秒的感動,因為導演用他的童心為觀眾搭造出了一個孩子的天堂,用曲折的情節鋪設了一條五顏六色的小路,用新穎的手法在小路兩旁種上奇花異草,用純淨的色彩渲染出一方碧海藍天。

影片用特寫鏡頭投射出一縷縷溫暖人心的陽光;再以本色演出和鏡頭切換沿路栽上一株株翠柳,以平民故事作為指向標,引領我們走進兩個善良天真的孩子的內心世界,一個貧窮家庭中的溫馨場景,一家四口相視而笑的默契感動。

帶著我們感受西亞人民的善良淳樸,一種有著古老街道、白色頭巾、純淨陽光的異域風情,一群天堂的孩子笑容裡的堅持與夢想。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