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17歲拿影帝,只因做錯一個決定,“毀”了自己的演藝生涯


1993年,在演員這個身份上已經獲得一定成就的薑文想要嘗試一下新的方向,自己導演一下一部作品。

他把目光放在了王朔的同名小說《在陽光燦爛的日子》上。

本子有了,演員班底怎麼選,誰來演馬小軍這個劇本中的靈魂人物?

對於這個角色,姜文的要求是像十幾歲時候的自己。

他選了許多人,可是都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個。

正在他為此惆悵不已時,收到了一封郵件,裡面是一張照片。

照片裡的人,算不上什麼一眼驚豔的大帥哥。

小鼻子小眼睛的,但精氣神十足,還帶著幾分的痞氣。

這不就是我要找的馬小軍嗎!

僅看那麼一眼照片,他就定下了這個人,演他轉型導演處女作的男主。

不管他是否有表演經驗,能不能擔票房!

這像是一場賭局。

但賭贏了!

這個作品成為了九五年度全世界十佳電影之首,在威尼斯電影節、新加坡電影節和金馬獎上,都有重大收穫。

馬小軍的這個演員也憑此一躍成名。

夏雨,一個才17歲,還在上高中的少年,搖身一變,成為了三料影帝。

一、

夏雨的成功,離不開姜文。

但是更加離不開的,是另一個人,那就是他的父親夏朝忱。

他爹是個文藝青年,在青島的時候,做過話劇團的演員,後來去日本發展,通過繪畫,成為了知名的旅日畫家。

1993年,他通過報紙看到了姜文發布的招募信息,便將自己孩子的照片給寄了過去,由此改變了夏雨的人生軌跡。

不過這個人生對他那麼重要的人,於他的生命來說,卻變得很是渺小。

因為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並不好,夏雨從小是跟著姑姑長大的。

他三歲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他被判給了父親。

可是他的父親並沒有對他擔當起這個監護人的作用,而是將他交給了自己的姐姐撫養,人跑去了北京,追求他的夢想去了。

孩子很小,可是什麼都懂,心思容易脆弱敏感。

在姑姑姑父家的日子,儘管他們待他不錯,什麼好吃好喝的,也盡量先想著他,但是姑姑姑父也有自己的孩子。

兩個孩子,總不能全然一碗水端平的。

作為男孩子的他,經常挨揍,而大他一歲的姐姐卻沒有怎麼被打。

這種差距讓他感覺不公平,肯定是因為不是親生的才這麼對他。

這種寄人籬下的日子可太憋屈了!

他很難受,於是給去北京追夢的父親寫信,向他述說自己的委屈,希望他能夠回來拯救自己。

可是那時候的夏朝忱是一窮二白,什麼都沒有,只能住著昏暗潮濕的地下室,連孩子的撫養費都支付不起,又怎麼可能帶人走呢?

他的書信,注定是石沉大海,了無踪影。

在姑姑家生活的那些年,他見到父親的次數,屈指可數。

因為從北京回去青島一趟,那來回的車費,都是他大半個月的生活費,他回不了那麼勤。

“爸爸,我的小伙伴每天都由爸爸接送上下學,他們坐在爸爸的自行車後面,抱著爸爸的腰,多幸福啊!什麼時候你也讓我坐一會自行車好嗎?我要讓他們知道,我也有爸爸。”

8歲那一年。

他看著身邊的小伙伴一個個都有父親的陪伴,羨慕不已,向遠在北京的父親,寫下了這麼一封書信。

可是依然和以前一樣,沒有得到父親的回复,哪怕只言片語都沒有。

在那之後,“父親”這個家庭本位裡最為重要的角色,就漸漸地在他心裡被強制摘除了。

1990年,他的父親回來青島看他,將他抱在懷裡,對他說著這些年自己的虧欠。

可是他心裡已經沒有多少感覺了。

他只是將他推開,問了一句:“你這麼多年不理我,是不是怕我拖累你,影響你成家?”

他父親說不是,可他也未能夠釋然,對他敞開心扉。

二、

延伸閱讀  新古偶劇將至,將門獨女VS新科狀元,主演群像令人期待

1993年。

他因為父親的一個舉動,進了《在陽光燦爛的日子》劇組,一腳踏入了演藝圈。

光有一部作品,但是沒有專業知識做支撐該怎麼辦?

姜文自己是中戲出來的。

“你的聲音我們學校會喜歡。”因為姜文的一句話。

同劇組的演員小陶虹去考了中央戲劇學院。

“要不你們都考中戲吧?”

有了小陶虹和姜文的榜樣,他心一橫,乾脆就一塊去吧!

於是也把自己學習表演專業的目標定在了中戲。

出道作品就拿了三料影帝,這個加分項讓他沒有一點意外就進入了這個藝術類高等學府。

1995年,他考入了中央戲劇學院,和小陶虹成為了同屆校友。

一個學校剛招收的學生里,能有多少影帝啊?

《在陽光燦爛的日子》這部作品,算是徹底將他捧上了天。

儘管在外形和專業知識方面並非佼佼者,但他仍然得到了學校諸多老師的關注。

他們甚至想讓他代表學校,給學生樹立一個新的榜樣。

“我憑什麼要當榜樣!”

十八九歲的少年,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

對於由影帝光環帶來的種種關懷好處,並沒有覺得是一種光榮,反而覺得是負擔。

叛逆的他,並不想做這個榜樣。

老師和學生的過度關注,在無形之中,給了他許多的壓力。

越想要做好,就越做得不好。

在這種壓力下,他的表演也沒有了之前如同一張白紙,什麼都不懂那樣自然。

於是乎,“夏雨也就那樣”、“夏雨根本不會演戲!”的風聲也隨之傳了出來。

唾沫星子沒什麼重量,但也足夠淹死一個人。

在剛進中戲的那很長一段時間裡。

他過得併沒有那麼快樂,甚至因為這些不快樂,在大二的時候,他一度產生了想要退學的想法。

把作為演員成名和入校這一段經歷用攀岩來比喻。

他說:“除非你選擇不當演員,如果你選擇當演員,其結果就是這樣的,既然是這樣了,那就好好欣賞山上的風景。”

人想開了,心態也就好了,做什麼都順了。

大二還被質疑不會演戲的他,到了大三,成為了學校的優等生。

學業上紅紅火火。

感情上……他也將這個事提上了日程,對比他小一屆的師妹袁泉展開了追求。

三、

“她的眼睛就是在看我!”

說起他和袁泉的緣分,那純粹出於一個美麗的誤會。

兩人第一次相遇的時候,是在操場上。

袁泉剛洗完澡出來往宿舍的方向走,而夏雨,正在操場上看籃球比賽。

偶然抬眼間,他就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孩迎面向他走來。

然後自以為二人目光對視了,於是對人一見鍾情了。

為了追求袁泉,作為學長的他可是主動,經常拉著同學一塊約著人出去玩。

不過得到的,很多都是拒絕。十次有八次是拒絕的。

但他並沒有放棄,還在堅持著。

大概是老天爺也看不下去了,給他製造了機會。

在他約著人去長城看花燈,準備告白時,給下了一場雨。

兩個不愛說話的人就在長城上這麼待著,相顧無言。

總要找點事情做的,不然這也太尷尬了。

延伸閱讀  《醜女無敵》14年,男主改名難改運,女主無戲拍,男配成一線

於是他說:“咱倆也甭泰坦尼克號了,咱們等雨停了再走吧。”說完他就開始放音樂,人還有點會,放了一首曖昧的情歌……

這一次之後,兩人就這麼走到了一起。那一年,他們才二十出頭。

少年人的戀愛,總是這麼純真又質樸。沒有轟轟烈烈,但是也讓人心動。

在追愛的同時,夏雨並沒有忘記自己的事業。

1998年,他同胡安合作劇情片《西洋鏡》,在片子裡扮演攝影師劉京倫,並通過這個角色,獲得了第13屆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的提名。

1999年,同袁泉戀愛的這一年,他和周迅、朴樹一起出演了《那時花開》。

世紀之交的夏雨,算得上是公認的一線演員。

每年都有作品產出,大部分的作品在豆瓣評分7分以上,在各大電影節里大放異彩。

金雞獎、金像獎……都是他作品的囊中之物。

電影上成就如此,電視劇上他的表現也不差。

《我們的80年代》《北風那個吹》《我的法蘭西歲月》等等,都是家喻戶曉的高質量作品。

電影電視雙開花,按道理來說,夏雨的發展應該極為不錯才對。

可是到今天,他的人氣和抗票房能力,已經不比後來的黃渤、王寶強、吳京,甚至連新生代的沈騰、鄧超都比不過,呈弱勢姿態。

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

或許,這巨大的變故,要從一個人開始說起。

那就是被譽稱為國內第一經紀人的王京花!

四、

從1991年開始踏入這一行。

她眼光獨到,捧紅了不少的明星。

爺圈天花板的陳道明,還有李冰冰、梅婷、袁詠儀……再到三料影帝的夏雨,都曾經是她手下的人。

一個再優秀的藝人,沒有平台給你展示,那麼也無濟於事。

夏雨就是如此。

2005年,王京花和華誼的五年經紀約到了頭。

她不想再續約了,想自己成立公司,出來單幹!

王牌經紀人出走?這對於華誼來說,無疑是一個大損失。

雙方還在僵持著呢。

夏雨率先出來站了隊,表示:“公司的大部分藝人都是和王姐籤的,她在大家的心目中很有地位和威望,她說的話很有分量,我們都願意跟隨她。”

在公司那幾年,王京花的手段很得人心,夏雨非常信任她。

她要離開,人也紛紛的跟她走了。除了他,還有梅婷、袁詠儀、胡軍等……

一個將領,手上得有兵啊。

她手裡簽下的明星,就是她的兵,有了藝人的支持,王京花的公司很快就做起來了。

“大片路線、大經紀、豪華經紀概念”是她公司的理念。

然而,這麼響亮的名頭,後勁卻不怎麼足。

2008年,一部大牌雲集的電影《赤壁》成了爛片代表,評分只有5.5。

但王京花並沒有因此放棄她的國際化路線。

緊接著,她又用4.5億港元,收購了香港嘉禾電影公司,把橙天娛樂打造成了內地第一家上市的娛樂公司。

大製作很現實的一個前提就是錢!

公司所出的每一部電影都走那種大牌的路子,耗資上億,然而風格卻和國人的喜好截然不同,不受觀眾喜愛,連成本都回不了。

在這種情況下,許多藝人出於對自身發展的考慮,紛紛出走,和王京花解了約。

可是夏雨沒有,他仍然選擇繼續追隨著她!

2010年,因為公司的持續發展後勁不足,橙天娛樂內部自己起了內訌。

公司把作為副總的王京花給告到了法院。

一場官司下來,王京花再次出走,離開了橙天娛樂。

夏雨又一次面臨了選擇,但是他沒有經過太多的猶豫,還是毅然決然又跟著王京花走了。

都說人不能忘本,得要有情義。

不過有時候太過重情義也未必是好事,尤其是在職場上。

延伸閱讀  2021年值得看的五部電影,部部好評如潮,尤其是最後一部!

他第一次跟王京花出走,資源便下滑了。

2005年的電影《獨自等待》後。

他在電影上的資源是一落千丈,除了和袁泉兩人聯袂主演的愛情片《上海倫巴》在第13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裡獲得了最受歡迎男演員外,其它僅有的兩部電影《面紗》和《棒子老虎雞》都顆粒無收。

逼得他不得不將事業重心放到了電視劇上。

可是《我們的80年代》《北風那個吹》才剛獲得成績,算是奠定了他從電影轉型到電視劇上的地位時,王京花又出事了。

他二次站隊,選擇跟人走。

這一次,資源可以說是斷崖式下滑。

在電視劇上沒有什麼再有影響力的作品播出也就算了。

在電影上,這個曾經他引以為傲的領域,也什麼都沒了!

他在各個不出名的電影裡打醬油,演一些平凡的人物。

到2015年的動作懸疑電影《鬼吹燈之尋龍訣》。

他的番位,比不上黃渤陳坤便罷,甚至都要排在Angelababy楊穎之後。

這個時代,發展就是這麼快。

新人一部又一部作品的播出,獲得市場認可。

就是沈騰,都在這一年,以36歲的年齡出演高中生,大器晚成,成為了新的電影票房保障。

而他,卻在同樣的年齡,沒有作品再接上他過去的輝煌,淪為他人的背景板。

2022年。

在徐崢監製的體育題材電影《我心飛揚》裡,他又再一次為流量偶像孟美岐作配,這部電影評分不高也便罷,票房也不高,累積僅獲得了628萬的票房數據。

上座率為百分之一。

連僅1.6億票房的動畫電影《喜洋洋與灰太狼之筐出未來》都比不上,更別說是9.6億的《熊出沒之重返地球》了。

對方僅用9天的時間,就吊打了《我心飛揚》的票房,把這部電影,以碾壓的姿態放在地板上摩擦。

曾經的影帝,新作品不僅為人作配,票房還連兒童電影都比不過。

現在,提起電影明星,大眾會想起黃渤、想起王寶強、想起吳京、沈騰,甚至郭敬明的《小時代》系列都在時代的條件下實現了口碑的逆風翻盤。

校友小陶虹也不僅只有過去的光環,每一次出現在熒幕,都能引起不少的話題討論。

妻子袁泉,雖然低調,但在電視上,卻是成為了觀眾約定俗成最喜愛的女演員之一。

大家對她並不陌生。

只有夏雨。

過去輝煌不再,現在好作品不引關注,爛片還盛行。

看到這裡,實在不得不為夏雨唏噓。

人生很長,可是決定一生的節點就那麼幾次。

有時候錯了,大概就真的錯過了。

夏雨,只能說是可惜了一個好演員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