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O新出品的人物傳記劇集《茱麗亞》,你看過嗎?


(本篇文章共2416字,閱讀時間約4分鐘)

“五一”形同虛設的長假,繼續“軟隔離”中,略略放下原本的工作狀態,追劇。此次追的是HBO新出品的人物傳記劇集《茱麗亞》。她全名為:茱莉亞·查爾德。

她是誰?這是位美國人,上世紀60年代,她開創了美國歷史上第一檔美食電視節目——《The French Chef》,以爽朗的天性和獨一無二的顫抖嗓音,她告訴美國家庭“高大上”的法國菜不是高不可攀的,任何人都能很隨意地做出幾道法國菜。

在此劇集之前,曾經有部電影《朱麗和茱麗亞》,茱莉亞·查爾德作為重要的背景人物出現。著名的梅里爾斯特里普扮演了電影中的她。該部電影講述紐約一位銀行小職員,在閱讀茱麗亞《Mastering The Art Of French Cooking》這本書後,為緩解與釋放工作中的疲憊,每天下班後,根據書中的菜譜學做法國菜,並將全過程記錄下來發布至個人博客,未曾想到,博客受到讀者追捧,最後,集結成書,人生就此改變。電影中現實和過去交替閃回,一端是朱麗學做菜並每天認真寫博客,另一端則是茱麗亞在法國學做法國菜並寫書,最後幾經周折完成出版。這是兩代女性通過“做菜”實現對話與交流,並自我成長的故事。

延伸閱讀  金雞女配《心居》出演無名老太,84歲高齡依然活躍在各大影視劇中

與電影不同,新劇集完全是圍繞茱莉亞·查爾德的個人史展開。茱麗亞丈夫是位外交官,丈夫在法國駐任期間,隨同而去的她迷上了法國美食,於是就到藍帶廚師學校學習,天賦加努力,也掌握了法國菜的精髓。丈夫結束外交官職業生涯後,兩人從歐洲回國定居波士頓。 HBO新劇集從此展開,茱麗亞學做菜和寫書並獲得出版的過程,在劇中以幾個鏡頭帶過。

波士頓公共電視台的一位年輕編導,因讀過茱麗亞此前出版的美食書,邀請其到該台的一檔讀書節目擔任嘉賓,茱麗亞在這檔高品位的讀書節目中,先為主持人和編導做了一道簡單的法式炒蛋,並邀請現場工作人員品嚐,獲得滿堂彩。年輕編導的創意勃發,遊說BOSS,為茱麗亞開設一個專門教人做法國菜的節目,就是把茱麗亞的家庭廚房搬到電視上。此時間為1963年。

這檔原本並不被特別看好的電視節目《The French Chef》,運行了一季後,大獲成功,微胖、愛吃、愛笑、寬厚卻執著的茱麗亞通過電視變得家喻戶曉,成為美國人的家庭廚藝指導師。

除了茱麗亞個人的能力和特質外,在那個特定的時間點,必須要承認的是,是電視機在美國的普及將茱麗亞的影響力傳至了萬千家庭。就在茱麗亞獲得廣泛知名度之前的兩年,1961年,美國發生了一件影響甚遠、改變了美國的歷史進程的重要事件:時任肯尼迪總統遇刺事件,由電視新聞傳遍了美國,其中彈的畫面,以及第一夫人杰奎琳的表情,成為許多美國人一生中的重要記憶,難以抹去。而肯尼迪的成功當選,與電視的普及也有較大的關係。 “富二代”、“官二代”疊加的肯尼迪在形像上遠勝競爭對手尼克松。美國人第一次通過電視“看”到了未來的總統。

由上觀之,傳播方式或傳播手段,不僅改變了茱麗亞的人生軌跡,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或改變了歷史的進程。

延伸閱讀  當年,一位女孩含情脈脈的對陳冠希說:我出2000萬片酬,你跟我拍一部愛情片咋樣?

在電視傳播之前,作為大眾傳播的是報紙和廣播。報紙的礎是印刷術,廣播依托是無線電技術,傳播和接收的是聲音。廣播在“二戰”期間,發揮了相當的作用。反法西斯盟國與法西斯軸心國的領導人經常發表廣播講話。在英國,當今英女王的父親喬治六世,曾以廣播演講敦促他的人民堅定抗擊德國的立場,這段歷史在電影《國王的演講》一片中有精彩的呈現。此後,他的首相丘吉爾也常常通過廣播向全英上下表達反法西斯的決心以及必勝的信念。

盟國的主導國美國的時任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更是充分利用廣播,於1933年首次當選後,即開啟了著名的“爐邊講話”。在日本偷襲珍珠港後的第二天,1941年12月9日,羅斯福在第十四次“爐邊談話”中指出:“在強盜行徑暢行的世界裡,就談不上什麼家國——或者任何個人的安全。”傳播學者研究指出:如果羅斯福生活在電視時代,可能很難三連任,因為羅斯福的身體並不健全。但廣播裡,傳達的是聲音、被感知的也是聲音。

廣播之後興起的電視,同樣也是無線電技術,傳播的是影像。而今,距茱麗亞·查爾德開設美食電視節目,已經過去了六十年。近二十年,伴隨著信息技術發展,人類社會傳播的形態和方式,以及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先是互聯網化,然後是移動化、智能化、算法化。如,超越當年的茱麗亞·查爾德,火遍全球傳播中國美食和農耕文化的李子柒,在油管上的訂閱用戶達到創紀錄的1410萬。如果沒有國際互聯網這一聯通全球的傳播路徑和智能應用APP,李子柒或許只能繼續是四川姑娘李佳佳。

與此同時,報導和傳播的權力不再為媒體壟斷,只要願意,我們每個人都是傳播者。上海“疫情管控全城靜態管理”下的信息和故事的傳播,就是由一個個普普通通的上海人所成就的。

同時期,除上海“全城靜態管理”這一舉世矚目的事件外,還有一場殘酷的戰爭,到今天已持續了72天,眾多無辜生命的死亡令人揪心。

在此次戰爭傳播上,俄烏戰爭的動態信息,以與過去完全不同的方式,傳達到世界各地。在這場戰爭中,我們沒有看到二十年前美國攻打伊拉克時鳳凰衛視閭丘露微式的戰地記者。因為,信息傳播,已完成移動化、實時化以及去中心化或去機構化。信息和新聞事件的發布者可能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或俄羅斯總統普金,或是烏俄兩國參戰人員,或是俄烏兩國的平民,當然媒體記者也不曾缺席。最為特別的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雖處於紛飛戰火之中,他的聲音和影像,借助全球性的社交媒體平台,如推特、油管、微博等,實現了全球範圍內最大化的傳播,他代表烏克蘭人民發出了保家衛國的最強音,並展現他與他的人民不屈的姿態!

近百年來,傳播方式變更的背後,從報紙,到廣播、到電視、再至互聯網化、移動化的實時圖文視頻呈現,當然科技的力量在推動。但需要指出的是,技術的應用可能只是一個應用,是中立的是不帶感情的,但在傳播中,任何的表達,或其所附載的表達,能獲得人心的,還是歸於表達本身。

如果茱麗亞·查爾德的表達與呈現,是冷冰冰的,而非熱情的、溫暖的,電視再普及,她也無法獲得千千萬萬美國人的喜愛。中國姑娘李子柒的傳播故事也一樣。同樣的,二戰時間,喬治六世國王、丘吉爾、羅斯福以及其它所有反法西斯的演講或談話,如果他們傳播的聲音與內容是非正義的,也不可能被真正地聽到,並廣為流傳乃至永為流傳。這也適用於正在領導他的國家和人民抗擊俄羅斯入侵的澤連斯基!

(本文為作者投稿,不代表科聞社立場)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