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之子——杜大江 用畫作讚美大好河山


三峽之子——杜大江 用畫作讚美大好河山

2021-01-13 人民文旅城鄉中心

杜大江,周韶華先生的入室弟子。生於長江西陵峽畔的杜大江,對三峽有著與生俱來的深情,他筆下的三峽有一種粗獷、野性的美。而曾在新疆服役五年的杜大江,邊疆的雄闊和天山的豪邁同樣沉澱成他的藝術語言。杜大江的山水畫作個性鮮明,尤其突出一個「大」字,力求給人以視覺衝擊力,中國山水畫藝術網編輯如是說。

杜大江簡歷

1966年出生,湖北秭歸人,現居北京。1989年拜周韶華先生爲師,爲入室弟子。1992年在宜昌舉辦首次個人畫展,2004年結業於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人文學院,2007年至2009年就讀於中國國家畫院周韶華藝術工作室山水畫精英班。中國長城書畫院畫家,中國少數民族美術促進會會員,塞上畫派藝術研究會副會長。近年曾在北京、威海、銀川、廣州、蘭州、包頭等地舉辦個人畫展或聯展。出版畫集多部;人民日報、美術報、北京晨報、新京報、新華網、人民網等媒體有專版介紹。

周韶華先生心裡的杜大江

杜大江出生在長江三峽,他的家鄉到處都是山山水水,山水對他的耳濡目染,可以不假思索的進入畫面。生活的薰陶,正是這個資源倉庫和藝術氣場造就了杜大江。所以他筆下的大江大河以及西部山水,畫起來非常熟練,大氣磅礴,渾厚華滋,氣勢貫通如虹。他的畫有可游可居的詩意,更具史詩般豪情和磅礴氣象。他這些年主要是畫寫意重彩,另外就是用水墨來畫黃河。

杜大江的寫意重彩畫,精研傳統以求色彩的單純和空靈,力求重彩和筆墨相得益彰。他吸收油畫、版畫以及民間藝術和敦煌壁畫的養分,兼以書法的寫意筆觸,有機的融爲一體。他把山水當作人體來畫,那筆墨就就如人的骨架,色彩也如人的皮肉,而意境則是人的血脈靈魂。

黃河,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杜大江數次沿黃河寫生,收集素材,體驗生活,用水墨大寫意畫黃河水。這水似東方巨龍奔騰不息。所有這些有關黃河的語言符號與視覺圖像,都如解衣磅礡,氣勢如虹之作。他把大山大河作爲中華民族的龍骨和大血脈來畫的,追求超越時空,出神入化的大境界。有詩讚曰:

大山大河是汝本,

人文精神是汝源;

天地同和高境界,

大象通道得自然。

這是我對杜大江的基本看法。我們中國畫現在面臨的一個很大問題就是很多人脫離現實,脫離生活,抄自己,抄古人,抄同代人;都是在不斷的重複,跟我們國家正在崛起,與我們在世界上的地位是不相匹配的。

我相信杜大江還會繼續在生活中挖掘,在上下五千年的大傳統中汲取養分,豐富自己的文化學養,期待他能成就宏業,前程無限。                 

周韶華

2012年4月9日

杜大江如何解讀西部山川

十多年前,”三峽畫派”在山水畫界發出了頗大的聲響。其陣容主要是一批川籍畫家,老中青皆有。後,三峽大壩開工,因感於三峽之偉觀或不復存在,沿長江省市的一批畫家又來了一次集體秀,聯筆繪就三峽長卷。此長卷我沒能得睹全貌,僅從美術雜誌上窺得一些局部估計該是全卷的精華所在以水墨淺絳爲之,確也筆精墨妙,意境亦如彼時國人對三峽工程之期待,熱切而喧騰。固然,以三峽爲題材有多重意境可堪表達,比如酈道元在<水經注>“三峽”篇中所感慨的,又比如偉觀不再有的嘆惋。只是,三峽是否就總是那麼水墨暈章到永遠呢?

在筆者所看過的畫三峽作品中,只有張大千先生的”巫峽清秋”、馮建吳先生的”三峽星移影動搖”、段七丁先生的”巫峽夕照”能在記憶的顯示器中時時浮現,其它的,則有如神女峯上的雲雨,風過即散。噫,是否我的眼水太過刁鑽耶?

但,這種情況,在2007年的秋天發生了改變。改變源於杜大江的畫面。

畫三峽山水的太多,之所以不能予人印象,在我看來,原因有四。

其一,大都盯著夔門著意,結果成了地理標誌。其二,文人的病態筆墨與三峽山川不稱。其三,僅取巧於單一的筆墨,故作品基本上千人一面。其四,對三峽”元神”的體會浮光掠影。

而有這麼一個人,在上述四個方面,或有意或無意,甚或鬼使神差,都被他一一避開,然後,呈現於他筆端的,就是讓人耳目一新的別開生面。這個人就是杜大江。

大江家宜昌,生於斯,長於斯。喝長江水,沐三峽風。高中畢業,從戎朔邊。在天山腳下五年,能守持本真心性,敏於自然而鈍於城府。是故,三峽山川之”元神”在其畫中得以天然呈露別人需”心齋””坐忘”的磨鍊工夫,而大江卻似與生俱來。

約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也是夤緣,周韶華先生就對其青眼有加。大江甫一開筆,就得到周先生的鼓勵與點撥。所以大江的筆墨絕沒有文人畫的因襲和孱弱情感上直接來自於大自然對畫家心靈的撞擊,精神上是對漢唐雄魂的遙遠呼應,筆墨手法也是應景而施。

杜大江的三峽山水畫在形式感上有兩大特點。其一是半鳥瞰式的視角取景,故予人多鐵壁矗立般的視覺震撼,同時又不乏閎深的層次感。其二是畫的用色。此前看過了太多的純水墨或淺絳的三峽山水畫,所以對重彩設色的三峽自然就印象深刻。大千先生一脈的青綠重彩山水,畫面整飭而呈平面裝飾性,在底色上施以三、五遍青綠,然後勾勒、敷金即成,極富廟堂氣象。杜大江的三峽山水則不然。他也有很多青綠色調的作品,但因不施底色而顯得更爲鮮艷。傳統青綠因其用色的程序而使畫面時時微憾於概念化,而杜大江則是因景賦色沒有公式化的束縛而使畫面富於樸野的美感。也因乎此,觀杜大江的山水畫作品,有時頗有”直超如來境”之感。

邊塞五年,天山的雄闊與豪邁同樣潛在地模塑了杜大江的胸次。畫天山的畫家與作品也不少。老、中年一類畫家,尤其開移天山入畫面之先聲的畫家們,其畫多以傳統筆墨表現之,遺憾的是能將傳統功夫幻化出新意的不多。而沒有傳統負累的杜大江,則將觀察自然所得的感受,直接轉換爲畫面構成所需的線與皴、點,筆墨雖欠蘊籍之婉厚,卻讓觀者更直接地感受到情感的搏動,同時有一股鮮活之氣撲面而來。杜大江明白,文人畫已有的筆墨程式,不論是在三峽還是天山面前,都只能處於失語的境地。

然塞翁失馬非禍而得馬亦非福。傳統之於今天的中國畫家意義亦復在此。杜大江沒有在臨摹傳統筆墨中耗費太多光陰,從而少了幾分羈束,無疑有其積極的一面,一個畫家又當如何去彌補或曰克服那非積極的因素呢?這就是一個因人而異、言人人殊的問題了。就杜大江而言,其畫面陽剛偉壯、大氣磅礴, 然則似乎缺少了那麼一點柔婉。大江還年輕,相信這一點會隨著歲月的積累得到彌補。我與大江在08初夏,於北京同外一個畫室,朝夕晤對,感覺大江的生活似顯過於純淨,這是否不利於對人情世態的豐厚了解?大千世界,不僅有陽剛外在對視覺的感動,還應該有蘊籍深沉的柔情觸摸,這樣才是一個立體的世界,而這樣構成的意境方趨於完整和美麗!

作爲周韶華先生的弟子,當我們驚嘆於先生作畫時那種”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莊子.養生主》)的境界時,是否想過,以我等的功力和閱歷,能揮灑出先生那”以一馭萬”、簡約卻不簡單的筆墨來嗎?是故,學先生應如學傳統那樣,重在領會其精神。簡括之,那就是重通感而不失毫微,深識見而廣閱歷。大江追隨周先生日久,對此有很深的體悟。假以時日,大江之成就當更見卓然。

作爲朋友,我要感謝大江,他的作品給我以不與人同之”山水美”感受;也是作爲朋友,我寫出了對大江的意見和建議。當否,大江兄斟酌之。

譚智勇

2009春仲於”別有洞天”

杜大江部分作品展

長江源
山之祖,水之源
金秋崑崙
大巴山
金沙江
金沙江大峽谷
高峽急流
夢回香溪
匯流
三峽本粗獷
神農架
朝辭白帝彩雲間
三峽橘紅
大三峽
黃柏河源頭
河夢
九畹溪尋緣
九畹溪
神農溪谷
壯哉西陵峽
金三峽
三峽神韻
江南水鄉
金風萬籟
海岸線
聽濤

圖文來源於網絡,若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