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河風流第6集:官印被盜楊春早替黃子榮出頭


黃子榮想收回閘權,吳興安分析說,查老三可能不會輕易還回閘權,不過這件事是侯立在位時干的,理應由他去和查老三說。侯立人去找查老三,他一聽說這是黃子榮吩咐的,查老三對黃子榮便恨了起來,第二天吳興安慌張地進來告訴黃子榮說官印被盜了。侯立人是警察局局長,負責此次盜竊官印案,他說官印可能和河上飛、以及牛震山有關,當然也有可能和船幫有關,畢竟此前不久,黃子榮剛收回閘權,斷了船幫的財路。

夜裡,有兩個黑衣人在街上貼滿了告示,告示上寫著大戰馬上來臨,而且上面蓋著縣公署大印。黃子楷趕緊回來告知,黃子榮立即上街安撫老百姓,聲稱官印被盜,以後一切公文皆以他黃子榮的私印為準。後來查老三親自登門,奉上匕首,楊春早認為查老三既然敢奉上匕首,肯定是理直氣壯,說明官印不是他偷的,那就可能是飛魚島或者雞冠山幹的。鄧秋香讓他不要摻和此事,但楊春早這次鐵了心要幫黃子榮。

都督只給了黃子榮十天的期限,把官印被盜一事查清。鄧秋香慌慌張張來找黃子榮說楊春早不見了,果不其然,楊春早跑到了飛魚島。吳興安找了一圈濟寧城,均不見楊春早的人影。楊春早在飛魚島與河上飛談了半天,無果後又去了雞冠山。牛震山表示官印不在這裡,他像是侮辱人似的,往地上丟了一枚銅板,楊春早自然知道他是在侮辱自己,他把銅板放回桌子上。牛震山拿出手榴彈想嚇唬楊春早,反被楊春早拿著手榴彈威脅。

楊春早在兩個土匪窩轉了一圈,啥都沒發現。一片雲上雞冠山找牛震山,使用激將法,激得牛震山還真的拿出了官印。牛震山也看出來一片雲喜歡上了黃子榮,他放話說,這官印就在他的手裡,要是黃子榮有本事,就過來拿官印,要是沒本事,就等著丟官進大牢。後來一片雲出飛魚島上濟寧,她告訴黃子榮說,官印是被牛震山盜取的。黃子榮問她為何幫自己,一片雲撒謊說自己是報上次他替自己解圍的恩。

延伸閱讀  每一個你口中的“太絕了”,造就了總檯秋晚出圈的必然

黃子榮想私印官印,楊春早說他糊塗。黃子榮拿出銀票,然後在他耳邊耳語幾句,楊春早改變態度,收下了銀票。雲芳在宋魯生面前說黃子榮的風涼話,宋魯生是看好黃子榮的,所以聽不得云芳這些話。雲芳順勢提醒他,要是真為了黃子榮好,不如想個辦法幫黃子榮把官印找回來。雲芳的話提點了宋魯生,他拿起筆用左手寫字條,將字條丟進了黃家。黃子榮把這張字條去給楊春早辨認,楊春早根本認不出。

不過黃子榮看得出來寫這字條的人是為了幫他,不然也不會在布條裡包了一個鴨蛋,避免誤傷人。省裡派方特派員來到濟寧,黃子榮把侯立人叫過去,侯立人隨口問了一句為什麼不是鄭三民來濟寧,方特派員就說侯立人眼中沒有自己,聽得侯立人心裡發怵。回家立刻拿了珍貴的珠子去送給方特派員,方特派員對他的態度也立刻轉好。侯立人也問起方特派員,該如何處理官印被盜案。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