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餘年》原著最巔峰八大戰鬥,巴雷特狙殺燕小乙登頂


NO8、四大高手背刺秦業

秦業,南慶軍方元老,九品上高手。如果單論近身格鬥能力,秦業是整個南慶僅次於洪四庠的存在。

為了刺殺這個頂尖高手,範閒跟慶帝幾乎用盡了所有的陰謀詭計,做了最周密的部署,依舊險些翻車。

秦業參與長公主太子二皇子叛亂一事,慶帝雖然沒有預期,但他卻比任何人都滿心歡喜。因為秦業造反意味著可以光明正大的除掉他,除掉這個當年京都葉輕眉血案的唯一知情人。

慶帝在去大東山祭天之前,安排京都守備司令葉重,以及大內侍衛副統領宮典參加長公主叛亂,成為秦業身邊的無間道。

再大義凌然的安排範閒回京都平叛,並且帶回自己在大東山被三大宗師包餃子必死無疑,讓叛軍放鬆警惕,也讓秦業堅定的扶持太子登基,那樣才能換來秦家的數十年平穩。

範閒帶著監察院精銳,派遣荊戈率領五百黑騎跟叛軍廝殺,大皇子則帶著禁軍做後援。

黑騎把秦家精銳,以及京都守備軍殺得稀里嘩啦,秦業的寶貝兒子秦恆也被荊戈刺死,再加上範閒在那邊一直用語言挑釁,導致秦老爺子的憤怒值到了頂點,所有集中力都放在了黑騎和範閒身上。

這時候宮典突然出手,將自己八品巔峰的真氣凝聚到直刀上,砍向了秦業的脖子。雖然偷襲得很突然,秦業有些措手不及,但八品巔峰跟九品上的差距還是太大,所有秦業用手捏住了宮典的刀,代價只是虎口流了點血,只要他運起真氣反擊,宮典就會被反殺。

可沒等秦業反擊,旁邊的葉重一刀砍在秦業腰腹上,現場三股真氣撞擊的力量,把三人的坐騎直接震死。秦業雖然可以擋住八品巔峰的宮典,但面對九品上的葉重,身體很誠實的受了重傷。

之後就是三人的角力時間,秦業想先秒了宮典,再掉頭收拾葉重,於是將大部分真氣打給了宮典。宮典則是跟蟑螂一樣,一邊吐著血霧,一邊死死纏著秦業的一條胳膊,這邊的葉重則運起葉家大劈棺,不斷的對著秦業的傷口重擊。秦業也不吃虧,一邊挨打一邊轉手打碎了葉重的左肩。

這時候範閒把自己綁在攻城弩上,從天而降的來到三人身前,一記大魏天子劍將秦業穿了個透心涼。穿透了還不夠,範閒運起九品上的霸道真氣,將秦業帶著身邊的葉重宮典一起,朝著身後的宮牆飛去,巨大的衝力連續撞壞了三堵宮牆。

就這麼一通折騰,秦業還沒死,而且老頭彷彿還要爆發最後的真氣,把範閒葉重三人一起帶走。結果在第四堵宮牆上,突然伸出一把劍尖,這把劍尖探出只有四寸,但準確無誤的刺中了秦業的練門,直接帶走了秦老爺子。

而刺完這一劍之後,那個神秘人也沒了。當然即使他不露面,範閒也知道這是影子乾的,也只有他能夠在四人纏鬥的亂局中,精準刺中其中一個的要害。

這場戰斗等於是三個九品上+一個八品巔峰,一起拿下了一個九品上,秦業雖死猶榮。

NO7、影子大戰四顧劍

影子挑戰的四顧劍,是油盡燈枯,已經只剩最後一口真氣的四顧劍。

但這個四顧劍仍然是大宗師,如果九品上的影子巔峰戰鬥力有99,那麼油盡燈枯的大宗師也有999+。

這個十倍以上的差距,只能靠影子用自己的意志,以及範閒的配合來彌補。

在影子出手前,四顧劍已經用他的劍氣殺死了所有城主府的人,真氣消耗了不少。而范閒在四顧劍背後扶著輪椅,用霸道真氣壓制著四顧劍的周圍,為影子製造最佳的出手機會。

而影子則放棄了自己最擅長的暗殺,選擇了現身在兄長四顧劍面前,他要堂堂正正的用自己畢生的修為,將所有一切賭在風雷一劍上,不給自己留餘地,也不給自己留後路。

這一劍蓄勢了二十年,影子超越了自己的境界,突破了九品上的界限。跟懸空寺刺殺大宗師慶帝時不一樣,那一劍失敗後影子可以輕鬆逃走。但這一劍之後,要么自己大仇得報,要么死在兄長手上。

影子當時發出的真氣,讓范閒這個九品上強者都動彈不得,如果影子刺殺的目標是他,估計範閒當場就GG了。

可四顧劍不一樣,大宗師迎著前方凌厲的殺氣,背後霸道至極的真氣壓制,仍然輕描淡寫的用兩指夾住了影子的風雷一劍,而且在劍尖進入自己身體兩寸的時候,止住了劍勢並斷成兩截,四顧劍順勢用殺氣反擊並重創了影子。

但這已經是九品上對大宗師最完美的一次挑戰了,在這一刻,影子可以自豪的表示,咱是大宗師下真正第一人。

NO6、五竹大戰布衣宗師

延伸閱讀  慶餘年三皇子是誰?三皇子在劇中是什麼形象?

布衣宗師,南疆連環殺人魔,真實身份是神廟使者,任務是追殺五竹和葉輕眉的後人。但因為腦子有點不好使,或者說神廟電腦的能量已經無法遠程操控他,所以布衣宗師一直在迷路,而且總跟五竹擦肩而過。

後來陳萍萍跟五竹聯手,通過監察院八處的各種炒作,把範閒的英雄事蹟傳到了南方,也被布衣宗師知道。然後布衣宗師北上來到範府刺殺範閒,被等在這裡的五竹攔截。

兩個神廟使者,同為高科技仿生機器人,同樣的作戰方式,幾乎同樣的性能。唯一能夠瞬間分出勝負的因素,就是兩人誰更快更準。

布衣宗師穿著粗布衣服,還扎著髮髻,腳下還有一雙草鞋,武器是一柄直刀。

五竹則是穿著緊身衣,解開了髮髻,光著腳,武器是鐵釬。

兩人站位上,五竹因為提前有準備,所以站在了順風口,而且穿著裝備也是空氣阻力最小的,所以在戰鬥開始後,一瞬間就結束了。

五竹刺中了布衣宗師的要害,布衣宗師重傷了五竹。

布衣宗師變成屍體,被慶帝運回慶廟燒了。五竹重傷跑去大東山做馬殺雞,臨走前威脅陳萍萍“範閒死慶國亡。”

NO5、範若若大狙射爆慶帝

範若若用巴雷特狙擊慶帝,絕對是全作中最經典的一幕。

現代熱兵器對古代武學大宗師,如何用機械性能碾壓超人的感知能力,在這個課題上,範若若做到了極致。

因為三任巴雷特使用者中,葉輕眉跟範閒都是自學成才,或者說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他們可以輕鬆上手現代兵器。

只有範若若不一樣,古代人對於巴雷特的機械原理一無所知,而教範若若用巴雷特的五竹,他連子彈是什麼都不知道。五竹只是通過電腦分析出了巴雷特的結構,破解了基礎使用方式。

而五竹對范若若傳授的,其實是將神廟使者的戰斗方式,融合到巴雷特上的結果。如何判斷子彈的運行軌跡跟落點,如何逼迫對方往你預想的方向躲避。而在對方還沒躲避之前,提前就發出第二槍,讓子彈跟對方同時到達你預判的落點。

範若若給慶帝送上的就是這麼一套精準無誤的套餐,摘星樓所在的位置,剛好是巴雷特的最遠殺傷距離。在這個距離上,慶帝的大宗師感知能力捕捉不到範若若,但巴雷特的超音速優勢也難以發揮。慶帝可以提前聽到子彈的軌跡,並且憑著超人的動作躲開第一發。

但慶帝對於巴雷特的恐懼加持下,他的心態必定被這一擊徹底擊潰,接下來會進入空前的恐懼之中。這時候只要範若若按照五竹的教學,精準射出第二擊,慶帝在他落腳的地方必然被一發入魂。

於是慶帝驚魂未發的躲開第一發子彈,並且用大宗師感知能力到處找槍手時,第二發子彈完全無預兆的到了他面前。在這之前,這發子彈穿過了一個拿著精鋼大盾的護衛,然後精準的射到了慶帝藏在胸口的護心鏡上。

這面護心鏡,慶帝平時用弓箭練了幾十年,終歸還是起了點作用,至少慶帝沒有像那個武士一樣被貫穿。

NO4、範閒布衣單劍朝天子

陳萍萍死後,範閒徹底放棄了跟慶帝共存的可能性,他用自己所有的勢力作為賭注,以慶國即將大亂一場為要挾,讓慶帝跟他來了一場單挑。

範閒這時候已經集齊了天一道功法、四顧劍法、霸道功決、葉家大劈棺、五竹傳授的身法、費介的毒功,是天下屈指可數的頂級強者。

而慶帝則經過大東山一指度半湖,全力發出的王道一拳,外加王道真氣的副作用,衰老程度遠超當時的年齡,他的狀態降到了全盛的一半以下。

即便如此,這也是一場降維打擊。而且相比影子挑戰十倍於自己的四顧劍不同,慶帝當時的武力值,至少是范閒的五十倍以上。

範閒武裝到了牙齒,手持神器大魏天子劍,而且胸口還藏著鋼板,靴子裡有帶毒的暗器。

可慶帝就是赤手空拳,輕描淡寫就化解了範閒的所有進攻,而且還用威力打了三折的王道拳打中了範閒,瞬間分出了勝負。

作為主角一般都有爆發技,範閒在絕境關頭,將自己的霸道真氣凝聚到指尖,化為一把無形匕首,割破了慶帝脖子上的皮。可慶帝表示小意思,他用王道真氣纏繞在指尖,跟範閒的真氣匕首一碰,範閒立刻食指盡碎,徹底失去戰鬥力。

延伸閱讀  噁心!唱咖啡的背地裡“偷吃大蒜”?李雲迪不只是糊塗那麼簡單

然後王十三郎華麗登場,用大魏天子劍朝著慶帝發出凌厲一擊,雖然劃中了慶帝的胸口,但也只是傷到表皮,慶帝一反擊十三就報廢。海棠朵朵隨後跟上,用畢生修為纏住慶帝左手,而重傷的王十三郎配合海棠朵朵,制住了慶帝的右臂。

影子現身,用最精準的暗殺術,劃破了慶帝的大腿。本來應該是劃破腿動脈,讓慶帝大出血而死,可天下最強的四個九品上,對大宗師的戰績也就止步於此。

慶帝真氣爆發,王十三郎海棠朵朵影子一起被震飛,王十三郎手臂被王道真氣震成餃子餡,剩下就是逃命了。外邊接應的狼桃何道人,連嘗試跟慶帝交手都不敢,只能跟禁軍玩命,而且何道人還光榮犧牲。

假如範若若的巴雷特沒有及時救援,這一夥人就集體GG了。

NO3、五竹對慶帝

最後決戰中,五竹對慶帝的一戰,是全書最樸實無華,但又最驚心動魄的一戰。

兩個大宗師級高手,沒有任何武技,也沒有任何心理戰或者小花招,來了一場你一拳我一釬的消耗戰。

五竹由於屠滅了上萬禁軍,一條腿已經報廢,鐵釬也變了形,所以無法再使出神廟使者的日常招式,也就是通過精準計算然後一擊必殺。

他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力量跟速度,跟慶帝換血。

慶帝則將王道真氣催到最高境界,五竹站到他面前,就一拳把他打飛。五竹被慶帝打飛的同時,也能給慶帝一擊。

兩人就這麼來來回回十幾次,五竹被打得不成人形,最後倒在了慶帝面前。而慶帝臉被鐵釬抽爛,一條胳膊也被打到骨折,肚子上更是多了幾個血窟窿。

但慶帝終歸還站著,而且還有餘力收拾接下來的範閒跟範若若,所以還是陛下贏了。

NO2、大東山宗師戰

大東山的宗師決戰,是慶帝把畢生武學,以及陰謀詭計發揮到極致的一場戰鬥。

嚴格說這已經超越了武者戰鬥的範疇,屬於滅國級戰爭的等級了。

為了掩蓋大宗師身份,慶帝把洪四庠作為工具人,對外包裝成第四個大宗師,騙了全世界十幾年。

為了讓四大宗師齊聚大東山,慶帝暗中推動李雲睿的君山會,將葉流雲苦荷四顧劍湊到了一個聊天群裡。之後假意去大東山廢太子,把李雲睿逼到必須造反的境地,並且通過君山會發出了刺殺慶帝的指示。

為了掩蓋葉流雲的臥底身份,慶帝跟葉家一直演戲,製造了慶帝想要吞併葉家,葉家一直想要反慶帝的假象。而二皇子跟葉靈兒,都是這場戲裡的工具人。

為了讓四顧劍苦荷中套,慶帝把真氣灌入了洪四庠體內,讓老太監變成了偉岸無比的肌肉猛男,震住了葉流云四顧劍。順道蒙蔽了範閒,讓他把五竹留在自己身邊,製造了“除了五竹和洪四庠,自己再沒有可靠幫手”的假象。

在五竹表示中立後,戰鬥正式打響。被霸道真氣灌滿全身的洪四庠擋住了三大宗師的聯手一擊,走到了人生巔峰。

而四顧劍突然改變策略,把攻擊對象改為慶帝,葉流云不得不提前反水,跟四顧劍打在了一起。四顧劍面對葉流雲的背叛,怒氣和殺意到了頂點,將所有劍氣凝聚為驚天一劍,向著慶帝的方向撲去。葉流云不得不用身體擋住劍勢,並用兩記流雲散手暫時緩住了四顧劍的攻勢,但自己也深受重傷,如果沒有人幫手,葉流雲分分鐘就會領盒飯。

同一時間,苦荷向洪四庠發出了第二招,但慶帝這時候撤回了霸道真氣,洪四庠變成了一個軟氣球,被苦荷一掌拍成血霧。而發現中計的苦荷,立刻進入收縮態勢,他將天一道功法運行到極致,全身經脈充滿了天地能量,外加西洋法術的加持,變成了一個無堅不摧的絕對防禦體。

但慶帝並沒有攻擊,而是一指度半湖,將自己一半的霸道真氣注入苦荷經脈,苦荷變成了跟洪四庠一樣的氣球,活活被撐死。

幾乎同一時間,慶帝將另一半真氣纏繞在拳頭上,轟向了正在跟葉流雲焦灼的四顧劍,把四顧劍半扇身子打成血水。

而葉流雲則因為四顧劍的劍勢重創,跌出了大宗師境界。

慶帝這一戰,等於是一口氣消滅了三大宗師,敵人和自己人一鍋端,讓自己站在了人間武道的巔峰。

延伸閱讀  《慶餘年》原著主要人物結局,範閒成為地圖最大贏家

NO1、範閒巴雷特狙殺燕小乙

範閒這一生最強大的對手,肯定是大宗師慶帝。但能讓范閒離死亡最近的對手,那就只有燕小乙了。

剛開始夜闖皇宮,燕小乙的真氣箭就差點要了範閒的小命,以至於後來範閒一提到燕小乙就肝顫。

到了大東山一戰,燕小乙奉李雲叡之命誅殺範閒,於是進入了全書最讓人驚心動魄的狩獵大戲。

簡單來說,就是范閒逃命,燕小乙提著弓箭追捕。範閒積累了上百場戰鬥的經驗,配合五竹教導的鬼魅身法,可面對天下第一的感知能力和潛伏技巧,他還是只有單方面挨射的份兒。

後來範閒被逼到跳崖,落到自己的船上,取到了神道具黑箱子,組裝好了巴雷特。

按理說有了神器在手,大宗師也可以射死,範閒直接就贏麻了。而且燕小乙弓箭即使有真氣加持,最大射程也就三百米,跟巴雷特有效射程1000+比起來,完全是小兒科。

可對手是燕小乙的話,一切就不同了。

首先燕小乙弓箭的精準度,遠勝範閒的巴雷特,燕小乙可以運動戰射擊,也保持百分百命中率。但范閒只能定點射擊,而且還無法保證一發入魂。

其次燕小乙的潛伏能力遠勝範閒,範閒的光學望遠鏡很難捕捉到燕小乙的身形,只能用真氣感知到燕小乙慢慢逼近自己。

最後也是最恐怖的,燕小乙雖然不知道範閒拿著什麼武器,但他野獸一般的直覺,讓每次範閒在光學望遠鏡中瞄準到燕小乙時,他察覺到致命的危險,於是本能的隱藏身形,根本不給范閒開槍的機會。

到了絕境的範閒,只能爆發一把主角光環,用換命的方式求生。他站起來大喊燕小乙的名字,並舉起巴雷特直接瞄準。而燕小乙看見範閒現身,他為了追求一箭斃命的效果,也從草叢中站起來,用弓箭瞄準範閒心臟射擊。

燕小乙篤定範閒手上的武器,性能再強也超不過自己的真氣箭,而且無論那個武器速度多快,自己捕捉到其運行軌跡以後,都可以輕鬆躲開。而范閒則必定會被自己射死,這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結果燕小乙萬萬沒想到,世界上有比聲音還快的武器。等他感知到那個武器發射時,自己半截身子都沒了。而范閒也別燕小乙的真氣箭穿透,釘在了大石壁上。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