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抬頭》,電影在聲音的運用上,使觀眾產生代入感和抽離感


電影《不要抬頭》是一部黑色幽默風格的喜劇片,就是這樣一個看似荒誕的喜劇災難片其內核引發了觀眾的思考。喜劇的內核是悲劇,在喜劇外表下內核往往是反映當時的一種悲哀。其一,這部電影在主題立意上對美國社會的一種社會制度、一種權利的種種荒誕的作為進行了喜劇化戲劇化處理,電影很多畫面中具有衝突感來碰撞矛盾,深含一種反諷與批判。其二,在後期剪輯中蒙太奇的運用手法使衝突感更加強烈。

其三,聲音在本部影片的運用上,會使觀眾產生代入感引發思考。這部電影在隱喻運用、景別運用上前後照應,使主題立意深有諷刺意味。開頭用特寫展示了凱特的鼻環、眼線以及她在唱rap這些細節,隨即一個搖鏡頭展現了航天的一個辦公室形態,凱特的人物形象與航天事業這種衝突感產生。這引發觀眾的思考,而接下來隨著電影故事的發展,展現出來的白宮的將軍把免費零食收費、資本為了一己私利阻止航天計劃等等這些人物的衝突感產生。

電影用衝突感進行反諷,開頭的帶鼻環唱rap的航天工作者也為之後這些人物的反差做了鋪墊。相同衝突感的還有在電視台和演唱會發生的,電視台最開始娛樂至上各種娛樂新聞與荒誕之感,凱特和蘭教授在電視台的兩次的爆發就是相對矛盾與衝突感。在演唱會上歌手唱歌宣言抬起頭,有一種演唱會的娛樂性與宣揚抬起頭和解了。

凱特在電視台的爆發與蘭教授的隱忍到蘭教授也爆發,這與電視台和演唱會都有同樣反映當下的荒誕。凱特回到學校後被扮演盲人的官方抓,反映了官方的盲目。同樣對比的是在蘭教授他站在官方一方時上電視節目他化妝的畫面,反映了他失去了自己本來的面目。凱特和蘭教授兩個人被抓到車上套上頭套,景別運用一致,預示著二人又重新走上了志同道合路。

這所表達的也是電影的一個思考“抬起頭”與“不要抬頭”,更加諷刺了社會現狀的荒誕娛樂。這部電影在聲音的運用上,使觀眾產生代入感和抽離感,增強了電影的真實性。音樂的運用聲音在特別嘈雜的環境下會戛然而止,在影片中蘭教授在電視台爆發了暴怒中聲音變大變嘈雜下一秒他被套著頭套帶進車裡,聲音特別安靜。聲音的大與小使觀眾真實感增加,聲音語言暗示人物內心的波瀾。

延伸閱讀  沈騰:這部新電影“含騰量”超標!今晚搶先上《王牌》獨家宣傳

凱特因為男友背棄與大眾不理解大聲怒吼下一秒切到的畫面是安靜的宇宙畫面,這種聲音與畫面的對比也暗示的官方的盲目,聽不到外界民眾的聲音,諷刺官方的迂腐。鏡頭畫面是人來人往的人流時一轉場過後是動物的畫面,在影片後面災難真的來臨時人的不同表現,暗示了災難來臨人的畏懼和也諷刺了一些人的荒誕。影片的蒙太奇剪輯手法,使影片中人、宇宙、動物等多條情節線進行迅速而頻繁的交叉進行敘事,製造了懸念與緊張激烈的氣氛,讓影片充滿呼吸和韻律的節奏感。

多線交叉還製造了懸念,加強了矛盾衝突,不斷交織的蒙太奇讓觀眾產生代入感,使故事更具有真實性,調動了觀眾的情緒。 《不要抬頭》這部電影在喜劇化的表達中反諷當時的社會與官方,情節矛盾細節拉滿,本部影片的視聽以及隱喻對應細節都做到非常細緻。現在的新媒體電影創作團隊的專業程度與嫻熟程度都非常巨大的提高,專業電影團隊的製作給新媒體電影大大減少了影片質量的風險,新媒體電影創作相較於傳統電影來說,脫離了線性敘事,新媒體電影是一種碎片化敘事,多線並行、節奏較快。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