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複出,仍是內娛天花板


20年,可以改變什麼?

可以讓一個女孩,從懵懂蛻變至成熟;

也足以讓時代的塵埃,落下又揚起。

今年,剛好是《粉紅女郎》播出20週年。

2002年,《粉紅女郎》在台灣首映,火到被觀眾要求一天重播3次。

次年4月30日,《粉紅女郎》在大陸上映,更是斬獲收視第一的好成績。

它的熱映,激起了很多女孩對婚戀和自身成長的探索。

所有女性的特質被打碎、揉入到四個性格迥異角色中:

偏執善良的結婚狂,嫵媚瀟灑的萬人迷,果敢不失細膩的男人婆,以及天真可愛的哈妹。

你可能不是某一個,但一定會有感同身受的時刻。

我們現在常談的婚戀價值、女性主義、戀愛禁忌……早在劇中就以故事情節的方式,被串聯呈現。

劇中所呈現的先鋒觀點和態度,可見一斑。

20年前,許多女孩蹲守在電視機前觀看《粉紅女郎》;20年後,女孩早已變成女人,她們行駛在不同人生軌跡上,或相夫教子,或職場打拼……

無論怎樣,女性對婚戀的思考,對人生可能性的探索從未停止。

許多人說,每次重溫,都能從主角身上獲得新的感觸。

可以說,這背後折射的是女性的自省,也是女性的成長。

劇中最耀眼的,莫過於萬人迷萬玲。

她的爸爸是大學教授,姐姐是中產精英。

出身在家教頗嚴的高知家庭,她為擺脫家庭束縛,獨自到上海闖蕩。

大波浪、大紅唇、雙眼勾人,步態搖曳生姿,總是全場焦點。

如同她的名字,萬人迷不僅勾住了男人的魂,還震懾了許多懵懂少女的心。

諳熟兩性規則的她,寫了好幾本戀愛寶典。

放在今天,她就是妥妥的情感大V。

各種金句張嘴就來、一針見血。

吐槽性別偏見,指出男女在感情經歷中被雙標評價:

“男人談10次戀愛,就是情場高手;女人談10次戀愛,就是狐狸精。”

在pua被普及之前,她早已參透背後邏輯,總結得淺顯易懂。

空有皮囊,還不足以令人著迷。

在萬人迷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個成熟女人的魅力:

不受困於原生家庭,也沒有顧及傳統社會。

延伸閱讀  口碑不佳製作粗糙,甚至連服裝造型都倭風了,2022如果這些劇你沒看過就別看了

她跳脫了社會的條條框框,與女性從前所遭受的許多規訓。

依靠自己謀生,遵從自己意願過想要的生活,按照自己的喜好穿衣打扮。

感情上面,她更是牢牢把握主動權。

大方自信、目標明確,找對像只要高富帥。

看上了富二代王浩,身體直接凹出S曲線,眼神魅惑勾引。

女人獲得愛情不必等別人追求,巧妙吸引才是不二法則。

這種大膽直接的行為,現在看來也能依舊令人佩服。

但閱人無數,難免吃盡苦頭。

所有經驗,都是她血淚的衍生物。

而這,也是萬人迷告訴女孩們的第二個道理:

情場失意不要緊。

總結經驗勤加修煉,才是頭等要事。

再者,雖然她在感情中一貫主動出擊,但也有自己的明確底線。

在得知鑽石王老五有家室之後,及時止損,絕不為錢出賣自己。

這樣的萬人迷,遊戲人生,卻清醒自持。

遇到真愛時,也願意降低硬性標準。

劇的最後,萬人迷牽手了一個叫李白的普通男人。他長相平平,打拼多年只有十幾萬存款,和一隻陪伴多年的狗。

好在即使萬人迷百般挑剔,李白也毫不氣餒。

他一次次讓萬人迷卸下防備,給出了十足的誠意。

原來比起金錢和虛榮,萬人迷更需要的,是一份確切的真心。

如果說萬人迷是璀璨的光,那麼方小萍則是光照下的陰影。

她長著兩顆大大的門牙,走起路來風風火火。

因為外貌緣故,她的戀愛經驗極為缺乏。

年近30,在母親催促和親戚念叨下,她才開始瘋狂物色結婚對象。

可一旦進入關係,她就越發卑微討好,以至屢屢被渣男坑騙。

如今再看,很多人對方小萍的態度,從喜愛轉變成了鄙夷,吐槽她是“戀愛腦”。

飛飛不否定人設存在誇張成分,但縱觀全劇,她的身上卻承載著更多女性的縮影。

細細分析,她的每個遭遇都暗合了很多人的成長軌跡。

小萍的媽媽是寡婦,失去婚姻的幸福,反而將期待轉嫁到女兒身上。

第一集中被逃婚後,

延伸閱讀  安陵容臨終前告訴甄嬛,是皇后殺了皇后,宜修究竟在哪裡露了馬腳?

她覺得丟盡媽媽的臉而不敢回家

出身普通,身邊的三姑六婆,也都是遵從傳統婚戀觀一路走來,繼而將觀念施加給她。

不難發現,小萍原生家庭對她的影響有多大。

這些遭遇,又何嘗不是我們現在依然經歷的呢?

另一方面,年齡焦慮在女性群體中依然普遍存在。

“女性最佳的生育年齡是35歲之前。”

“過了25歲,女性在婚戀市場的價值會大打折扣。”

……

看看,我們誰又不是“方小萍”呢?

只是,現在的我們接受了更多時代風潮的洗滌罷了,我們看到了不同的女性樣本,才有勇氣做更多選擇。

實際上,真的與傳統“結婚生子”的路徑抗爭起來,依舊需要莫大的勇氣和毅力。

好在,她對愛情的懵懂認知和過分期待,終於在一次次失望和跌倒中,慢慢得到修正。

她明白結婚的意義,不應該是為了給媽媽交代。

沒有誰生下來就是萬人迷,

也沒有誰不用跌倒,就能在愛情裡打通關。

聰明如萬玲,也需要在多番經歷後,才看懂內心渴求。

而方小萍呢,雖然愚笨一點,偏執一點,但更加堅定。

在遭受那麼多欺騙之後,她依然堅信愛情和婚姻的神聖。

換種角度來看,這也是她的權利。

她保有視愛情為信仰的權利。

現在,我們總是在大談“獨立女性”。

但劍走偏鋒,獨立定義同樣也框柱了女性的自由發展。

結婚要彩禮就不是獨立女性,

獨立女性不能結婚,

獨立女性不能生孩子……

正如奇葩說辯手席瑞所說:

“獨立本是追求自由和平等的目標,在苛刻要求下變成了男性給女性設的貓鼠遊戲。”

好在,我們被更多信息裹挾衝擊的同時,也有不少女性保持清醒。

看見女性群體,更要看見每個個體的自主性。

延伸閱讀  張律電影中,由色彩變化控制虛實的作用是什麼?

從這個層面來說,方小萍也是當之無愧的“獨立女性”。

我們不必把過度投入戀愛的女性訓斥為“戀愛腦”;

更無需稱呼一個已婚女性為“婚驢”。

選擇並且承擔,才是獨立女性最大的自由。

比起劇中其他人婚戀觀,男人婆似乎走在一個極端。她不要婚姻、不要愛情,只要事業。

出身農村的她,頂著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身上所穿皆是男性化的服裝。劇中沒有過多描寫她的家庭,只知道她有個妹妹。她的真名“茹男”彷彿告示牌般,揭示了她原生家庭的重男輕女。長姐如母,不難想像她可能從小就得到很少,付出很多。小時候看不懂男人婆,只覺得她很酷。畢竟不管是打扮還是行動,她都在努力背離女性傳統形象。房子裡有老鼠,大家都嚇得花容失色,只有她一把抓住扔給房東;得知小萍被前男友騷擾,義無反顧地一腳踢開他。明明自己也是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卻在默默用心守護著其他同伴。成為項目背鍋人後,她淪為雜物工抵債,拿著1個月500塊的工資也毫無怨言。她時時刻刻在觀察商機,看到百貨公司的旅遊事業部是空的,聯繫到大眾需求,就尋思著要把部門支棱起來。最後硬是用出色的策劃方案,逆襲成項目經理。整個過程,還摻雜著王浩女友余露的各種刁難、排擠。她都能潛下心去,隨機應變。

在男人婆身上,我們發現:原來剛強果敢和柔軟善良,並不是矛盾體。這些品質,很好地融合在了男人婆身上。 18歲那年,她也曾有過一段難忘的初戀。

愛到什麼程度呢?用她的原話來說,就是“非君不嫁的地步。”為了實現初戀建醫院的夢想,她把他的夢想當成自己的,隻身一人到上海,每天打兩份工。三年時間,卻換來男友和自己妹妹結婚生子的背叛。縱使這樣,她依舊放手成全。

從此,她閉口不談感情,更不想結婚。她的隱忍,她的情傷,又藏著多少女孩的影子呢?當感情成為奢望,夢想就成為了她的執念。似乎只有卸下執念,她才能證明自己的價值,真正做到告別從前。

過去,她總在成全別人;往後,她盡力成全自己。幸運的是,努力終於讓她有所成就。她將萬人迷打造成情感導師,接採訪、上節目,大獲成功。用現在的眼光來看,男人婆是妥妥的新時代女性。勇敢、有見識、專注事業。她對傳統婚戀的對抗,也許是無意識的,是出於對自尊的保護。但她對夢想的堅持,卻與我們對成長的渴求相通。不同的是,當如今我們在討論“女強人”的時候,卻有了更多的解讀。越來越多的優秀女性開始活躍在職場、賽場等各個地方。當女性足夠強大,也不必通過仰望他人來實現自我價值。變強,不代表把自己活成男性的翻版。女性群體本身,就可以作為好的標杆存在。想要有所成就,也不一定要在家庭和事業之間二選一。當我們談論起努力奮鬥,也可以大聲地說:“要像個女孩一樣去戰鬥!”

相較於其他三位角色,哈妹是個少不經事的女孩。與男人婆的對愛失望不同,她還處在對男人、對愛情都不甚了解的階段。她的所有精力,都放在追星和潮流上,整天嘻嘻哈哈、沒心沒肺。在千禧之年,中國迎來了第一波韓流。哈妹作為年輕新生代,瘋狂吸收並熱愛著這些文化。生活中,她會因為迷糊犯錯,在姐姐們的包容和指正下獲得改進。也會主動承認自己的錯誤,向姐姐們道歉。劇中,她終於在後來得知自己是某部落的公主。雖然認祖歸宗、身價上升,但她依然沒有離開朋友。哈妹未來會長成什麼樣?編劇沒有交代。但可以肯定,她不會長成一株盆栽那樣,被精心裁剪修飾,只為符合大眾眼光。她代表的,是未來時代的女性。因為未被塑形,所以不被設限。就像以前90後、95後,如今的00後,都被認為是“垮掉的一代”。事實上呢?他們不僅沒有垮掉,還紛紛走上了各自崗位、獨當一面。不同的時代背景下,有不同的叛逆、迷茫、打破。 “垮掉”是表象,秩序重建才是本質。拋棄固定模板去生活,才能獲得更多自由。

如今,19年過去了。四位主演在殺青後,慢慢回到各自的人生道路上。而當年劇中的四位澀女郎,早已散落在每個城市角落,可以說澀女郎是你,也是我。

《粉紅女郎》的原著朱德庸說:“現在的女人,在社會的要求下,仍然要像絲綢一樣柔軟,卻也得像金剛般堅硬。”現在我們除了探討婚戀,還面對著越發複雜的困境:年齡焦慮、婚姻矛盾、孩子教育、職場危機……不論是現實揭露,還是情緒宣洩,女性都亟需一個窗口來表達自己。這些都在促使女性群像劇大火。但對女性形象的解構,卻再難以呈現一個個真實鮮活的人物。 “獨立女性”定義生硬、大女主人設肆意橫行。連帶著只要不符合這些標準的,都被劃出新時代女性的名單。羅素說:幸福的模樣,是參差多態。正如《粉紅女郎》所做的,只是將四個女孩的生活放到熒幕上,通過誇張和戲劇的手法呈現,給大家提供了參考樣本。沒有哪一種生活值得被規訓,也沒有哪一類人應該被圍攻。只要心存善意,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理想生活和愛情的權利——最後一集中,四位女郎即將入住新公寓。她們拖著行李箱,並排走在路上,說著對之後房間的嚮往。結婚狂即將和王浩展開新的生活,她羞澀又大膽,希望自己的房間有一張雙人床。萬人迷將愛美、精緻的特性發揚到底,希望她的衣櫥比房間還要大。少女哈妹想要一間粉色房間,男人婆想要房間裡有6台電話、6部電腦。她們向前走去,輕快地迎接未知的明天。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