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朝鲜战争:他们的韩国战俘父亲再也没有回来 – BBC News 中文


李氏目睹了父亲和兄弟的死刑

在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时,约有5万名韩国战俘被囚朝鲜。其中许多人被迫进行劳作,还有一些人被杀害。如今,BBC韩语科记者金秀彬(Subin Kim)找到了几位战俘子女,听他们讲述是如何为自己父亲争取认可正名的。

无论她怎样努力,李氏都无法记起,行刑者那三声杀死她父亲及弟弟的枪响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是30年前的事情,当年她三十多岁。

但她记得之前的事情。几个警卫官把她拽到了朝鲜偏远地区阿吾地的一个体育馆附近。她被迫坐在一座木桥下,等待着什么的到来。直到那一刻,她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过了没多久,她周围开始有人群聚集,一辆卡车停了过来,两个人被送下车来。她看到,那是她的父亲和弟弟。

“他们把他两人绑在木桩上,说他们背叛了国家,是间谍和反动派,”李氏最近接受BBC采访时说道。她的记忆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变得模糊的。“我觉得我当时一直尖叫,”她说。“我的下巴后来脱臼了,是一个邻居把我带回家,然后又把我的下巴扶正了。”

图片版权
ICRC / HANDOUT

Image caption

朝鲜战争在理论上仍未结束。许多家庭因为那场战争支离破碎。

被遗忘的犯人

在朝鲜战争进入尾声时,共有约5万名犯人被关押在朝鲜,李氏的父亲便是其中一人。他们被迫违背自己的意愿,被编入朝鲜军队,并在余生被迫进行强制劳作或挖矿等工作。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署后,这些韩国军人们以为双方很快会交换战俘,他们会得以回家。但在停战协定签署的一个月前,时任韩国总统李承晚为暗中破坏停火计划,单方面释放了2万5千名朝鲜战俘。李承晚希望联合国军可以帮助韩国统一朝鲜半岛,许多人认为,他的决定使那些韩国战俘被遣返的希望变得更加微弱。

最终,朝鲜只送回了一小部分他们关押的韩国囚犯。

这些战俘很快便被韩国社会遗忘得差不多了。之后这些年间,共有三任韩国总统会见过朝鲜领导人,但战俘问题从未被提上过他们的议程。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批评人士认为李承晚单方面释放朝鲜战俘的决定是错误的。

在朝鲜,李氏一家人被视作成分不良。她的父亲出生于韩国,在朝鲜战争中跟联合国军一起对抗北部,这给他带来了黑色的烙印。这种极低的社会地位使得他们全家要进行繁重的工作,同时还要面临暗淡的前景。她的父亲和弟弟都在煤矿工作,致命事故在那里是家常便饭。

李氏的父亲一直梦想着,待他的国家再度统一,他便可以回到家乡。他会在工作结束后给孩子们讲他年轻时的故事。有时他会鼓励孩子们逃回南边。“那里会给我一枚奖章,你们会被当做英雄的孩子对待,”他经常说。

但有一天,李氏的弟弟在跟朋友们喝酒时不小心说出了这些话。其中一个人向朝鲜当局举报了这件事。几个月后,她的父亲和弟弟便遭处决。

2004年,李氏设法“脱北”进入韩国。她在那时意识到,父亲错了。父亲的国家并没有将他视作英雄,也没有进行什么工作帮助那些以前的战俘回家。

那些被囚在朝鲜的士兵一直在受苦。他们被视作当局的敌人,被看作曾为“傀儡军队”作战,被打入朝鲜社会等级制度“成分”中的最低一级。

这种社会地位世代相承,因此他们的子女不能接受高等教育,也无法自由选择职业。

崔氏曾经是一名模范生,但由于她父亲的身份,她无法实现自己的大学梦。她曾一度向父亲喊道,“你这个败类反动派!你为什么不回你自己的国家?”

她父亲没有还口。他只是沮丧地告诉她,他的国家太弱小,没有能力接收他们。八年前,崔氏抛下家人,逃到了韩国。

“我父亲想要来这里,”她说。“但他生前没能过来。我想要来这个这辈子我最爱的人想去的地方。所以我抛下了我的儿子、女儿和丈夫。”

崔氏的父亲现在已经去世。在韩国,她在档案上没有父亲,因为官方文件显示他已经在战争中去世。

带父亲尸骨回家

孙明花仍然清晰地记得,40年前她父亲在临终前最后的遗言。“如果你有一天可以去南边,你一定要把我的尸骨带过去,把我葬在我出生的地方。”

她的父亲生前是一名韩国士兵,出生在韩国金海,距离釜山大约18公里。在朝鲜时,他被迫在多个煤矿和一个伐木厂工作数十年,只有在他患癌症临终十天前才被允许回家。

他告诉孙明花:“死在这里,甚至不能再见我父母一面,这实在太痛苦了。能够葬在那里是不是很好?”

孙明花在2005年“脱北”。但她花了八年时间才将父亲遗骸运出朝鲜。她让自己的兄弟把父亲尸骨挖出来,把一个中国的中间人送到他们身边。运回韩国的途中用了三个行李箱,她的两个朋友也跟她一起,但父亲头骨所在的行李箱一直跟着孙明花本人。

她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将父亲身份认证为未返回士兵,2015年,她终于得以将父亲尸骨埋葬在韩国国家墓地。

图片版权
Son Myeong-hwa

Image caption

为了使父亲生前的身份得到认可,孙明花在韩国进行了一年多的示威活动。

“我觉得我终于尽到了作为一个女儿的责任,”她说。“但每次一想到他最后一口气都是在那个地方咽下的,我的心就好痛。”

她之后发现,她的家人为这个葬礼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她在朝鲜的兄弟因此被送入关押政治犯的监狱。

孙明花现在是朝鲜战争战俘家属协会(Korean War POW Family Association)会长。这个组织致力于帮助未能回家的韩国士兵的约110个家庭争取更好的待遇。

图片版权
Yonhap

Image caption

图为韩国总统文在寅出席某朝鲜战争纪念活动。

经过一项DNA测试,孙明花得以证明她是她父亲的女儿,这对她在韩国申请父亲的未索取报酬至关重要。即便这些战俘子女得以逃到韩国,他们也不会得到官方认可,许多未遣返战俘被认定为死亡,或战争中脱离部队,或单纯是失踪。

在韩国,只有少数设法逃到南边的战俘可以获得未支付报酬,那些死在朝鲜的战俘则没有资格获得韩国任何赔偿。

今年1月,孙明花和她的律师们向韩国宪法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在朝鲜去世的战俘家属们受到了不公平对待,韩国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撤回战俘,因此应该对那些永远无法回来的战俘负责任。

“对我们来说,以囚犯子女的身份出生是一件十分伤心的事,然而更为痛苦的是,即便我们来到了韩国,我们仍然被忽视,”孙明花说。

“如果我们无法恢复我们父亲的名誉,那些战俘和他们子女经历过的可怕的生活将全部被遗忘,”她说。

文中除孙明花外,其他受访者由于仍有家人身在朝鲜选择匿名。

制图:Davies Sur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