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立法会参选人李梓敬:脱离中间派的“深蓝爱国网红” – BBC News 中文


李梓敬YOUTUBE图片版权
DOMINIC LEE/YOUTUBE

Image caption

李梓敬是众多香港政客的YouTube中拥有最多订阅者的一个。

香港建制派政治人物李梓敬将会参加9月份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36岁的他在建制阵营相对年轻,原本属于自由党,在外界眼中,是一个曾在美国念书的温和中间派政客,维持斯文专业的形象。

但2019年香港爆发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案的风波,李梓敬在区议会选举中被民主派对手击败,他决心不再走“中间”路线,摇身一变成为YouTube上最受欢迎的建制“网红”,在超过20万人订阅的频道上,经常发表具备“深蓝”(极亲建制)色彩的政治评论,形容香港示威是“黑暴”,点名批评多名民主派人士,并多次表态支持激进建制派代表人物何君尧。

他接受BBC中文专访时表示,中间路线已经没有太多人支持,面对反对派愈来愈激进的行为,建制派支持者也希望亲北京的政客更加强硬, 他希望搞好建制派在网上的舆论战场,团结一众亲建制支持者。

他表明,这次选举除了是建制和民主阵营之争,也将考验他的这条路线,是否将得到建制选民的支持。

他会在YouTube讨论具争议性的议题,其观点被视为建制中的“深蓝”,例如他指控民主派举办初选可能导致香港肺炎疫情爆发、民主党议员林卓廷是7.21事件的幕后黑手、多名民主派人士勾结外国势力等等,这些讨论和香港主流媒体论述不一致。

此次李梓敬出选是代表新民党,以及其他建制派一样,以“反黑暴、反揽炒”作号召,他希望以公权力“制止黑暴、坚拒揽炒”,他特别提到要强化建制的舆论阵地,特别是希望改变媒体报道“偏颇不良的风气”。

告别中间派

李梓敬小时候在香港长大,大学时期在美国莱斯大学修读经济,搞过一些网络销售生意。在美国时,他曾经做过民主党时任众议员的实习生,亦帮过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翰‧克里(John Kerry)助选。

这些美国的政治经验并没有把他带到香港反建制的阵营。他说因为在美国曾经感受过被歧视,令他意识到中国需要更加强大,反而加强了他的中国人身分认同。

他返回香港后做自己家族的电子零件生意,2009年,他加入亲商界的自由党,并于2015年成为区议员。当年,他仍然相信中间派可以大有作为。

然而,去年6月开始,香港因为《逃犯条例》争议爆发了历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示威从和平游行演变成连场暴力警民冲突。这场政治风暴令去年年底的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率打破历来纪录,民主派阵营因为示威浪潮而获得压倒性胜利,李梓敬在自己的选区,以不足100票,输给民主派的候选人。

李梓敬对BBC中文表示,区选落败后让他意识到,政局和他在10年前加入政治圈子的时候发生很大变化,中间路线已经不合时宜,“过往建设力量(建制派)过分集中民生工作,在去年反修例暴动期间,我们在舆论和文宣方面,一面倒被人打到落花流水,在未来投票率愈来愈高下,可能是不合时宜,如果人们在意识形态上不支持我们,在理念上面不支持我们,我们的地区工作、民生工作做得多好,都争取不到这些人的支持。”

李梓敬说,在“反修例风波”爆发初期,一直压抑自己不要高调批评示威者的行径,因为担心这样会影响11月的区议会选举,得罪中间派的选民,“结果大家一起输掉了。”

他说,这不单纯是建制派的问题,民主派也看不到温和中间路线的市场,例如今年7月举行的民主派初选中,激进本土派阵营大胜传统温和民主派,传统政党民主党多名议员以低票出线,又或者低票落败。

“现在香港社会很分化,有多少人支持个别立场,同时就有多少人不支持,我们不能够因为有人支持或不支持,就不说自己认同是对的事,如果只说到喉不到肺(说得不够尽),你就是下一个黄碧云(在民主派初选低票落败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你尝试取悦所有人,到最后就是取悦不到任何人。”

图片版权
DOMINIC LEE/YOUTUBE

Image caption

李梓敬是众多香港政客的YouTube中拥有最多订阅者的一个。

罕有的建制网红

区选败选后,李梓敬一度萌生再不参选的念头,转行做网红,在YouTube创立自己的频道每天评论时政,这些视频主要内容是批评香港示威者(他口中的“黑暴”)以及批评亲民主派政客的举措。

他说,由于自己不用再担心得罪“中间派”选民,所以更能够在网上“畅所欲言”,说一些“一直想讲但以前不敢讲的话”。

短短半年多的时间,他的频道有超过20万人订阅,每条视频浏览量数以十万计,远超他的想象,也远超建制、民主阵营中各个政治人物的频道。在示威中被视为重要人物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在YouTube只有10多万人订阅。

李梓敬说,自己的观众不乏年轻人,约五分之一的观众是34岁以下的人,反映也有不少年轻人支持建制派。

他强调,没有花钱买过点击率或追踪者,而是香港有很多“知音人”认同他的说话,“他们(支持者们)会觉得在主流媒体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他们觉得自己很孤立,需要认同感,突然间有个傻瓜,即是我,会讲这些话,当有这些声音出现的时候,他们就会想听。”

他在YouTube上所发表的言论,被视为建制光谱中的“深蓝”阵营,有人形容“深蓝”阵营偏激,只把目光放在“与黄营(亲民主派)斗争”,但支持者认为他们“有话直说”,是对抗“激进深黄”的必需品。

许多人会把李梓敬与立场强硬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相提并论,形容他是何君尧的接班人。两人也多次合作直播。

在一些争议性的话题上,他毫不避忌站在可能会被主流媒体视为激进的一方,例如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表明,香港下一代全说普通话也“没问题”,不用担心广东话消失会失去香港文化,因为“很多潮流和文化come and go(来来去去),正如现在没有了清朝文化一样,时间是会改变的。”

图片版权
DOMINIC LEE/FACEBOOK

Image caption

外界视李梓敬为何君尧的接班人。

与中联办的关系

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当时以自由党身份参选的李梓敬,曾批评另一名建制派新民党候选人容海恩(现任议员)是“西环契女”,这个称号是香港舆论中专门形容得到中联办支持的政客,而香港民主派一直批评,中联办介入选举是违反“一国两制”。

今年3月,李梓敬宣布参加新民党举行的党内初选,并退出自由党,引发香港政圈关注。过往新民党的初选并没有给予党外人士参选的机制,外界惴测这个形式是否为李梓敬而设。

一些香港媒体和评论人士分析认为,李梓敬因为网上舆论的成就,被中联办看中,成为新一代的“西环契仔”,但自由党立场有时与中国和香港政府不一致,不一定得到中联办的全力支持,所以要换党获议席。

李梓敬离开自由党后,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对香港媒体说,“以后找徒弟小心一点”,但他坦言,明白李梓敬的做法,认为他就算继续以自由党中间派身份出战立法会,也不一定能够当选,成为“深蓝”阵营代表,可能会有一定支持而能够投身议会,去走一条适合他的路。

田北俊说,“可能他们(‘深蓝’阵营的人)可以做到他们的工作,但我不欣赏,这个社会就会更加分化。这里有这么‘深蓝’的发言人,那边就会有‘深黄’的发言人,例如黄之锋那些进了去,那立法会就很难搞。”

李梓敬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表示,不认同他们采取更激进的路线会令社会更加撕裂,“其实是因为反对派的行为越来越激进,以前我们以为扔香蕉很激进,现在他们扔汽油弹,我们采取强硬的风格和鲜明的立场,原因不是我们,是对家把行动升级。”

李梓敬强调,退出自由党是因为路线上的不同所作的决定,强调自己的路线,是因为“反修例风波”而被迫出来。

被问到选举是否需要和中联办协调时,李梓敬坦言“有需要”。他对BBC中文表示,“现在的政治局势和几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去年的时候,有民主派去美国,要求美国干预香港事务,制裁香港和中国,我觉得香港政治不是香港的事情那么简单,而是两个大国的博奕,香港是两国的战场,在政治的新局势下,我们单靠香港建制力量,未必对应面对到香港的挑战……中联办是中央在香港的代表,如果美国干预我们的政策,包括我们的选举,中央去帮助我们,是有需要的。”

记者追问,这是否意味着建制派人士参选是需要得到中联办的认同。

他则回应说觉得“不需要”,而是需要得到“建设力量选民的祝福”,亦看不到中联办有为选举去“动员”。

李梓敬报名参选新界东的选区,该选区其他参选人士还包括林克霖、陈玉娥、热血公民黄兆健、民建联陈克勤、刘頴匡、何桂蓝、公民党杨岳桥、民建联葛珮帆、人民力量陈志全及新民主同盟范国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