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騎士Zero One:打著特攝的幌子來掩蓋編劇「不爲人知」的心


假面騎士Zero One:打著特攝的幌子來掩蓋編劇「不爲人知」的心

2021-01-07 夜櫻動漫

9月1日在騰訊視頻上開始了令和首位假面騎士—-Zero One的連載。作爲資深卡面迷,從再也不想看到人們的眼淚而戰鬥的假面騎士Kugga,到我只是一個路過的假面騎士Decade,最後到了我們立志成爲至仁至善的魔王的假面騎士Zio,這十幾年的故事,讓假面迷堅定不移地相信:平成假面騎士在我們心中,不再是那些個擺在柜子里的手辦而已,他們更多就如《假面騎士 平成世代 永恆》中所講述的一樣,或許假面騎士真的是被虛構出來的,但是只要這世上還有人記得假面騎士,假面騎士就肯定會在名爲記憶的時光中,成爲真實一直存在下去。平成假面騎士看似簡單的劇情下所包含的深意,猶如埋沒在沙灘下的珍珠蚌一般,吸引著我們這些逐漸長大的孩子。

言歸正傳,目前假面騎士Zero One已經播出三集了。前兩集的劇情比較老套,畢竟特攝片的開頭幾集都是差不多的。真正讓觀衆開始有所感觸的是第三集。全集圍繞的不過是一家後繼無人的壽司店是否願意將店鋪交由人工智慧去傳承。這一集使人不經意間就聯想到了我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問題。壽司店老闆獨一無二的握壽司手法,雖然存在弊端,但卻是古代手藝的一種傳承,在店長的心裡就算沒有人繼承壽司店也希望有人能夠傳承下去。而我國有許許多多的非物質文化遺傳在幾年前也如這家壽司店一般,無人問津,無人繼承。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基本都是:一、手藝人要求高;二、外人理解度不高;三、自身堅定信念。面對著日益發達的人工智慧,或許人工智慧才是真正適合接受傳承的選擇。

然而,真正的作品應該是由心靈支撐起來的,作品需要承載心靈,而不能淪爲空洞的物品。

靈魂之作永遠比不上匠心之作,正是這個道理。每個作品都可以有一個寄存作者靈魂的地方,但好的作品唯有承載製作者的心靈,讓受衆能夠通過作品和作者來個心靈與心靈的碰撞,感受製作過程的激情澎湃和製作完成的充實滿足。而基於這一點,或許編劇高橋想要告訴我們的,也正是通過現實中不可能實現的讓人工智慧存在心靈的這一點在假面騎士中敘述出來。

特攝之所以爲特攝,正是在於它使用超自然主義和特殊手法拍攝來映射現實。《假面騎士》系列作爲日本特攝的王牌之一,雖然在國內一直被視爲小孩子看看的,但是一旦當人們細細品味之後,會發現這一系列經久不衰的祕密,正是在於此處。這也造就了假面騎士的觀衆,不僅僅只分布在孩童中,還有許多成年人。

文化是無界的,特攝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炫酷的打鬥和捶胸頓足的劇情殺,還有那隱藏在華麗外表之下所揭露的當前存在或者未來將面對的許許多多問題。假面騎士Zero One也必將在令和元年,引起人們對種種現實問題的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