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一向謹小慎微的安陵容,為什麼敢當面諷刺夏冬春?


選秀候選的時候,安陵容不小心把茶水灑在了夏冬春身上。面對蠻橫無比、咄咄逼人的夏冬春,安陵容有理說不出,只能硬生生地待在原地,可憐巴巴地請求夏冬春的原諒。

這個時候的安陵容可謂是驚慌失措、膽小如鼠。

可是後來當面諷刺夏冬春的時候卻是膽大心細、穩中有力,真是判若兩人。

那麼安陵容為何前後有這麼大的反差呢?

出身限定了眼界

安陵容的父親是松陽縣丞,是比七品芝麻官還小的八品官。當然,這要是跟老百姓比起來,自是高人一等了。

可是安陵容的母親年老色衰,又因為著急給父親掙錢捐官,沒日沒夜地刺繡熬瞎了眼睛。

毫無意外,安陵容的母親遇人不淑,攤上一個忘恩負義的男人。

在那個重男輕女十分嚴重的世道裡,結果就是,安陵容也備受欺凌。

一個草根發達了,多數情況是先娶幾房妾室,美其名曰傳宗接代,實際上就是滿足自己花心的慾望。

女人一多,是非就多了。先前父親雖然不待見母親,但好歹安陵容還可以和她那個雙目失明的母親,相依為命,日子還能過下去。

可是隨著其他幾個姨娘孩子的出生,安陵容同她母親就只剩下受氣的份兒了。父親又不管,講理也沒用,越反抗越會遭受更多的欺凌。

久而久之,安陵容就形成了自卑膽小、唯唯諾諾的性格假象。遇事只會求饒、哭泣,來獲得別人的原諒。

在這樣一個圈子裡生活,安陵容肯定是沒機會出去見世面的。再者,父母的認知水平在那裡,不會有人引導她讀書,來建立自己正確的價值觀。

像眉莊、甄嬛就不同,男人們雖然都強調女子無才便是德,可是有文化的人都知道那是愚弄傻子的話術。

自己家的女兒必須得多讀書,遇事才可從書中找尋解決的辦法,以書為鑑。

再不濟,多讀書還能明理、明智、修身、寬心,總不至於心眼小,用自殺來解決問題。

安陵容沒有這樣的機會,更沒見過什麼大世面,所以一入宮遇到霸道的夏冬春,只能使出自己慣用的手法,流淚、求饒,這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應激反應,不能作為性格膽小的判斷。

是別人覺得她膽子小

甄嬛識破餘鶯兒下毒的伎倆後,說得把這件事告訴眉莊,讓她也有個心理準備。

延伸閱讀  《甄嬛傳》中,皇上為何會如此迷戀不愛他的葉瀾依?

流朱問她是否告訴安小主?

甄嬛不假思索地說:“陵容膽子小免得嚇著她,就別告訴她了。”

安陵容和夏冬春那一場衝突的表現,都被大家認定成她膽小的實證。可是她真的膽小嗎?

她在選秀面試的時候,給皇上和太后請安,表現得也是落落大方,像一個真正的大家閨秀。

皇上沒看上,落選了,她沒有哭泣、灰心,還能鎮定自若、語速從容地感謝皇上和太后,這樣的勇氣連見多識廣的太后都頗為意外。

人往往是在受到鼓勵的時候,才能超常發揮。逆境中迎頭而上,絕不是膽子小的人能夠做到的。

後來,餘鶯兒不肯就死,蘇培盛束手無策。偏偏她一個身份卑微、看似膽小如鼠的答應,能夠想出勒死餘鶯兒這樣狠辣的主意。

蘇培盛是震驚的,甄嬛和眉莊也是震驚的,因為他們都被安陵容的假面給騙了。

安陵容根本不是膽小,反而心狠手辣。

她能讓人割掉靜白的舌頭,這樣血淋淋的事,恐怕也就是她能做得出來。

欣常在當時也發出了這樣的疑問:“總以為安嬪溫柔敦厚,沒想到也有這辣手無情的時候。”

有句話是:有一種冷,叫你媽覺得你冷。

這是一句有了孩子之後才能理解的話。

當媽的人總擔心孩子冷,給孩子穿得里三層、外三層的。可孩子的體溫是高於大人的,孩子穿的應該比大人少才對。

但媽媽過分的保護,總是忽略孩子正常的需求。

安陵容膽子小這件事也是,那隻是別人認為她膽子小,是外人先入為主的錯誤判斷。甄嬛有了這個心理預設,總感覺不是她認識的那個安陵容,覺得她變得很陌生,所以產生了誤會。

就像甄嬛自己說的,她和眉莊是從小到大的情分,總會不同的。

這句話倒是真的,所以“發小”這個詞意義非凡。

童年的情分是最珍貴的,因為孩子不會隱藏什麼,是好是壞、是對是錯,都能輕易地識別出來。童年的時候,了解一個人最簡單,最直接,所以建立的友情彌足珍貴。

而甄嬛只是見了安陵容一面,就給她定義成是膽小、懦弱的一類人,可見是十分草率的。

延伸閱讀  今年“橫漂”哪家強?第八屆“文榮獎”公佈入圍名單 賈玲角逐青年導演獎

有心機才是真本性

推翻了安陵容膽子小的理論,有心機形容她才是恰如其分的。

夏冬春整天奚落她,竟然當著周寧海的面說起華妃的不是來了,這下可被安陵容抓住了一雪前恥的機會。

夏冬春說完華妃賞賜的東西不如皇后的好的時候,安陵容先是輕輕地咬了一下嘴唇,然後表情凝重地往夏冬春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說明安陵容心中已經有一個計劃悄然形成了。

給皇后請安的那天,華妃最先點了夏冬春的名字,夏冬春和華妃說著話,還不忘討好皇后,這個時候又單獨給了安陵容的一個鏡頭。

安陵容微低著頭,眼睛眨了眨,心裡繼續醞釀著自己的計劃,看來是時候借助華妃的力量,以暴制暴了。

華妃這個有仇必報的人,怎能允許夏冬春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自己面前放肆呢,安陵容看準了機會,絕不能錯過。

給皇后請完安,甄嬛、眉莊、安陵容三人往外走的過程中,夏冬春形態誇張地追了過來。諷刺甄嬛和眉莊口齒伶俐,奉承完皇后、又是巴結華妃的。

眉莊和甄嬛不想搭理無知愚蠢的夏冬春,可是這個時候安陵容主動向夏冬春行禮請安來了。

甄嬛看了一眼安陵容,覺得她有點多此一舉。

夏冬春明顯沒有找安陵容的麻煩,安陵容還要往槍口上撞,豈不是自討苦吃?

甄嬛這就不了解安陵容了。

安陵容見甄嬛和眉莊不接夏冬春的話茬,那怎麼能激起她的怒氣呢?所以把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好讓夏冬春繼續惡語相向,繼而口出狂言、放浪形骸。

可是自己雖然強行加了戲,但夏冬春的注意力還是不在自己身上。再看甄嬛和眉莊,還是一副五毒不侵的表情。

那怎麼能行?這是在皇后的宮門口,華妃一定得經過這個地方,錯過了這個機會,等待何時?

於是安陵容以道歉的方式再次引起夏冬春的注意。

“選秀那日冒犯姐姐純屬無心,妹妹後來回去日思夜想後悔不已。”

這個時候眉莊和甄嬛都露出了更為震驚的神情,雙雙看著安陵容,不知她為什麼膽大至此了?

因為她們根本不了解安陵容,這才是真正的安陵容該有的表現。

安陵容繼續為自己加戲:“只是妹妹想姐姐出身武家,必定文武雙全,果真見姐姐如此驍勇,不失家門風範!”

延伸閱讀  奚夢瑤二胎疑似已經生產,何猷君表哥動態引猜測,孩子英文名曝光

夏冬春的愚笨實在不是一般人能比,話說到這份上,還是不明白。等見到周圍的人都在笑她的時候,她才知道上了安陵容的當。

想要動手打人,可是被看了很久好戲的華妃瞬間制服,用自己的鮮血染紅了秋天的楓葉,“一丈紅”成了夏冬春的結局。

華妃處置了夏冬春,一旁的周寧海和頌芝一唱一和地介紹“一丈紅”刑罰細節的時候,安陵容都沒有一絲害怕的神情,反而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

可是華妃說讓她們閉門思過的時候,她又表現得慌裡慌張、膽戰心驚了。

這明顯就是表裡不一、欲蓋彌彰的做派。她就是想在甄嬛面前表現得弱小無助,好藉甄嬛的力量為自己遮風擋雨。

但甄嬛不了解,總以為安陵容是真的膽小,所以想處處護著她,結果好心辦了壞事。

話又說回來,和安陵容這樣的人交朋友,怕是也沒有行之有效的方法。不管怎麼做,總能被她挑出毛病來。

總之,日久見人心,真的是一個亙古不變的道理。千人千面,不要憑自己一時的感受去給任何人貼標籤。

標籤一旦貼上了,等到撕下的時候,受傷的往往是自己。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