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夏洛》同年上映,卻遭遇票房慘敗,是誰毀了沈騰的這部電影?


“就XX你叫夏洛啊?!”

2015年10月,一部《夏洛特煩惱》橫空出世,頂著《港囧》仍勢頭不減,在斬下14.44億票房的同時,也簇生了一次全民熱絡的狂歡。

“馬東什麼?”“馬冬梅。”“什麼冬梅啊?”“馬冬梅啊”“馬什麼梅?”“行,大爺你先涼快著吧。”

在此之前,沈騰的身份或許是“話劇演員”,或許是“春晚常客”,或許只是那位“郝建”。

但自此之後沈騰打破了小品演員與大銀幕之間的壁壘,從春晚的舞台一躍成為全民巨星,綜藝、電影、小品,橫跨所有媒體形式,戴上了新喜劇之王的桂冠。

有意思的是,那一年的沈騰造就了人生最具意義的成功,而與此同時,也遭受了成名後的第一次失敗。

這同樣是沈騰主演的電影,以現在的流行語來說,還是一部“含騰量”頗高的作品。

縱觀“夏洛”後的沈騰,幾乎所有主演的作品均斬獲了巨額的票房成績與熱度反饋,唯獨這一部電影被遺棄在人生的角落,似乎從未發生。

——《一念天堂》

我曾一度認為《一念天堂》是沈騰還沒出名前的投機之作,可翻閱資料才發現,這不僅是緊跟《夏洛特煩惱》之後上映的作品,還是一部基於《瘋狂的石頭》製作班底的孿生兄弟,妥妥的根正苗紅。

可在當年,該片以票房新秀的姿態湧進賀歲檔,卻只得了區區8000萬票房草草收場,亦成為沈騰成名後話題度最小的主演電影,沒有之一。

無論是在視頻平台的點擊率,還是影迷的話題熱度,該片在沈騰這個關鍵詞中永遠是墊底的。

為何至此?

重審當年,我發現它的失敗是多方面造就的一個慘劇,倘若少一環,或許也不止於此,可這還是發生了,一共分為三點:

1,觀眾的觀影情緒。

2,檔期的不利。

3,沈騰的個人反噬。

咱們由內而外,詳情講解:

一、

內因:觀眾。

《一念天堂》講述的是“沈默”(沈騰飾)罹患腦癌,只剩下幾個月的生命,熱愛表演的他決定以演員的身份潛入犯罪組織,從內部瓦解團伙,從而懲惡除奸。

假藥公司、詐騙集團、黑心飯店,他就像穿梭在市井風塵中的羅賓漢,一邊戴上面具奴顏屈膝,一邊策劃著收網實現一個無名的正義。

一天,沈默偶然間在電腦上見到了大齡女主播“馬曉麗”(馬麗飾),陰差陽錯之下誤把她當也成了詐騙犯,為了懲罰馬曉麗沈默開始有意接觸她,從一開始的騙她作代言人,再到後來用苦肉計騙取真心,終於在一次佯裝潛伏後得到了關鍵信息,將馬曉麗的半生積蓄一併挖空。

延伸閱讀  《獨行月球》票房破6億,卻差評一片,網友:沈騰把觀眾當傻子

後來,沈默驚覺馬曉麗不是騙子,心生憐憫,而與此同時自己的助手卻捲入了一場黑道情殺之中,

助手與一位女孩一見鍾情,而女孩不巧,正是黑道大哥的援交妹。

為爭風吃醋,黑道大哥派出了日本殺手跨洋遠赴中國,目的就是殺了這對男女。

故事最後當然是殺手失敗,助手與女友遠走天涯,而沈默在與馬曉麗的訣別後登上大廈,一躍而下。

本片的導演是《瘋狂的石頭》、《瘋狂的賽車》編劇張承,作為“瘋狂系列”的御用編劇,張承在此片中保持了一貫的多線敘事,可由於寧浩的缺位,電影的呈現效果一落千丈,編劇出身的張承展現出了很強的文本功力,但也表露出導演能力的捉襟見肘。

首先,比起《瘋狂的石頭》中以寶石做麥格芬,《一念天堂》中電影立意不明、動機模糊、節奏混亂,主角沈騰在後半段甚至都無關緊要。

整個劇情在導演的講述下嚴重割裂,似乎是走一步看一步的盲盒,沒有任何邏輯性。

其次,《一念天堂》最大的失誤便是整體基調的驟變,比起《夏洛》中輕鬆娛樂的氛圍而言,《一念天堂》中是更灰暗,也是更寫實的,正如張承所說:

“笑特別需要有智慧,每個人對笑的定義不一樣,它是帶著思考的黑色喜劇。”

但觀眾完全不買賬,對於在《夏洛》中笑的前仆後仰而又走進影院,抱著看一部《夏洛2》的心態的觀眾而言,本片無疑是在挑戰觀眾的情緒落差,更別說結局是以主角的死落下帷幕。

所以,該片當年在上映後迅速遭遇了口碑危機,豆瓣更是以4.9分開局。

二、

外因:檔期。

在這以前就必須要提一下《夏洛特煩惱》的檔期,該片上映於2015年9月30號,同期中除了《九層妖塔》和《解救吳先生》之外,喜劇片的同級對手只有一部《港囧》。

然而眾所周知:《港囧》是徐崢“囧系列”中最差的一部。

由於王寶強去找了陳思誠,徐崢臨時叫來包貝爾補位,結果曾經那個憨態可掬的王寶強成了裝瘋賣傻的包貝爾,整個電影幾乎淪為對觀眾的腸胃挑戰,熱度轉瞬即逝。

《夏洛特煩惱》就是建立在徐崢之殤的成功,上映第五天便反壓一頭,且一直保持。

可淪到《一念天堂》,它就沒那麼好受了,3個月後本片上映,當時它也有一個對手,而這個對手根本無法戰勝——

《唐人街探案》。

票房大鱷崢嶸初露,《唐探》上映後拿下8天的單日票房第一,同天上映的《一念天堂》卻越走越遠。

最難受的是:就在《一念天堂》被打出排行榜的同時,鄧超的第二部大爛片《惡棍天使》也引起了影迷對喜劇的強烈反思,在輿論熱潮中《一念天堂》又不幸被標為喜劇爛片典型。

就這樣,鄧超成功將沈騰也拖入“近墨者黑”的喜劇糟粕隊伍中,淪為爛片代表。

延伸閱讀  《機智的戀愛》女五加強版六六 呂珊的慢熱雙標 與汪律疑似be

《夏洛》碰上了啞炮,而《一念天堂》撞上一匹黑馬,實乃時也運也。

三、

個因:沈騰

這或許是最容易被人忽略,但也是最為關鍵性的一點。

《夏洛》成功後,沈騰一躍成名成了當紅辣子雞,在進階成功的同時,巨大的名氣也將沈騰暴晒在閃光燈之下,媒體爭先搶後的投入到這一片藍海,夜以繼日的挖掘人物背後的故事,這才發現:

原來站在太陽底下的沈騰,也是有陰影的——王琦。

當沈騰走向神壇的同時,飢渴的媒體驚然發現,這個在銀幕前與馬麗卿卿我我的沈騰,還有一個12年長跑但尚未有名分的女友。

沈騰與王琦相識於微時,二人在解放軍藝術學院表演系求學時確認關係,畢業後王琦成為一名演員,雖然一直不溫不火,但對於加入開心麻花後窮得叮噹響,經常去網吧打遊戲的沈騰而言,二人是標準的女強男弱。

兩人打過鬧過,也曾分手過,但也磕磕絆絆的堅持了下來。

12年開始沈騰陽和啟蟄登上春晚,小有名氣的他終於見到曙光,到了2015年,沈騰已經連續登上4次春晚,也與馬麗成了人皆盡知的舞台搭檔。

隨著《夏洛》的爆火,沈騰徹底出圈,同時媒體順藤摸瓜尋覓到了王琦,在採訪王琦的父母時,二老竟開始對沈騰旁敲側擊,進行催婚。

12年長跑,有名無實,即使這場大戲仍未落幕,但在吃瓜觀眾的眼裡卻早有定數:

渣男。

沒錯,雖不明就裡,但一出“渣男拋棄結髮妻”的狗血戲碼早就在觀眾的腦補裡上演。

從此之後沈騰不管參加什麼採訪都會被問及此事,一時間甚囂塵上,而正在上映的《一念天堂》也難逃波及。

後來,沈騰在連環逼問之下說出了那句:“如果我不娶王琦,我就是個罪人”,終於通過兩張結婚證,將這段萬眾矚目的催婚殺青。

但深受餘波影響的電影,卻成了這場八卦的嫁妝。

綜上所述,從電影本身的質量、類型問題,檔期的困鬥失敗再加上沈騰的個人風波,這部《一念天堂》就成了沈騰成名後知名度最小的一部主演作品。

有意思的是近幾年開始有粉絲為該片打抱不平,而本片也在這5年間上升了分數,從4.9逐步走到了6.0,大有逆轉之勢。

或許,是沈騰近日年來作品太少,影迷只能翻看舊作聊以慰藉吧。

結語

6年光陰拍馬而過,回溯起沈騰的履歷,一手捧出《西虹市首富》、《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等票房巨頭,一步步走上了神壇,一步一個腳印,穩紮穩打。

而這種成績也愈發滋生沈騰的好勝心,直到對每一次主演都細加斟酌,幾年才憋出一部《你好,李煥英》。

延伸閱讀  《獨行月球》開啟點映,眾明星到場打call,賈玲預測票房會破50億

而與此同時,不想荒廢流量的沈騰開始幫人抬轎,以客串的形式為友人電影鍍金,進而演變成一次次揮霍無度的欺騙,直到《日不落酒店》後,被人冠以“詐騙犯”的惡名。

沈騰或許都不敢想像,多年後的今年,觀眾竟然以“含騰量”為測量一部電影質量的標準,電影值不值得看完全取決於沈騰的出鏡率,而沈騰更不會想到,那個曾經跑到網吧逃避現實的自己,如今竟成為了資本的香餑餑,在爭分奪秒的客串中,變成一道貼假牌的造假工序。

資本是一顆殷紅的蘋果,它是逐利的,是沒有道德約束的,它在證實沈騰能力的同時,也在榨乾他日漸稀薄的觀眾緣。

沈騰,還記得《一念天堂》中你說過的話嗎?

“我好像,忘了演我自己。”

——全文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