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體逆襲好萊塢


作者| 李北辰

來源| 鯨落商業評論

其實早在三年前,流媒體電影就該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

包括我在內,許多人都為當年Netflix出品的《羅馬》錯失這座小金人感到遺憾,這部電影通過個人與大時代,敘事與抒情的無暇結合,向好萊塢證明了“網絡電影”同樣可以是幾近完美的藝術之作。

這麼說吧,《羅馬》錯失這座小金人,不是《羅馬》的遺憾,而是當年奧斯卡的遺憾。

今年,雖然《健聽女孩》的藝術成就與《羅馬》不屬同一層級,卻也彌補了流媒體平台的遺憾。眾所周知,它出品自Apple TV+,這是流媒體電影歷史上首次贏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在此之前,Netflix,亞馬遜,Hulu等流媒體平台幾乎拿遍了所有奧斯卡獎項,唯獨缺少這座分量最重的小金人。

而這絕不會是最後一部奪得這座小金人的流媒體影片。

把話說得如此篤定,不僅是因為越來越多的電影大師轉投流媒體懷抱(相比起“摳門”的傳統片商,流媒體平台才是創作者們最值得仰仗的金主),也不僅是因為電影界對流媒體影片的態度更為包容(《羅馬》沒拿獎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評委對流媒體的偏見),更是因為,與好萊塢相比,流媒體平台既有“講好一個故事”的能力,也有“講好一個故事”的意願。

講好一個故事

延伸閱讀  心居少年施源誰演的,00後宗宇宸飾演馮紹峰小時候,這劇有看頭

如你所見,最近些年,好萊塢作品正越來越“格式化”。

不提那些宏大場面,正邪易辨,特效頻現,情節荒誕的漫威大片,單說好萊塢的類型片,亦是套路滿滿——事實上,很多導演之所以瞧不上好萊塢,就是因為好萊塢總在復制同一個故事:通過講述弱者如何戰勝強者(強者可能是敵人,環境,或者內心),勾勒個人英雄主義。

在對“一個好故事”的尊重程度上,流媒體顯然要更高一些。

一方面,流媒體與院線電影的最大不同,是觀眾更多是在電視,iPad,甚至手機上觀看影視作品,相較於場面和特效,故事和人物才是觀眾更在乎的東西。

另一方面,流媒體是做劇集起家的——儘管大銀幕看不上小屏幕,拍電影的看不上拍電視劇的,是好萊塢的公開鄙視鏈——但你也要知道,在小屏幕上演的劇集,每一季通常有10集或更多,每集有40-60分鐘,這意味著,相比起一部90-120分鐘的電影,流媒體可以用400-600分鐘講好一個故事,情緒上的合理鋪墊,情節上的娓娓道來,讓流媒體平台能更細膩地刻畫出故事的縱深,人性的幽深。

更重要的是,一集接一集,一季接一季的劇集,不斷強化了流媒體平台講好細膩故事的能力——當這些流媒體平台“講故事”的能力駕輕就熟,再進軍電影界,那可真叫降維打擊,因為奧斯卡恰恰看中那些注重故事厚度,勾勒人性灰度的劇情片。

有人問,傳統片商難道都是大老粗,拍不出細膩的劇情片?

怎麼可能,當然拍得出,但這不是能力問題,是意願問題,因為這類電影通常叫好不叫座,除非情懷加持,否則他們必須考慮商業回報。

事實上,許多藝術性極強的作品,都是在得不到傳統廠商支持的情況下,靠著流媒體平台的扶持而問世。沒有Netflix投資的上億美元,曾說出“如今的電影正在被系統性地貶低成’內容’”這種氣話的馬丁·西科塞斯就不可能拍出被派拉蒙拒絕的《愛爾蘭人》。

不只講好一個故事

又有人問,既然這類電影通常叫好不叫座,難道流媒體平台就不考慮商業回報?

怎麼可能,大家都是出來賣的,只不過賣的方式不一樣,傳統片商是一錘子買賣,是靠一部電影的驚艷來鎖定利益,賣的是“您來一次就行”;而流媒體平台賣的是一段契約關係,是靠一部又一部好作品來鎖定利益,賣的是“您常來啊”。

延伸閱讀  迪麗熱巴拍韓劇?楊紫真的水逆?AB得罪藍臺?李承鉉營銷咖?

這很好理解,流媒體平台的主要收入來源是會員費,但他們無法靠一兩部爆款作品就把用戶“黏”在自己身上。

那怎麼辦?換著花樣拍唄。

因此恰如一場軍備競賽,各大流媒體平台都在增加內容投入,Netflix去年內容投資增長26%,達到136億美元,這個數字在好萊塢片商裡僅次於迪士尼和華納兄弟;亞馬遜去年的內容投入也超過了110億美元(包括音樂和視頻),不久前更是收購了好萊塢老牌片商米高梅,足見其擴大電影投入的野心;蘋果沒具體透露Apple TV+的內容預算,但據富國銀行分析師預計,蘋果今年的內容投資支出可能超過80億美元。

重點是,互聯網巨頭並不在乎一兩部作品的得失,而更在乎平台整體的吸引力。這意味著,他們必須一部接著一部拍出好作品,才有資格催促會員趕緊續費;他們必須不斷奔跑,才能讓用戶留在原地。

這對他們很殘酷,卻是對會員的眷顧。

就像科技觀察家王煜全所言:“流媒體平台是靠不斷推出成功電影或電視劇的續集,這就保證了能夠從好作品上持續產生收益。同時在製作這類劇集的過程中,也鍛煉出了講故事情節,重敘事邏輯和演員的表演功力,從而能夠持續不斷地推出好片子。用訂閱制的模式,流媒體平台做大了,用戶數量大而且收入穩定,自然更願意拍那些感人至深的片子,而不再去追求一部電影大賣的大製作……這種模式鎖定了觀眾長期的觀看與互動,使用戶對平台製作的內容產生了足夠的黏性,從而反過來也給足了平台持續製作優質內容的動力。”

嗯,某種程度上,這次奧斯卡與其說是《健聽女孩》這部電影的成功,不如說是流媒體平台訂閱制模式的成功。

至於這次《健聽女孩》獲獎能為愛奇藝等國內流媒體平台帶來什麼啟發,則是另一個更複雜的問題,咱們改日再敘。

作者:李北辰(微信公號:鯨落商業評論)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