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成“小丑”還是“蝙蝠俠”?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你想成為蝙蝠俠還是小丑?如果我還是一個7、8歲的小男孩,我會毫不猶豫地給出大家都認可的一個答案。畢竟蝙蝠俠是太多人的嚮往,正義的化身,出身名門,擁有絕世的武功,這樣的人設,除了童年的悲慘境遇之外,幾乎堪稱完美。然而當一個人步履瞞珊的在人生的道路上跌跌撞撞了幾十年之後,我們真的還有勇氣呼喚出心中的答案嗎?蝙蝠俠這個曾經充滿了榮譽和傳奇的稱呼,是不是因為歲月的積澱,有太多的厚重感。

從漫畫問世以來,歷經了電視劇、電影、動畫片的多種藝術形式的再創造,哥譚市誕生了兩個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們一個是萬人敬仰的蝙蝠俠,一個是人人唾棄的小丑。兩個身份屬性反差極大的人,構成了哥譚市社會群體的兩個極端。他們一個代表著人類文明的終極目標,將正義和善良刻印在了靈魂之中,一個則把罪惡和瘋狂當成了自己畢生的追求。小丑和蝙蝠俠,兩個同樣不算幸運的人,卻在命運的捉弄之下,走向了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生。

如果讓人做一個選擇,初看之下蝙蝠俠的人設太過誘人了,他除了童年不幸的遭遇之外,幾乎人生堪稱完美。剛出生便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在系統的教育之下,布魯斯韋恩繼承了家族優良的文化基因,他富有正義感。最主要的是布魯斯韋恩通過各種機遇,把自己造就為哥譚市的正義化身,這位超越了社會法律和道德體系的俠客,他就像一個提前進化的人類優秀典範。正如很多人對俠客形容的一樣,帶著超前的理想國和生存技能,去拯救被自己甩在身後的貧苦大眾。

但是如果我們中誰有機會成為布魯斯韋恩,我們真的有可能成為蝙蝠俠嗎?我想這個答案應該不容樂觀,香車,美女,億萬財富,難道就為了所謂的正義嗎?這在很多人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放著一個富豪的生活不過,卻把自己打造為一個正義的苦行僧。然而布魯斯韋恩在變身為蝙蝠俠之後又得到了什麼呢?無非是無休止的指責和質疑。

關於蝙蝠俠的社會處境,其實並不復雜。在社會上,一個人做了好事,未必會給自己帶來正向的價值,特別是一個人表現極度的優秀和完美之後,很容易遭到大眾的質疑。就像蝙蝠俠一樣,如果他的真實身份被公之於眾,沒有人會相信布魯斯韋恩完全出於善意。在大眾看來,這個世界中的個體,都充滿了自私性。即便是蝙蝠俠也是如此。

延伸閱讀  還有3天,我們就能看到高清版《蜘蛛俠:英雄無歸》

所以我們看小丑和蝙蝠俠競爭的時候,他並不是要置蝙蝠俠於死地,他而是一直在試探蝙蝠俠的底線,他最想要的是看到蝙蝠俠的墮落。的確想打敗一個人並不是為了擊垮他的肉體,而是要擊碎一個人的靈魂。在哥譚市,蝙蝠俠一直致力於正義的維護,而小丑的努力,則是為了對道德體系、公眾秩序的破壞。

為什麼小丑和蝙蝠俠走向了兩個不同的極端?其實這裡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小丑和蝙蝠俠他們對人生都已經不再是簡單的世俗的追求。他們都已經脫離了對金錢、美女、權力的牽絆,他們的奮鬥只為了搞清楚一個事情,那就是社會的法則。他們窮其所能,其實都是想為當下的世界找一個適用的法則和未來。看過電影《小丑》的觀眾會發現,小丑本來也和蝙蝠俠一樣,他有著善良純真的過去,他本來是一個最普通的小丑演員,他所追求的也無非是一個普通人最簡單的幸福,成為世俗世界裡一個被關注的人,擁有愛情,擁有親情,擁有友情,僅此而已。

然而就是這份僅此而已,小丑卻看不到絲毫的希望。每個人的天賦和基礎不一樣,如布魯斯韋恩,他擁有高貴的基因,受過良好的教育,又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即便是這樣,布魯斯韋恩還需要化身之後才能夠去享受自己的英雄夢。因為布魯斯韋恩是要為了整個哥譚市而奮鬥,他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向整個社會傳播正義和善良,這其中也包括小丑之類的反派,以及那些沒有機會成為小丑的普通人。

縱觀整個哥譚市的社會群體,小丑和蝙蝠俠對人生做出的不同的選擇,源自於他們的原生生活,以及周遭的環境,還有最關鍵的就是他們本身的質地。這三者缺一不可,像布魯斯韋恩,他最初的時候充滿了仇恨,他的家人被謀殺,他自己從此成為了孤家寡人。雖然坐擁財富,但是他也深陷在艱難的人性孤獨當中。在這樣的境遇之下,布魯斯韋恩通過自己的修為,他化解掉了自己身上的仇恨。

但是小丑呢?他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的人生深陷在一個不可控的環境裡,甚至他的母親神誌不清高,搞得他自己都無法分辨出自己的真實出身。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他同時還要承受著身邊人的嘲諷,在這樣的境遇之中,小丑開始放飛自我,既然這個世界如此的不友好,他為什麼還要友好?

延伸閱讀  2021年華語搖滾樂壇之痛:草東沒有鼓手

人性善惡論,其實並不是問題的關鍵,每個人都是社會的一個組成部分,每個人也都是別人的環境。在這個人類的大社會當中,因果有著一一對應的關係,每個人也都在找尋著自己的人性坐標系。在世俗的世界當中,小丑在做了不同的嘗試之後,他最終認定了人生的方向,這是小丑自己的選擇嗎?這應該是小丑和整個哥譚市人類社會的雙向選擇。社會選擇了小丑,小丑也選擇了這個社會。

從整個分析我們可以看出,對於大部分人而言,我們都生活在小丑的處境裡。而即便是真的有機會去過布魯斯韋恩的生活,那也僅僅是理想主義,因為大部分人過上這樣的生活之後,是很難蛻變成蝙蝠俠的,畢竟現實的誘惑太大了。而我們的處境,卻處在小丑的角色裡,最終我們和這個社會之間,做了一次人性的平均,而在平均的過程中,我們僅僅留下的倔強,就是我們人生的質地和本色。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