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劇完全沒有讓男主表現,而是採用春秋筆法,掩蓋了男主的惡


首先,相逢時節這部劇我追到18集了,這劇如果後面不填坑的話,給我最大的感受是:要是我當年實時追香蜜我可能得當場憋屈死。好了,今天我已經慪死了。所謂的“反派”過得也太慘了,失去所有、眾叛親離,因為是現代法治社會,連為自己報仇都要設定的走紅線才能成事。男主的金手指能開到什麼程度呢?比仙俠劇還要離譜。這劇還特別迷惑人,男女主因為商戰、親情淡化了愛情這個因素,弄的反派劇裡全程被壓制,劇外被道德聖人罵不懂事。

反派能憋屈到什麼程度呢?潤玉還能因為生肖屬性和偷偷修煉混個事業,寧恕在劇裡只能靠賣身才能騙兩個小姑娘為他辦辦事,還是個戰五渣和隨時能領飯盒的病體。相逢的反派描寫得太無力了,或許這個劇告訴我們真正顛沛流離,孤苦無依的人生就是這麼無力,這就是現實。我只能接受這個說法了。但與此同時更讓我真生氣的是:劇裡其他人對於反派的悲催無動於衷,以及面對寧恕報復卻覺得他小題大做的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

大半夜氣死了,我又來了 劇開播的時候,主創說整個劇想把相逢打造成港版商戰家族恩怨那種感覺,看過港劇的都知道商戰和豪門劇是香港的拿手劇,基本是電視台每年最強班底打造的,我加深了期待。結果現在: 我實在無法接受為什麼要把主角人設設計成這個樣子,完全搞不懂到底想要表現個什麼人物形象。按理說,一個大學輟學創業,准上市的公司老總就算不是精於算計,最起碼也是個有勇有謀的精明商人形象吧!

你可以表現男主通過有智慧技巧性的表現男主的強大,但不應該一股腦的給男主開一個金手指,這對男主的魅力沒有任何加成。並且我搞不懂劇本非常有意的在掩蓋男主非善意的那一面。根據一些劇情的邏輯性的完善和結合現實生活中殺伐果決的老總來說,男主的很多舉動並不是因為善良、更不是因為愛情,甚至他很狠辣的在對付男二,但是劇本完全沒有讓男主表現而是採用春秋筆法掩蓋了男主的惡。

延伸閱讀  她又被嘲了?

並且有為男主開脫的嫌疑,導致男主這個人設在我看來非常擰巴,他並不善良但劇裡只想表現他很善良,在我看來就是善和惡的一樣都沒碰著,只剩個偽善了。男主角色魅力大打折扣,不要說比不上創世紀的葉榮添,甚至就連點金勝手裡面讓人又愛又恨的卓彧的魅力都比不上。如果無法接受主角的人設不完美,其實可以把男主打造成大好人的形象。既要男主有城府有謀劃、還要男主善良互助,甚至還是個中年離異上市老總,這個角色就太懸浮了。

這個劇,但凡有一個正常人也不至於有這個故事。目前我是每天追的,這劇讓我想到第一次看知否,裡面也是各種神J病啊,第一次看時被氣的要死,好在那部劇裡都是帥哥美女,最後結局也美好,所有我還經常刷。相逢裡有張藝興啊,他實在帥的與這個劇裡的其他人都格格不入啊,我堅持看了,否則都是神j病真的看的挺惱的。希望也是個美好的結局,能緩解前面這麼多神j病帶來的不適。劇還沒結束呢,不知道後面怎麼樣,會看完的。

演的都挺好的,不齣戲。還有我總看到說張藝興口音的,你們是歧視南方人口音還是怎麼滴,我是南方人,我聽不出他有口音,但我能聽出東北口音我也沒覺得有問題,為什麼一個設定在上海附近的地區不能有南方口音?他演的不錯,很多眼神小細節都很抓人,別硬挑刺了,高興看,不高興不看,哪來這麼多事。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