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影:分寸、節奏與力度,再論電影《寒戰》,兼談雙雄對峙與演技


在文字中證道。 ——唐淚

2012年,《寒戰》問世。

這是香港警匪電影中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跳出傳統窠臼,自成巔峰。

系列第二部甚至引來周潤發自薦參演。

它是典型的雙雄架構電影。

其中一場郭富城與梁家輝的辦公室對峙戲份,更是被影迷奉為圭臬,堪稱香港電影中標杆般的存在。

尤其兩個演員的表現特別出色。

這場戲的難度,並不在於“你一言、我一語”的激烈度。

而是在一種極高強度的節奏中,掌控好力度、分寸和情緒,要平衡在爭執中“不自覺”拔升的火氣,更要根植於各自角色的特徵去延展。

這場戲前後約三分鐘,分為鋪墊劇情,與漸進式激烈的唇槍舌劍。

拋開舖墊部分,直接進入正題。

我們先看劉傑輝的台詞。

「李sir,警隊規矩,自己有親屬涉案,都要利益申報,避嫌缺席。顯然這次你沒這麼做,也就證明你在寒戰行動的判斷出了問題,我客觀認為,你應該交出你的總指揮權力,這樣對警隊對你都是最好的選擇。如果你不同意,不好意思李文彬副處長,我以公眾利益及安全條例,暫時中止你的職務。」

這段台詞,每一句話都緊扣法理,也充分錶明了劉傑輝的立場。

他基於專業素養和對情勢判斷的敏感性,敏銳察覺到“寒戰”代號被啟用背後所潛藏的風險。

故而採取緊急措施,力圖將風險扼殺在搖籃中。

延伸閱讀  港影:強者的對話,重磅商業電影的出爐,大咖與巨頭的年代偕行

所以電影《寒戰》,根本不是某些人所熱衷的“權力的遊戲”。

起碼來講並不是劇中主角的傾向。

再看看李文彬怎麼說。

「我指揮不是為了我兒子,跟哪一個部門分局都沒有關係,我是質疑你的工作能力。這一次,歹徒是針對我們的通訊漏洞,是一次恐怖襲擊,別跟我分黨分派,別以為保安局保你,我就怕你。廢話,你是不是想奪權,你夠票嗎?」

第一句話其實就已經暴露了他內心的真實。

李文彬副處長當然同樣並非“爭權”。

但他對自己獨子的關心則亂,從第一句話就昭然若揭。

表面上是回應劉傑輝說他“親屬涉案應避嫌缺席”,其實正好印證了劉傑輝“出問題的是這個行動代號”的推斷,因為身為警隊高層,必須避免這種情緒影響判斷的情況出現。

其中“不是為了我兒子”、“質疑你的工作能力”、“分黨分派”、“保安局保你”及“奪權”、“夠票”等言辭,與劉傑輝的謹守法理、克制有度截然反向。

充分流露了行動派的“衝動與不守規矩”的特徵。

另外來說,一般而言,在激烈的情緒對抗中,人會不自覺地快速眨眼。

這個有很多例子。

但在《寒戰》長達三十秒的長鏡中,郭富城眼睛一次未眨且猶有餘力,這與其強大的體能和精神專注度有關,畢竟常年練舞,其體能與精神力確非一般人可比,梁家輝在其間眨眼三次,都已經是極好表現,但也如他自己所言,已經是竭盡全力。

另外就是分寸感的拿捏,因為在情緒激動的情況下,爭吵戲極容易演變成為對罵。

這一點也是《寒戰》尤其強悍的地方。

郭富城以法理為準繩、就事論事和激昂有度的演繹,就將這場對峙控制在了雖然激烈但不會失控的尺度內,梁家輝可以盡興發揮而不會踰矩。

在2019年上映的TVB電視劇《鐵探》裡,致敬了這場對峙戲份。

延伸閱讀  細數十幾部中外驚悚片,如今韓國片突飛猛進,中式片只能回味經典

由惠英紅和黃智賢演繹。

一場權鬥,但非《寒戰》的一鏡到底模式。

而從表演上來看,二人各自添加了不少表情和肢體的動作設計,但無論是氣勢、分寸還是節奏掌控,都無法與《寒戰》相提並論。

關於演技判斷。

其實並不用去管太多的理論和概念。

在觀影的時候,注意多留意演員的眼神表現即可。

一般而言,胸有成竹、游刃有餘的演員,其眼神與角色行為特徵、性情高度相符,從而顯得很篤定和一氣呵成,不會有或呆滯、或慌亂游移甚至閃爍的情況。

道理類似哭戲及其他情緒宣洩的戲份,不需要硬憋,情緒流露是自然而然。

也不會有過多的肢體小動作。

而如果你無法從一個演員的眼神中讀出有效信息,其輔助小動作又偏多、無效。

則大致就可以斷定,該演員並沒有吃透劇本,也不太知道表演方向,或者也可以理解為心有餘而力不足。

所以用眼神表現作為衡量的關鍵項,再兼及身體語言和微表情的配合。

演員的演技能力如何。

一望而知。

安樂老闆在一個訪談中說。

他當年擔心以後沒機會拍《梅艷芳》。

所以放下《寒戰3》先去運作了電影《梅蘭芳》。

延伸閱讀  《追虎擒龍》:一部被低估的港劇

這當然並不是錯。

只是希望,無論如何,也將《寒戰3》提上日程。

為系列劃上一個完美句號。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