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車站的聚會》紀錄片:電影不是一個人的狂歡節


《南方車站的聚會》紀錄片:電影不是一個人的狂歡節

2020-12-22 過度考慮別人的感受

在2014,《白日焰火》獲得第64屆柏林電影節金熊獎。四年後的導演刁亦男攜手《白日焰火》準備《南方車站的聚會》。《南方車站的聚會》被第72屆坎城電影節提名金棕櫚獎,金棕櫚被《寄生蟲》選中。

《白日焰火》的故事發生在中國的東北中,我們在人物對話中吐出的哈氣都能表達感受到中的寒意。這次經歷了中國最冷的船員,他們把故事帶到了中國的南面,在炎熱的天氣里講述了人類的故事。從「冷」到「汗」,不同的故事結構,同一個電影人的初衷。

許多觀衆在看了紀錄片《夜光》後說他們哭了。事實上《南方車站的聚會》電影在壓抑、糾結和掙扎的氛圍中探索複雜的人性和生命平等的終極主題,將觀衆帶入更深層次的地理思考。紀錄片從第三方視角對影片進行分析,從內容建設、主要創作磨合、主題展示等方面,讓我們看到一部深刻電影背後的艱辛故事。如果電影本身把觀衆帶入理性的空間,那麼幕後紀錄片將把觀衆帶回到感性的世界。

原來嘉年華不是嘉年華。

基於真實的世界故事,增強類型片的質感和情感共鳴

《南方車站的聚會》的想法源於2014中的一個真實新聞事件,基於此,刁亦男開始編寫腳本。犯罪分子潛逃、高額懸賞、警匪情報、人性考驗、愛恨抉擇等諸多情節內容和情感矛盾,成爲這類型片故事的背景色。

影片講述了武漢城市暗角在武漢中,一個「偷車」團伙在個人怨恨加劇後捲入了一起悲慘的殺人案,偷車賊周澤農(胡歌)在雨夜被追逃時誤殺交警,成爲通緝犯。警方懸賞30萬周澤農。在他最後掙扎的日子裡,他認識了劉愛愛(桂綸鎂),並試圖製造一個「舉報」詐騙,把獎勵金留給家人。最後周澤農被警察擊斃,警察(廖凡)識破了這個騙局。

真正的空間感驅動著情節,感受到有限空間下的無限張力

影片的英文名是WildGooseLake(野生鵝湖),這就是衝突加劇的地方。主人公升華情感的地方在湖邊,湖是桂綸鎂飾演游泳者賴以生存的地方。因此湖的選擇是尤爲重要。

影片中的關鍵戲周澤農和劉愛愛的胡哥和桂綸鎂愛愛也是湖上的真假情感表達。男人和女人泛舟來自底層小人物在現實中世界,在那一刻,他們抽離經歷了人世間的所有起伏,他們渴望逃離現實,必須面對現實的遊戲,釋放接近死亡邊緣的內心渴望,表達在現實中盲目甚至遺忘的內心感受世界。

這部電影需要一個特殊的湖,湖本身需要遠離城市燈光,但他需要接受電影的光影設計。他需要「wild」和「靜」。武漢是百湖的城市,船員選景的巨大工作量可想而知。

最後,在船員們「全城搜索」的努力下,他們終於選擇了一個合適的湖泊。面對選定的湖面,導演和劇組已經開始安排虛擬場景和真實場景的搭配,以及劇情安排。導演刁亦男說他希望這部電影基於空間爲基礎而不是演戲爲基礎。將演員扔進這樣一個真實的空間,尋找角色的情感,探索從「可知」到「未知」的內在情感張力。

演員塑造字符並生成演員

桂綸鎂入學。爲了更接近字符,桂綸鎂研究了武漢的方言,後來,在電影表現中,武漢說這是一個「隧道」,真是令人驚訝。與《白日焰火》中的洗衣女吳志珍相比,用方言表演的桂綸鎂更能融入角色。

在《白日焰火》中的桂綸鎂演繹了壓抑和克制,深藏中有許多祕密和悲劇的美麗殺手,然而在東北場景環境中,一個深入人心的小人物和一口普通話,難免讓人覺得自己偶爾會跳舞。如果《白日焰火》中的桂綸鎂中的人物仍然具有「女神」的領導作用的光環,那麼《南方車站的聚會》中的桂綸鎂就像劉愛愛,他駝背,精明,強壯,知道周旋以弱勝強,在城市暗角中。

演員塑造字符,字符也生成演員。就我而言,《南方車站的聚會》中桂綸鎂的視覺震撼帶來的印象反差甚至超過了胡歌和廖凡。在打破《白日焰火》的形象之後,桂綸鎂在美感之後變成了紮根頑固的「玫瑰」劉愛愛在武漢的土壤中,誰會說劉愛愛這裡不漂亮。

與胡歌和桂綸鎂一樣,他們也面臨著方言學習的壓力。一開始,導演安慰他說「你不需要說特別標準的普通話,也不需要扮演一個真正的武漢人,你可以看到他是湖北」。後來,主任看到每個人都在認真中集成到武漢環境中,他對胡歌的要求得到了進一步改進,」我想每個人都是武漢個字,所以我必須提高我對你的要求,你必須用標準的武漢單詞問自己,」。就這樣,方言代換中的胡歌、桂綸鎂演繹了鬥爭在底層中近乎真實的小人物形象。

這是一次艱難的射擊,之前降雨是人爲造成的,溼度極高,胡歌和其他演員被低溫淋雨測試。胡歌的測試不止這些,而且被水澆浸溼後非常滑。

最後,在之前四點的第五個鏡頭中取得了最好的效果。那一刻,似乎鬥爭不再演員胡歌,或者剛剛目睹同伴慘死的周澤農被敵人追殺,在泥濘中掙扎著逃跑。他沒有那麼多機會,他只有一次生命,這只能使他攀登。通過拍攝這一幕,胡歌找到了垂死的周澤農。胡歌說「當我達到體力極限時,我忘了自己」,而那時,胡歌是周澤農。

除主角外,劇中其他主要角色還包括地方劇院演員、北漂、快遞員、藝術學校學生等。大量的羣衆演員爲整部電影增添了真實感,演員在真實和虛構的情節演繹下刻畫了人物,也充滿了自己。

董事的「誕生」與「入世」:商業環境下獨立董事的平衡與選擇

整個小組花了第一次讀了兩個小時的腳本,之後,他看到兩行眼淚順著導演的臉頰流了下來刁亦男。

整部影片,涉及80個場景,3000多人集體演出。雖然《南方車站的聚會》是刁亦男的一部以作者爲導向的電影,但他突破了獨立導演習慣中「一人一核」的桎梏,分配場景和集體表演,耐心謙虛地接受攝影和特效的建議。他是一個在「走出世界」和「進入世界」之間徘徊的智者,他不固執,但有毅力。

細節和具體場景的安排體現了導演的藝術審美和精神追求

所長對每一個細節都很關心,包括雨夜特殊道路小組噴灑的水是井水還是自來水。最後,當考慮到水太涼時,水太涼很容易使用。拍攝當天,在之前的雨夜下,導演拍了拍胡歌的肩膀說:「這取決於你,我不能告訴你感覺如何,」。他給予演員更多的信任,並體現了他的胸有成竹。場景氣氛和腳本設置都安排妥當,演員進入角色後能達到預期效果。

在周澤農逃跑期間,你只能自己綁繃帶。導演特意爲這個角色安排了這一獨家場景。在漆黑的房間裡綁著繃帶,仿佛在黑暗中起舞,孤獨的生活在狹小的空間裡展現著自己生存和絕望的心情。生存就是騙取賞金,絕望是因爲你計劃成功的那一天就是你想要結束的日子。

刁亦男指出演員手勢提供身體表現而不是心理表現的極限可以更純粹,通過迴避現實,避免空虛,人們可以在寫意之間獲得某種意境美姿態的限制可以在不經意間提供超然的效果,不受劇本的束縛,獨立地展現戲劇的魅力。

藝術與現實的選擇,體現了導演樂觀豁達的態度

無論獨立董事如何「管理」自己的工作,他們仍然要面對投資者的成本控制,關鍵時刻仍然需要了解現狀並做出選擇。如果你盲目放縱自己,你就不會對整個演員和投資者負責,刁亦男是透明的。

在拍攝海邊場景時,由於天氣的壓力,導演放棄了順序拍攝,改爲跳過拍攝。當晴天拍攝時應該拍攝哪些場景;陰天應該拍攝哪些場景,並進行統籌安排。整個劇組的演員和製作人正在等待海邊的順序拍攝,人工和資金成本將是明顯提高。刁亦男此時,他做出了應有的讓步,配合攝製組完成了海邊拍攝。

在拍攝階段,只有不到280人在拍攝階段,拍攝時間超過150天,有近80個場景轉換,很少有商業電影有這樣的音量,導演的壓力可想而知。導演本人卻樂觀開明,」電影的好處是,無論你想保留什麼,你都會留下來,」。

特殊羣體:現實場景的創造者,每一次嘗試接近「現實」

爲了展現隧道交通事故的真實現場,特公路隊在實際拍攝前37天開始測試。製造一比一的人將改裝摩托車以實現遠程控制。試驗過程並不順利,爲了使道具能達到與實際效果一致的效果,專案組反覆修改方案,修改機械程序。導演安慰他們說,用工業CG技術或武術取代他們是完全可以控制的,不過,爲了呈現接近真實的印象和震撼的視覺衝擊力,劇組決定優先採用「道具」拍攝方案。

第一晚的拍攝並不順利,劇組一次又一次地檢查真人鏡頭的速度,試圖讓道具和劇中真人的速度平穩。幾次嘗試後,直到之前3點,因爲道具工的摩托車不能直線行駛,特道組不得不失敗。兩天後,該隊製作了一條130米的專用跑道,終於完成了這一重要場景的拍攝。影片中這一幕的效果也非常震撼。

在另一個重要的場景中,胡歌飾演周澤農中槍後掉進溝里,爲了躲避對手的子彈,他晚上爬上了泥壩。泰道集團利用挖掘機在大壩上做了一個70度左右的斜坡,不僅要匹配拍攝角度,還要保證胡歌能從底部向上爬。

以達到導演最真實的形象要求。正是由於特別頻道組的多次嘗試和調整,才使影片中的場景真正映入心頭。

攝影組:光與影調度中的詩意美感

由《南方車站的聚會》光影排列的美感似乎向我展示了王家衛《阿飛正傳》中陰鬱的氣氛和《春光乍洩》中的浪漫情懷。

在我看來,除了周澤農和劉愛愛深夜湖泛舟之外,另一個地方更直接指向人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

周澤農決定信任劉愛愛,讓她代替妻子報案騙警察,把錢留在家裡,這是他留給家人生命的最後一點念想。當周澤農和劉愛愛來到蜿蜒的山路邊時,他們看起來像一條蜿蜒的紐帶,像一個流動的銀河系,像一羣聰明的精靈。

周圍是漆黑的夜晚,仿佛周澤農再也看不到生命的光明,遠處的煙火氣息把自由的靈魂帶到了活著的方向。在他身邊劉愛愛正在從事一個看不見的職業,他爲世人所詬病,承受著巨大的生存壓力。她的生活並不比周澤農好多少,愛情似乎是一種奢侈品。在周澤農面前,也許是出於感情或理解,至少在那一刻,面對不屬於他們的光,她對他有了愛。這種愛對於劉愛愛是奢侈的,對周澤農來說更是如此。「你想過跑步嗎?」劉愛愛問周澤農:「你想過跑步嗎?」,周澤農琢磨著「去哪兒跑」。周澤農他在未知結果的計劃中看到了自己已知的命運,他不想逃跑,他應該爲自己的生命付出代價,現在他只能想辦法彌補對家人的虧欠,實現一定程度的自我救贖。這是一個帶有強烈悲劇色彩的浪漫之地,加深了兩個底層人物鬥爭的命運背景。

電影的最後一個場景是胡歌的主動請求,他應該被殺死。藉助特殊道路集團開發的雨傘和胡歌和道具,表現在類型片中呈現出獨特的暴力美學概念。在緊張局勢的釋放下,《南方車站的聚會》被正式擊斃。

拍攝結束後,胡歌給導演發了一條信息:「每部戲都特別注意最後一次拍攝,我喜歡這個鮮血綻放的奇特場景霧中,我把他理解爲堅不可摧。”

對「好電影」的三點思考

在坎城電影節上,導演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境,他通過冒險、犧牲和反抗獲得尊嚴和自由,並引導生活的動力。(電影)沒有刻意設定主題,給觀衆一個先入爲主的中心思想。把事實組織成羅列,讓觀衆得到屬於每個人的體驗,」。

這部電影的紀錄片名爲《夜光》,這似乎讓我們看到了一種《白日焰火》「暗光」的回聲。《夜光》就像《南方車站的聚會》的番外,他講述了每個創造者和他的角色之間一個迷人的故事。

我們對類型片電影並不陌生,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獨立導演在原創劇本創作上取得了巨大成就。無論是《南方周末的聚會》的成功還是《夜光》感人,這份真誠的工作和真實的記錄讓我們看到了電影人的真誠。電影中每個人的天賦是什麼。然而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觀點,那就是真誠和用心。

不是「逐利」,而是「別忘了初衷」

近年來,商業電影中出現了一些讓人失望的作品,比如一些真人秀綜藝節目,經過拼接和剪輯後搬上銀幕,美其名曰大電影,呈現給我們的不過是在大屏幕上看綜藝節目。無論是拍攝技巧、鏡頭語言、美感的意境還是劇本設計,都很難在限定意義上稱之爲「電影」,然而這些作品卻已經成爲商業產品並出現在電影院裡,他們的誠意不如「爆米花」電影,此時,影片的初衷已難覓蹤影。

不是「簡單處理」,而是「內容王」

近年來,熒幕上出現了許多改編和翻拍。在商業電影環境中,許多電影人似乎重視製作的「效率」,他們藉助原創小說或經典系列作品積累的粉絲和影響力,藉助IP,努力實現作品的快速實現和投資的快速回報。然而如此快速的整合能否滿足觀衆對原創作品或經典系列的期待。

誠然,現在很多改編的影視劇在網絡平台上吸粉不少,但在電影市場上,觀衆接受度更高,而且考驗也更多,大家對電影的要求會明顯高於網劇。這是一個很好的跡象,當人們對一些網劇給予高度評價時,他們通常會說「質量堪比電影。從根本上講,「電影」在觀衆心中的地位非常高,所以對電影有更多期待和更高的要求。如果一部電影只是改編劇本並調整劇情,那不僅是電影本身,更是觀衆對電影的純真熱愛。

因此高質量的原創劇本仍然是市場所需要的,也是必要的。完整的故事、邏輯、立體的人物、生動的節奏等是一個好故事的基本要素,一個好的故事只能打動人心,實現情感共鳴,在靈魂深處探尋一些答案,這些都是單純靠賣「感情」或隨便炒作、翻拍都無法達到的效果。

的確,原創劇本的製作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時間,甚至會遇到各種製作困難和資金壓力,但只有不斷地將新鮮血液注入電影市場,才能保持公衆對電影的熱愛和無數電影人、本真對藝術的初衷。

不是「單打獨鬥」,而是「凝心集結部隊」

台灣導演鈕承澤曾經因爲自己的自私意圖故意改變中加的劇本,他曾經要求編劇在電影《愛》中,在他自己和舒淇之間加一段牀戲,這與關聯的情節並不太大。由《艋舺》Da獲好評執導,阮經天憑藉這部電影贏得了金馬獎,鈕承澤非常憤怒,因爲阮經天沒有把他放在感謝的第一位。阮經天解釋說他語無倫次,因爲他當時很緊張,他讓導演在最後一個「結局」上表達對他的敬意,但鈕承澤多年後仍然懷恨在心。後來鈕承澤因爲吸毒和性虐待,我徹底終止了我的職業生涯。

後記

可以說《寄生蟲》是亞洲電影的最大贏家,他不僅在贏得了許多大獎,而且在贏得了金棕櫚大獎。作爲第72屆坎城電影節金棕櫚獎電影節《南方車站的聚會》的入圍影片具有良好的反響和質感。《南方車站的聚會》進一步提高了中國類型片的質量,他培養了內容本身,專注於藝術創作,探索生活本真,辯證的人性思維。電影裡,從來都不是誰的「獨白」,她不是狂歡節,而是大家的盛宴,「人」里有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