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話丨武當山上的龜蛇二將


趣話丨武當山上的龜蛇二將

2021-02-15 武當山

武當山紫霄宮大殿後蹲著的龜蛇二將,傳說是真武大帝肚子和腸子變的。碗粗的蛇將軍,緊緊纏著龜將軍的身子,龜將軍的腦袋放在一邊,伸著的脖子裡「咕咕嚕嚕」一個勁地吐水……

傳說,真武來到武當山修煉,把鞋子和襪子脫到一邊,日夜盤坐在禪椅上,一動也不動,靜心誦道念經,不吃飯,也不喝水。

真武不吃不喝,這可苦了肚子和腸子。肚子和腸子相互埋怨,爭吵不休,鬧騰得真武坐立不安,不能修煉,也不能念經誦道。真武一怒之下,破腹開膛,把腸子和肚子一把抓出來,「叭噠」一聲,扔到了背後的草叢裡。真武這才安靜下來。

肚子和腸子藏在草叢裡,日夜聽真武念經誦道。經咒入髓,道法附身,變得能說會道,善飛善跑,上天入海,神通廣大,變化無窮。一天,腸子「哧溜」一聲拱進真武的襪筒里,在地上打了三個滾,喲!腸子變成一條滿身披鱗甲的大蛇。肚子拿過真武的鞋子朝背上一蓋,也打了三個滾,嗬!變成一支鐵殼大烏龜。從此,真武就沒鞋子襪子穿了,打起赤腳來。

龜蛇溜下了武當山,見到百姓的豬羊,三口兩口就吞了,看到農人的牛馬,幾口就吃了,最後連人也吃起來。一次,它倆爲爭一頭豹子吃,打得天昏地暗,民不得安。

這時,真武已修煉成神,見龜蛇這般胡鬧,就駕祥雲,揮寶劍,去收伏它們。真武大帝大喝道:「龜蛇伏降,膽敢不從,定斬不饒!」龜蛇儘管是真武大帝肚腸變的,但已得道成精,哪裡肯聽。它們張牙舞爪,撲上來就和真武大帝廝鬥。

真武大帝怒髮衝冠,揮起寶劍照龜背「噹噹當」斬了數下,龜背金光四射,只留下幾道印子。從此以後,烏龜背上就有了花紋。蛇趁勢「哧溜」一聲撲上來,死死纏住真武大帝,真武又一揮寶劍,「轟隆隆」一聲巨響,五根撐天柱應聲而倒,只見天「唿」的一下塌下來,頓時把龜壓扁了。同時,撐天柱變成了繩子,捆住了蛇的脖子,越捆越緊。從此以後,蛇的脖子就變得細細的了。龜眨眨眼睛,回頭一看,背上壓的並不是天,而是真武大帝踏的一隻腳。蛇也轉轉自己的脖子,見並不是撐天柱變的繩子,而是真武卡著的大手。這一下,龜蛇才殃了勁,撇著嘴巴,灑著淚珠,苦苦哀求真武大帝饒命。

真武看龜蛇是自己肚腸變的,又武藝高強,也歸順了,就收它們作爲自己的坐騎,並封爲「龜蛇二將」。從此,真武大帝就履龜蛇,邀游九天巡視。

龜將軍邪念未收,表面佯裝老實,背後繼續幹壞事,經常趁真武大帝閉目養神,偷吃仙物供果;又常常變成花花公子,溜出仙宮,吃喝嫖賭,爲非作歹,干盡壞事。這樣天長日久,被人們告到了真武大帝那裡。真武大帝半信半疑,便留心觀察,想弄個水落石出。

有一次,真武大帝閉目養神,佯裝「呼呼」扯長鼾。龜將軍以爲他已睡熟,頭一伸,一口把個大仙果吞進肚子裡。真武大帝就勢一腳踏下,那仙果就從龜將軍的肚子裡「咕嘟」一聲滾出來。真武大帝大怒道:「烏龜!你偷吃了多少仙物,統統給我吐出來,幹了多少壞事,老實向我招來。」龜將軍哭喪著臉說:「我實在吐不出來,說不清楚啊!」

真武大帝心想:龜將軍雖是我肚子變的,但敗壞天風,觸犯天法,豈能饒恕。於是舉起寶劍,「唰」地一聲,龜將軍的腦袋應聲落地。真武大帝就勢一腳,把龜頭龜身踢到紫霄宮背後。又令蛇將軍纏到龜身上,逼著龜將軍往外吐。真武大帝指著龜將軍說:「你啥時吐光說盡了,我再把頭給你安上。」

從此,紫霄宮後那個大烏龜就沒有腦袋了,天天從脖子裡吐水。有時龜不想吐,蛇將軍就揍它。這一揍,雷聲隆隆,暴雨如注,龜將軍嚇得連忙吐水,只聽得龜脖子裡「咕嚕嚕」發響。因烏龜不好好吐,所以永遠吐不完,龜頭也永遠不能再復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