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經典劇《大時代》中,丁蟹那些又好氣又好笑的“蟹言蟹語”


春節在家,重看TVB經典劇《大時代》。

我之前也寫過關於方展博究竟愛誰文始終覺得方展博最愛的是龍紀文,而不是阮梅,之所以再提到這部劇,是因為它在我這裡完全可以封神。無論是題材選擇、內容詮釋、人物塑造、演員演技都是經典中的經典,每次翻看必有新的收穫。

今天,換個角度,來聊一聊劇中最大的反派——丁蟹,以及他的神奇“腦迴路”,那些“蟹言蟹語”。

丁蟹其人

丁蟹是什麼人呢?

劇中,羅慧玲給過他一句言簡意賅的評價:無賴、霸道、自私。這三個詞歸結起來,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外在表現形式,就是“自以為是”。

說白了,就是他自有一套邏輯體系,他可以用這套“自以為是”的邏輯體係來說服自己,並且企圖說服別人。他是個非常能“自洽”的人,無論外界給他什麼反饋,別人做什麼,對他表現出什麼態度,他都能用自己的邏輯體係來消融、化解。最後,回歸到自己能夠接受的範疇呢。

這種能力有多強。參考金庸先生筆下的神功《九陽真經》中的一句話:“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

《九陽真經》有多強,就意味著丁蟹的這種“自洽”能力有多強。這種強大的“自洽”能力,加上他天生蠻力,使他在精神上和肉體上都到達了一種常人無法理解以及企及的地步。一般人說不過他,更打不過他,這就是丁蟹在《大時代》中橫行無忌的原因之一。

無賴

毫無疑問,丁蟹是個無賴,被他纏上的人都沒什麼好下場。

整部《大時代》對丁蟹來說除了自己和家人,只有兩種人:仇人和恩人。可笑的是,他對仇與恩的態度,和一般人完全不同。所謂:“丁蟹報仇點到即止,丁蟹報恩家破人亡。”

龍成邦是他的仇人。丁蟹綁架他、折磨他、羞辱他,最終為的就是兩件事:一、拿點錢做補償;二、逼他認錯。你說他壞,似乎沒有壞到骨子裡,在懲罰龍成邦的時候,做的不過是吊起他來,用紅油漆在他身上寫下“義”和“孝”兩個字。很過分嗎?似乎也不算太過分,甚至覺得還蠻好笑。

周濟生是他的仇人,他還差點要了丁蟹的命。在經歷了一番羞辱和折磨後,丁蟹最後還是放過了他。理由是,他覺得周濟生雖壞,但夫妻情深,念在這點真情上,最終也沒對他們做什麼太絕的事。

可你說他真的恩怨分明吧,那也不是,在綁架完華姐後,看著眼含熱淚、詢問老公安危的華姐,他的“腦迴路”是:“我不是喜歡拆散別人家庭的人,我要是弄死你老公,一定把你送下去見他。”

嗯~這……我是俗人,我理解不了。

對仇人他是如此,對自己的恩人是怎麼樣的呢?

對陳萬賢,為了跟他學股票,他追著人家的汽車跑,追到一半不惜爬到人家車頂上表演特技。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鄭少秋在演警匪片,扮演正義警察抓賊的戲碼。

靠著陳萬賢的兩句話,意外在股票市場賺了一筆之後,硬是要拉著他又請吃飯,又要拜把子。拖拉硬拽,看起來誠意十足,就差沒跪下來磕頭焚香。可嚇得陳萬賢說話都結巴,腿都打哆嗦,心裡那是一萬個不願意。

最慘的當然是羅慧玲。

因為一時心軟,和他短暫交往,從此,丁蟹就沒打算放過她。天黑了想回家,他不讓;惠玲的姨夫因為擔心她,責備了兩句,就把人打到進醫院縫了14針;讀書上課,他去學校找她,轉學換校,他又死纏爛打地跟著……丁蟹從此成了羅慧玲的噩夢,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刻。

方展博說:“真慶幸啊,沒被你疼過,被你疼過的都沒好下場!”

想想都覺得可怕。

霸道

所謂“霸道”,就是把自己的意識強加到別人身上,完全不顧及他人的想法。類似於前兩年挺流行的那句:“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從這點上講,丁蟹無疑是霸道的,十足的霸道。

對母親,他硬是要把她從庵堂接出去住,美其名曰要盡孝。至於老娘自己願不願意,是不是在生病他是不管的,嘴裡振振有詞:“我自己的老娘我自己照顧,你以為我和你們一樣沒人性啊!”(嗯,到底誰沒人性?)

對兒子,順他意的時候是好兒子,逆他想法了,不是生氣撒潑罵他們不孝順,就是拳打腳踢,諷刺挖苦。

嫌兒子們找的律師不給力,非得要自辯,然後有了以下場景:

延伸閱讀  TVB下半年播出6大重頭劇,哪部劇更有希望成為台慶劇呢?

四蟹:老爸,你不能自辯。

丁蟹:我就要自辯,各位陪審團,本案的重點不是我打死方進新,而是浪子回頭金不換。

法官: 陪審團請注意,本案的重點是被告有沒有打死受害者。

陪審團:被告罪名成立。

丁蟹:你們這群兒子當初怎麼不攔著我自辯,是不是嫌我老了沒用,就想看著我死啊!

我替四蟹內心OS:額~~~~

丁蟹自以為是地想撮合方婷和自己的兒子丁孝蟹,抓走方婷和她“講道理”。

丁蟹:我就是不想上一代的恩怨影響你們下一代,你說吧,你要我怎麼樣,我都賠給你!

方婷:我爸爸死了,是你活活打死的,我十幾年沒有爸爸了,你拿什麼賠啊!

丁蟹:你嫁給我兒子,我當你爸爸,我發誓,我比你親生爸爸更疼你。

這……這也行?

當然,最慘了依然是羅慧玲,反正丁蟹“愛”誰,誰倒霉。

羅慧玲第一次跟他攤牌,說不喜歡他。

丁蟹:“你為什麼要搞出這麼多事來逼我呢?好啦好啦,我認輸,結婚就結婚,我們結婚……”

羅慧玲內心OS:嗯?

打傷方進新之後,再遇羅慧玲。

羅慧玲:你去死(捶打他)

丁蟹:阿玲,你對我是有感情的。

羅慧玲:我恨你,恨死你了,你放開我!

丁蟹:我最怕你對我沒感覺,我好怕啊~

羅慧玲:救命啊~

我想,此時羅慧玲除了喊救命也很難有其他反應了,畢竟我看了都想喊:“救命啊,這裡有個瘋子!”

自私

其實,最初看《大時代》的時候,我曾想過這樣一個疑問,丁蟹這個人是不是有“精神病”,我指的是生理意義上的精神病。

延伸閱讀  心力交瘁就看甜劇! 12部「冷門小甜劇」推薦,高糖劇情成為你飯後甜點

我真的曾經一度疑惑過,或許他不是真的壞,只不過是腦子一根筋。比如,他提到和方進新30年的友誼,小時候游泳,怕方進新溺水跟在他身後保護他;方進新被毒蛇咬了,替他吸出毒素。看起來,也是真把方進新當朋友,很好的朋友。

但越到後面,你越會發現,他還是壞,而這種“壞”的本質就是自私。

在不涉及他自身利益的時候,他可以和你仁義道德,一旦和他自己的利益相衝突,他自私的一面表現得淋漓盡致。

在獄中,當他看到自己的兒子用各種齷齪的手段對付方家的時候,他怒不可遏,大喊“流氓”,罵兒子們卑劣。但當“四蟹”告訴他,只能用這個辦法贏官司,否則他會被終身監禁的時候,他立刻改了態度。

“你們這麼嚇方家他們到底怕不怕?我看他們好像還不屈服。”

最重要的是,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幹的是壞事,知不知道其實自己做錯了。

他知道。

只不過,他的自私讓他不肯面對和承認自己的錯誤。然後,用自己強大的邏輯體系,給自己編造出各種理由,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丁蟹承認他打死了方進新,但是他始終不承認自己有錯。 “是啊,我打死人,但是我沒做錯。”這是他的口頭禪。因為在他的邏輯裡,方進新早就“變質”了,從一張白紙變成了“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的股票和鈔票。

他對母親說:“我知道你還在氣我打死了進新,我也不想的,他一連打了我十幾拳,我自衛才打了他幾拳,他死了,我也沒辦法,我也很後悔,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就不打他的頭了。”

如果非得說他有什麼錯,他也承認過:“我錯了,之前我對朋友兩肋插刀,沒說過半句不好,我錯了,我看著進新一步步走上歪路,我沒有阻止,我錯了。”

在丁蟹的邏輯體系下,他打方進新是因為方進新“變質”;他打死方進新是因為自衛,是方進新不經打;他唯一的錯,是看朋友沉淪而沒有阻止。對,就是這樣!

這種行為在心理學上叫做:在歸因問題上出現了自利性偏差。

他在審視問題的時候,將所有問題的“因”向“自利”的方向歸納,在實在沒辦法歸納的時候,就把“因”推給他人,推給外界因素。

比如方敏的死。

他實在找不到其他原因了,他就把這個“因”推給外在因素:

她為什麼自殺呢,你以為一個人自殺那麼容易啊,有很多因素的,家里人對她不好啦,沒有溫暖、沒有朋友啦,愛情不如意、讀書壓力大。她為什麼在放榜前一天自殺呢,她是被香港填鴨式教育逼死的,又賴我們父子什麼事呢……

丁蟹本蟹

我不知道《大時代》的編劇在給人物取名的時候有沒有“刻意為之”的成分。我倒是覺得,丁蟹說到底很像一隻螃蟹,還是那種“關公蟹”。

長著一張類似於關公的臉,有著螃蟹的橫行霸道,但實際上是最膽小的。

四蟹給老螃蟹在台灣買了棟別墅,丁蟹一進門看到關公像就說:“這個關公像好,像我這麼正氣!”平時的他,也把自己看做正義的化身:問心無愧、義薄雲天,為朋友兩肋插刀。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惡人怕天不怕!”簡直是丁蟹的座右銘。

但實際上呢?他膽小如鼠。

第一次重傷方進新,他嚇得扭頭就跑。打死方進新後,他躲到台灣。他說:“我不是怕死啊,我上有80老母要奉養,下有4個孩子等著爸爸回家,我不能死。”

回香港被捕,他和律師商量自己的罪責:“可不可以改成,可原諒自衛錯手使一個人長眠?”(這名詞,虧你想得出來)

律師教他一招:“法官大人,我不認罪!”

延伸閱讀  TVB最新情感劇定檔!集狗血元素為一體,或成女主角離巢之作

就這短短的8個字,他練了整整一個晚上。

越到後面,他越害怕,怕到後來,他草木皆兵。看到別人看他的眼神他怕,聽到別人議論他怕,看到飛蛾他也怕。他怕那是方進新和方家人的鬼魂,他瑟瑟發抖,連牢房的門兒都不敢進。這正應了那句:“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

他長著一張“關公臉”,用他的爪子(自己的武力值和四蟹)橫行霸道,但實則膽小如鼠。哪怕到了最後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看似正義凜然地勸著自己的兒子“不要怕,我們一起死,下輩子還是一條好漢!”自己反而站在樓頂瑟瑟發抖,始終邁不出那最後一步。

這樣的他是,自以為正義強大,實際上自私怯懦,十足的“關公蟹”本蟹!

寫在最後

重看《大時代》,忽然明白了一個道理,為什麼導演韋家輝要把“大奇蹟日”和丁蟹一家的結局放在第一集。因為雖然我們都知道“善惡終有報”的道理,但丁蟹的惡以及他用不完的好運氣,若不是先看到了結局,真的很難忍著看到一半不棄劇。

這部劇一直被認為是韋家輝“商戰劇”的代表作,但40集看來下,我覺得它更像是一部倫理劇,我更喜歡他的英文名《The Greed of Man》。

片子的最後,方展博向三大富豪“借勢、借運”,其實按正常的邏輯來說有些不現實。但放在這部劇中又覺得合情合理,方家善良寬厚、自強不息,卻家破人亡,不得好死;丁家壞事做盡,卻一路順風順水,運氣好到爆棚。這麼不可理喻的事,只能用更不可理喻的方式來收場。

何止是三大富豪因為方進新當年的善,願意借勢給方展博,簡直所有的觀眾,都願意把自己的運氣借給他。方展博最後不贏還有天理嗎?

據說,韋家輝當年創造丁蟹這個人物的時候,是根據自己身邊的人改編的。可見,生活中,這種不可理喻的人的確存在。如果我們生活中遇到“丁蟹”該怎麼辦?或許參考一下曲筱綃的名言:“多與同好爭高下,不共傻瓜論短長!”

說俗點兒就是:趕緊跑!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