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過人氣角色,也拍過2.2分爛片,出道17年的蔣龍怎麼才出頭?


演過人氣角色,也拍過2.2分爛片,出道17年的蔣龍怎麼才出頭?

不算出眾的娃娃臉、不夠出挑的身高,就連名字也普通到爛大街。

就是這樣一個演員,卻讓馬東和李誕起立鼓掌,黃渤歡呼,於和偉濕了眼眶。

如果不是《一年一度喜劇大賽》(以下簡稱“《喜劇大賽》”),大概很多觀眾不會知道,有位優秀的演員叫蔣龍。

或許你對這個名字有點陌生,但如果看到照片,你一定會恍然大悟:“原來是他啊!”

從9歲出演第一部電視劇《長大成人》到現在,蔣龍已經在娛樂圈打拼了17個年頭。

這17年裡,他演過豆瓣評分2.2分的爛片,也演過高人氣角色;參演過不少S級的大項目,卻還是吃了上頓沒下頓。

在蔣龍身上,可以看到“腰部演員”逐夢演藝圈有多難。

初心和亞軍

在《喜劇大賽》裡,他和搭檔張弛表演了五個節目,其中三個節目和“初心”、“夢想”有關。

《這個殺手不大冷》裡,他飾演一個把音樂刻進了DNA的殺手。

現實讓他成為殺手,但只要對方彈起吉他,身體就忍不住律動起來。

《最後一課》裡,他是電影學院最優秀的學生,卻在畢業後當起了密室逃脫裡的NPC。

面對曾經的班主任,過去的榮譽成了壓垮自尊的稻草,社死的背後是懷才不遇的傷痛。嗐,誰還不是為了混口飯吃呢?

《台下十年功》裡,他是小時候的張弛。他曾對京劇抱著一腔熱血,殊不知長大後,這唱念做打的本事竟毫無用武之地。

故事最後,張弛還是改行做了脫口秀演員。可是當他拿起話筒,全場安靜,他還是選擇唱出那熟悉的唱詞:“一見公主盜令箭,不由本宮喜心間,站立宮門,叫小番。”

如果說喜劇的內核是悲劇。那麼我想,蔣龍和張弛真的做到了讓觀眾笑著哭。

尤其是在《台下十年功》的結尾,張弛站在話筒前,沉默幾秒後唱出京劇的旋律,作為觀眾也彷彿想起了自己曾經的雄心和對現實的妥協。

在參加節目前,蔣龍和張弛給自己的組合起了個名字——逐夢亞軍。

原因很簡單,蔣龍曾經演過一部關於逐夢的電影,而張弛曾得過《星光大道》年度亞軍。

延伸閱讀  黃磊出道二十餘年人氣經久不衰,是因為他一直在做和年齡匹配的事

別看兩人在台上默契配合,其實他們才認識對方兩個多月,一開始甚至有些互相看不上對方。

蔣龍覺得張弛的寸頭看起來挺兇,表演欲強,認為倆人一定不會合作;

張弛覺得蔣龍很傲,用審視看別人的表演,“一看就不是一路人”。

結果,真香!

“先婚後愛”的友誼背後,更多的是腰部演員之間的互相理解和對彼此才華的惺惺相惜。

原來是他啊

如果不是特意了解,或許誰都想不到,這個26歲的年輕演員其實已經有了17年的演員經驗。

翻開蔣龍的履歷,彷彿看到了一位年輕人坐在過山車上經歷著起起伏伏。

小時候,他是父母眼中別人家的孩子。

9歲主演青春喜劇《長大成人》,比後來爆火的《家有兒女》還早一年。

學習拉丁舞,得了遼寧省國標舞大賽拉丁舞一等獎;學習彈鋼琴,又拿了全國青少年才藝大賽鋼琴組金獎。

決定做一名演員後,他順利考上北京電影學院。

他在學校裡演話劇,參加“校園歌手大賽”,大二獲得學校舉辦的“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創作學院獎”金獎,大三開始拍戲,其中不乏《暗黑者2》這樣的爆款網劇。畢業時還獲得優秀畢業生及保研錄取資格。

只是當他離開象牙塔才發現,曾經的優秀並不代表未來的成功。

畢業前,蔣龍得到了一個演電影的機會,這是一個關於表演系學生追逐夢想的故事,他也演得很認真,只是沒想到,這次經歷居然會成為他簡歷中濃墨重彩的一個笑話。

這部電影叫《逐夢演藝圈》,豆瓣評分2.2。

再後來,他又接到了一個大IP翻拍劇的橄欖枝——劉鎮偉導演的《大話西遊之愛你一萬年》。劇裡,黃子韜演至尊寶,蔣龍演六耳獼猴。

名導演、大流量,這回應該穩了吧?

可惜,豆瓣評分3.6分,又是一次全網群嘲。

但這並不妨礙蔣龍一步步用角色證明自己。

延伸閱讀  烏克蘭電影人大鬧戛納電影節:擺拍、拉橫幅、喊口號

在蔣龍的簡歷裡,拿得出手的作品不算少。 S級項目《扶搖》、《風起洛陽》,高分網劇《sci謎案集》、《全職高手》……雖然演的不是主角,但他總能演出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喜劇大賽》首次出場,彈幕就被“黃少天”刷屏,因為在《全職高手》中,蔣龍飾演的黃少天實在太有記憶點。就算是原著黨也不得不承認,“寡言少語”黃少天不就是蔣龍本人嗎?

表演《悟空》,蔣龍飾演遊歷人間的齊天大聖,彈幕再次飄過一片“你就是孫悟空”。沒辦法,就算《齊天大聖之愛你一萬年》是個大爛片,也不妨礙蔣龍飾演的六耳獼猴把觀眾虐到心傷。

出彩的表現源自充足的準備。

在試鏡《全職高手》前,蔣龍看遍了小說的原著、動漫和舞台劇,他深知自己並不符合原著中黃少天的形象。於是在試鏡前,他特意買了染髮噴霧,一頭黃毛讓他順利拿下這個人氣超高的角色。

《當幸福來敲門》裡有一句台詞:“If you want something,go get it。(如果你想要什麼,就全力以赴去爭取)”這也是蔣龍最喜歡的一句話。在他看來,做足準備是避免失敗的最好方法。

或許行業充滿浮躁,但對錶演心懷敬畏的演員總能被人看見。

腰部演員還有春天嗎?

蔣龍是幸運的,入行之後,他遇到過好作品,交出過好角色。但即便是這樣,他仍然很焦慮。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眼前都是機會,但你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碰到它,而這也是大部分腰部演員面對的現實。

《喜劇大賽》裡的選手葉瀏,如果不是有這樣一個節目,或許此時他已選擇轉行;

另一位選手孫天宇,最難的時候卡里只有6塊1毛多,每次去食堂打飯都要把米飯摞得高高的,靠這一頓支撐一整天。

而《最後一課》的靈感,更是來源於蔣龍玩密室逃脫時遇到了自己的大學同學,而這位同學當時正扮演著遊戲中的NPC。

小演員如此,已經成名的前輩也曾經歷過這樣的階段。

延伸閱讀  離開潘粵明後,姜超又帶來一部“盜墓大片”,開局高能演技在線

於和偉說徐崢在大學時長髮飄飄,表現特別優秀,但畢業沒多久,就成了禿頂老boy,和朋友吃飯就算是吃火鍋熱到腦袋流汗也不願摘帽。兩年沒有工作的生活讓他焦慮、脫髮。

於和偉自己更慘,1996年畢業,到2003年才開始通過話劇、電視劇走進觀眾視線。讀書時的驕傲和少年意氣,在7年中被慢慢磨平。

做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這麼難,還要堅持嗎?

於是便有了《悟空》中的那句話:“再堅持堅持嘛,萬一是對的呢?”

再堅持堅持嘛,萬一有人看到自己的光呢?

於和偉堅持了七年,等來了《歷史的天空》;黃渤熬了六年,等來了《瘋狂的石頭》,蔣龍堅持了七年,等來了讓他大放異彩的《喜劇大會》。

或許,這個行業很浮躁,摳像、軋戲、爭番位,有人輕鬆拿千萬片酬,有人搏命卻養不活自己。

但至少還這樣一群真正愛表演的人,他們還在堅持,還在逐夢。

再堅持堅持吧,萬一有一天良幣也能驅逐劣幣呢?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