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檔的最高分,票房爛到我想哭


真的,小妹我看不下去了!

雖然每年春節檔都會有一些電影刷新紀錄、改寫榜單。

但還有一些電影,懷著搏一把的心態擠進春節檔,最終不幸淪為了炮灰。

這類電影基本都有以下幾個特點:

演員票房號召力不強,或者劇情太爛,要不就是導演不入流。

可是,咱咋也沒想到,春節首日就被甩出榜單的竟然是張藝謀的新片——

《狙擊手》

看看這個票房榜單,《狙擊手》的首日票房竟然還不及《熊出沒》的一半。

不到5000萬。

按照往年的慣例,除非頭部電影大翻車,否則這類電影的總票房連破億都很艱難。

其他電影就罷了,可這是張藝謀。

是即將在後天晚上(4號)給全球億萬觀眾帶去冬奧會開幕式的總導演啊!

老謀子的藝術造詣不用多說,早期的輝煌更是毋庸置疑。

但自從踏足商業電影之後,爭議就越發洶湧起來,前幾年中美合拍片《長城》更是將質疑聲推向了最高潮。

也許是那次的惡評真的傷到了國師,再加上歲數的原因,這幾年的老謀子又嘗試拍了幾部不是那麼張藝謀的電影。

像是水墨色的《影》。

諜戰電影《懸崖之上》。

致敬自己的《一秒鐘》。

略有不足,但這些絕對是國產佳片了。

而《狙擊手》是一部以抗美援朝為背景的電影,和《金剛川》《長津湖》等片子一樣,從某種程度上說,算是“任務”電影。

定檔、撤檔、再定檔,躲過了《長津湖》,還是沒能躲過和《水門橋》的正面硬剛。

不過從明星陣容和體量上說,《狙擊手》都落了下風。

延伸閱讀  殺青一年半未定檔,看了《恩愛兩不疑》物料才明白,漫改不容易!

《狙擊手》沒有女性主演,領銜主演則是陳永勝。

不認識?很正常,他是張藝謀挑出來的新人,拍《狙擊手》的時候才22歲。

新人需要戲骨來提攜,而本片另一個看點,就是章宇。

對,《我不是藥神》裡的黃毛,《無名之輩》裡的盜匪。

很多人在上映之前,就將本片和《長津湖》進行了一番對比,畢竟拍的都是抗美援朝這個大背景。

但如果你是抱著看特效、看戰爭場面、看恢弘氣勢的心態買了這部電影。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

《狙擊手》沒有任何大場面(預告裡把所有能稱之為大場面的鏡頭全部剪進去了)。

正如它原本的片名《最冷的槍》,在茫茫大雪的覆蓋下,這部片子的節奏、情緒、甚至是配樂,都是極為克制的。

電影開場就將敵我雙方的衝突安排好了。

接到連長的任務,志願軍五班需要去指定地方將偵察兵亮亮解救回來。

五班的人不簡單,他們都是一群訓練有素的狙擊兵。

按照線報提供的地點,五班一行人先是埋伏在戰壕里,此時四周一片死寂,而不遠處正躺著幾名一動不動的志願軍戰士。

其中就有連長讓務必救回去的亮亮。

於是在班長的安排下,大家開始了有條不紊的救人任務,結果突遭暗槍。

大概也就過去了10分鐘,電影就將第一個高潮拋了出來。

救人遇阻的五班戰士不得已馬上調整了戰略,但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幾番較量之後,我軍犧牲了數名戰士,當然美軍也沒占到什麼便宜,他們躲在戰壕里的狙擊手被班長劉文武一槍正中眉心。

電影的前半段主要突出的就是劉文武百步穿楊的槍法,以及他作為班長的冷靜、機智,和作為志願軍戰士的勇敢和無畏。

這個人物的塑造非常成功。

雖然章宇大部分時間都是趴在雪堆上,用望遠鏡偵查著對方。

但他總能瞅准時機,彈無虛發。

延伸閱讀  德云社電影《粉墨江湖》開機,現場比較冷清,圍觀粉絲不是很多

沒有正面一對一的肉搏,敵我之間也就不存在什麼對手戲。

因此全片的情緒鋪墊,都集中在班長和各位年輕的志願軍戰士們身上。

以往這種片子,導演都喜歡在對戰之前,拍攝大量文戲。

但本片並沒有,開篇即戰場,所有出場的人物都是直接就位,因此就要求編劇必須在對戰當中,通過一些設定去突顯人物的性格。

比如背負著鐵板去救人的志願軍戰士,走哪兒都戴著媳婦親手織的手套的志願軍戰士等等。

他們的名字看完也未必能記住,但他們在本片裡的存在感卻一點都不輸主角。

當然,作為主旋律電影不可或缺的,或者說爭議最大的仍然是犧牲所帶來的煽情和主角光環過剩帶來的違和。

關於煽情,咱們就不說了,不管電影的表現手法是否高明,觀眾還是普遍比較買賬的。

但對主角光環就不一定了。

偵察兵亮亮作為美軍的誘餌,被故意扔在沒有任何隱蔽的空地上。

五班戰士要想救人,就必須要離開戰壕,而離開戰壕就意味著暴露,稍有不慎就成為美軍的活靶子。

因此要救人,必須要先滅敵。

試探,通過勺子的凸面去觀察敵人的情況,聲東擊西,調虎離山。

本該是枯燥的對抗,被張藝謀拍的節奏感十足。

美軍也不是一個符號,反而裡面還增加了一些笑點,比如他們說標準的中文,和五班戰士進行談判。

劉班長的百步穿楊,被敵人忌憚,也被敵人稱讚。

但他並不是男一號。

真正被著重塑造的,被編劇冠上主角光環的,是一個新兵大永。

從一個只愛哭的鼻涕蟲,到被美軍的冷槍震到,然後在到危急時刻牢牢握住主動權,全殲敵人,完美詮釋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主角光環過剩的問題其實非常好解決,一句真人真事就可以瞬間平息爭端。

大永的原型來自抗美援朝中,我軍的神槍手張桃芳。

去年央視的開年大戲《跨過鴨綠江》中,也有個神槍手的角色叫陸乘風,其原型也是張桃芳。

延伸閱讀  張譯曝《狙擊手》票房近億,立馬驕傲地向吳京炫耀,原因笑翻全場

張桃芳在參加志願軍時不到22歲,而且也沒有去過前線,完完全全的新兵蛋子。

但這人就是對於射擊有著近乎天賦般的準度,命中率高達49%,在“冷槍冷炮”運動中被稱為敵人的頭號殺手。

然而,對於看慣了狂轟亂炸的戰爭場面的觀眾來說,《狙擊手》的劇情顯得有些單一了。

整個春節檔裡,《狙擊手》的片長也是最短的,掐頭去尾不過一個半小時。

情節推進,情感爆發等,基本也都在觀眾的預料之中。

這也是命題作文無法避免的一些弊端,但相比於那些用大場面、用震撼的音效去突顯戰爭慘烈的電影。

《狙擊手》更像是一部化繁為簡的信。

字數不多,但處處是真情,讀完早已不知不知覺中淚流滿面。

然而,被以如此慘烈的票房成績甩出春節檔,情何以堪。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