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不起那些熱愛平凡的年輕人


往年每到年關歸家的時候,我都會在期待中帶有一絲焦慮。

因為按照慣例,我除了要面對爹媽的噓寒問暖外,還要老老實實地聽他們教我做人。

雖說我早練就了一身兩耳一閉對方不管說啥我都點頭如搗蒜連連稱讚的接梗功夫,但總有些話,會讓你聽到後就忍不住反駁。

比如這句:“你不要在大城市瞎闖了嘛,回家來平平凡凡過日子不好嗎”。

不好啊!

谁愿意過那種一輩子就看到頭的日子啊,誰能平心靜氣地接受自己只是一個平凡人啊。

這簡直就是往我們這種自詡“身老心不老的少年郎”心上紮刀子。

當然,這種話我一般只會默默地在心裡碎碎念。

畢竟和爹媽大言不慚地說“金鱗豈是池中之物”,他們大概只會回應我一句“你買得起房了嗎?”。

不過這確實指出了一個問題——“在沒跌得一頭血的時候,大概沒有幾個年輕人會自甘平凡”。

雖然朴樹在歌裡唱“我曾經失望、失落、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但很少有人在還沒有闖蕩之前,就開始醞釀失望。

路途剛開始時,我們既有著義無反顧的勇氣,也有著熱血沸騰的渴望。

這種感覺,讓我想到剛看完不久的春節檔電影《四海》。

這是一個關於年輕人的故事,它幽默,也憂傷。

它表達愛,也詮釋孤獨。

01/

看《四海》,最先感覺到必定是獨具一格的“韓式幽默”。

不得不說,韓寒非常擅長拍那些冷不丁來一下的冷幽默。

意想不到,但點到了就繃不住。

我仔細琢磨了一下,韓式幽默看似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但實際上每個梗裡都藏著巧思和智慧。

尤其是在一些腦筋急轉彎式的諧音梗中,韓式幽默都會畫龍點眼,化普通的笑點為靈魂金句,逗得人開懷大笑。

在電影《四海》裡,兩位主人公吳仁耀(無人要)和吳仁騰(無人疼)的諧音名梗只是一碟開胃小菜,好戲還在後頭。

從“爸,這阿姨誰啊”到“就…普通的豹紋阿姨”,再從“你不是說你沒有小孩嗎”到“這已經不是小孩了,是大人”,還有“耀~切克鬧”等,無處不是讓人笑著拍大腿的經典名場面。

我合理懷疑,這些台詞會成為2022年的新梗。

而《四海》除了這些文字功夫上的幽默外,還見縫插針地玩了把反諷。

延伸閱讀  曝楊穎新劇濫用替身,“劇組養胎”也被扒:曉明就是這樣被拖累的

黃曉明在影片中飾演一個有通天本身的“成功人士”,背後是煙花墜落那麼涼,台前是他舉杯邀你獨酌。

邪魅一笑後,他賦予了阿耀“小阿”的稱號,並撂下一句“以後你有事儘管來找哥”後就飄飄然離去。

在社會裡闖過的人都知道,這話當不得真。

但偏偏阿耀當了真。

所以,當阿耀深陷困境的時候,他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這位身在大城市有通天本事的霸總。

但真相揭露開後,既好笑又憂傷。

好笑的是沒有什麼霸總,只有吹牛皮不打草稿的修塔人。他確實能通天,不過通的是廣州塔的天。

海島青年阿耀以失去朋友為代價,認識到何為成年人的虛榮,看清大城市既有機會,也有欺騙。

而這,也成為阿耀憂傷旅程的開始。

從親情的缺席到友人的離開,一個又一個的告別,組成阿耀成長路上的節點。

與此同時,踏入大城市後,那種對未來的迷茫、異鄉漂泊的心酸,以及人生無常的徬徨,如同潮水一般,氣勢洶洶地叫囂著要將闖蕩四海的阿耀淹沒。

而阿耀坦蕩又堅韌地接受著這一切,像受了傷但並不覺得自己痛苦的鈍感小伙子。

到最後,他還是嘗懂了哀愁。

02/

韓寒曾在採訪中提到,《四海》的名字並不是有意為之。

之所以選它,不過是因為在用水筆寫電影所有的備選名字中,四海兩個字寫的最好看罷了。

但尹正特別喜歡“四海”這個名字,覺得一听就是電影名。

問他為甚,答曰“沒有為什麼,這就和我叫尹正一樣,這一听就是我的名。”

而《四海》的英文名意義則更深,叫做《ONLY FOOLS RUSH IN》,取自貓王的經典名曲《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韓寒

這首歌裡有一句歌詞這麼唱:“智者說,只有傻子才會陷進去,可我情不自禁(wise men said,only fools rush in,but I can’t help)”。

延伸閱讀  票房腰斬,《速度與激情10》請來海王和驚奇隊長,內地觀眾買賬嗎

韓寒把前後截掉,只留了一句“只有傻子才會陷進去(only fools rush in)”。

阿耀和歡頌的感情,就源於此——“陷進去了”。

這種感情是心照不宣且尚未說出口的。

關鍵時刻,歡頌叫停了阿耀的告白,說她有她的理想,所以不願墜入愛河。

貓王唱,“智者不墜愛河”。

但他也唱,“可我情不自禁”。

所以,我更願意相信,歡頌不是不想接受阿耀,她只是想等一個名叫旗鼓相當的時機。

兩人的心事被藏在名叫理想的包袱裡,在摩托車疾馳中所帶來的風裡,奔向更遠的方向。

影片中,歡頌曾兩次主動和阿耀做約定,但每一次,她的聲音都被摩托車與列車的轟鳴聲所覆蓋。

模糊不清的言語,似乎預告了無疾而終的將來。

大城市樓與樓之間的風很大,吹得歡頌像東歪西倒的浮萍,孤獨又不願彎腰認栽。

所以,哪怕對阿耀撒謊,她都倔強地不想讓自己居於阿耀後面。

是啊,少年人的孤獨與憂愁,總有浪漫的愛意為底色。

而阿耀的愛與孤獨,則互相纏繞得更多。

他討厭隨時出現又隨時離開的父親,但同時又隱隱渴望著父愛。

他稱自己只把摩托車當朋友,卻心甘情願為真正的朋友還一場不屬於自己的債。

他將表達愛意的項鍊藏在漢堡裡,卻不敢輕易說一句“我喜歡你”。

對父親的不解與委屈,剛託付信任又失去的朋友,以及尚未說出口的愛意和再也不見的女孩。

親情,友情,愛情,一切都沒來得及,一切都在愛與孤獨裡徘徊。

但這就是少年的成長,愛與孤獨,本身就是人生中的永恆課題。

03/

在沒看《四海》前,我曾做了諸多關於結局的猜想,唯獨沒想到,這是一部帶有憂傷色彩的電影,就像電影海報中無處不在的藍,安靜地傳達著它憂鬱的使命。

延伸閱讀  《這個殺手不太冷靜》口碑爆棚,《四海》《狙擊手》迎來滑鐵盧

但隨著劇情的推進,我發現這就是年輕的故事應該有的結局。

親人會離開,友人會告別,愛人會再見。

勇敢闖出去的他讀懂了成長的滋味,認清平凡生活才是他想要的答案。

但歷經一切歸來的阿耀,也對平凡有了更深刻的認知。

——不是因為失望、沒得選才回歸平凡,而是發現生活的本質就是平凡。

這也是看畢《四海》後,我在酸澀又留戀沉迷的後勁中,在2022年想通的第一個道理。

我不是不喜歡平凡的生活,而是不喜歡平庸的自己。

之所以對父母的碎碎念不滿,不過是不願提早交白卷投降。

但若不放棄對生活的熱愛,那平凡的日子和閃耀的時刻也可以並存。

因為光芒本身就是耀眼的,無論我們身在何處,光都會照亮我們。

《四海》最後一個鏡頭,是阿耀騎著摩托車在沿海公路上一直向前,風把他的衣服吹得鼓起來,像揚起的風帆。

他不再是從前那個魯莽的海島青年,可也沒有在漂泊中迷失方向,而是帶著愛與力量繼續前行。

喏,人生好像就是這樣,一直在前行,一直在路上。

路上有風,有樹,有潮濕的氣味,有翻滾的浪花和籠罩一切的“四海”。

摩托里有離合,人生里是悲歡。

我們從四海而來,又在《四海》相遇。

不管怎樣,人生都會步履不停,只要熱愛生活,就無懼無常。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