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江苏小学生坠亡事件引发的“正能量”教育争议 – BBC News 中文


1图片版权
CNS

6月初,江苏一名五年级小学生在作文课后跑出教室翻越栏杆坠楼身亡。学生家长质疑,老师批评学生作文未传递正能量或许与坠亡有关,引发网络对“正能量”教育的讨论。

教育专家对BBC中文表示,事件反映出中国需要反思应试作文教育的固化模式,重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批判和质疑的能力。

  • 香港通识课:被中国官媒批评的必修科“教坏”年轻人?
  • 反修例示威后重燃战火的香港通识教育大讨论

作文课后坠亡

据中国媒体梨视频、《潇湘晨报》报道,6月4日下午3时15分,江苏常州河滨小学学生缪可馨上完作文课后坠楼身亡,其家长称老师批评孩子作文未传递正能量,怀疑与孩子坠楼有关。

缪可馨家长接受采访时称,从监控看到,当日下午孩子在上完作文课后面色痛苦跑出教室,爬出栏杆坠楼,送到医院抢救后不治身亡。

“一个正常的孩子,她怎么可能没什么事情自己冲出去。”家长质疑。

缪可馨母亲在微博上称,在孩子作文本看到她坠楼前被老师批评太过负能量的《三打白骨精》读后感。缪可馨在文中写道:“不要被表面的样子,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在如今的社会里,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确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缪可馨的整篇作文都被老师画满了红色笔迹。上述这句话旁边,老师还在页面顶部批注了一句,提醒要“传递正能量”。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缪可馨母亲微博

缪可馨母亲认为,缪可馨因为这篇作文受了很大打击,而且以前这名老师也打骂过孩子,怀疑孩子坠楼与老师教育不当有关。

官方调查和老师说明

但官方的调查否认了家长的质疑。6月12日,常州市金坛区广播电视台发布通报,金坛区区政府办、区教育局、区公安分局成立的联合调查组称,走访班级学生45名、学校老师3名,未发现当天课堂中存在辱骂、殴打学生情况。公安部门通过现场勘查、查看监控录像和走访调查等工作,排除他杀。

调查组公布的通报没有提到缪可馨这份作文。

联合调查组还表示,对学生家属的诉求,学校在与家长协商处理。

中国媒体澎湃新闻周一(6月15日)引述联合调查组成员称,事发当天课堂上,任课的袁老师当场批阅作文,对缪某某的作文只写了“传递正能量”五个字,红线部分是小孩子自己回到座位后,自己改的。

袁老师在其情况说明中称,课堂上说话语气平和,没有批评打骂。她第二次批阅缪可馨作文时建议:“可以围绕孙悟空打白骨精时,一次不成又打一次,再打一次,像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等方面,去谈谈感受。”

引发网络“正能量”讨论

事件在网上引发讨论,一些网友联想起不久前黑龙江男孩钟美美(原名钟宇升)在视频中传神地模仿老师走红,但随后其视频却被删除。

钟美美后来表示,视频是自己主动删除。《新京报》引述黑龙江农垦宝泉岭管理局教育局称,学校曾与钟美美接触,认为应该从正面引导他,拍一些“正能量作品”。

有网友认为,中国社会不断宣扬的“正能量”意即只能“说好话唱赞歌”。

“只能说好话只能按着一条道路走才是正能量,说真话大胆发表自己对社会的看法就不是正能量了。”微博网民“RareLover-”说。

也有网友指出,“正能量”这个词让社会变成了一个只有赞美没有批评的世界。

“一旦‘正能量’从一个大众心理学术语转化为一个政治性的大众意识形态术语之后,原本那种对困难、问题、不足的承认、反思和理性认知,却变成了一种单纯的对社会现实中所谓积极向上、阳光和正面的事物的单向度的赞颂,彷佛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的不足和缺憾。一个原本既有正面也有负面的多维世界,被置换为一个只需赞美而无需批评和反思的单维的美好新世界。”一篇题为《在”正能量”的世界里,更接近真相的是孩子》的微信公号文章写道。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BBC中文表示,老师要求学生的作文要传递正能量,问题的核心在于应试作文模式

中国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BBC中文表示,老师要求学生的作文要传递正能量,问题的核心在于应试作文模式,只要应试作文模式不变,就不太可能会改变。

“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现在的作文就是应试作文,不是鼓励学生‘我笔写我心’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而是要按照命题者的意图作文,只有表达”正能量”,才能获得高分。”他说。

熊丙奇认为,透过这一事件,需要反思应试作文教育的固化模式,推进评价体系改革,重视培养学生的个性、兴趣与独立思考能力。

“我国要培养创新人才,创新人才的培养就必须有鼓励批判、质疑以及教育学生学会批判、质疑的土壤,”他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