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房、賣股權、賣債權後 昔日“翡翠第一股”如今窮到賣商標還債


新京報貝殼財經訊(記者 趙方園)昔日市值接近300億元的“翡翠第一股”東方金鈺,在退市後,房產、股權、債權一路被拍賣,如今它的子公司因債務糾紛,無財產可供執行,法院強制拍賣東方金鈺的商標權和著作權來還債。

11月3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阿里拍賣上看到,經過一天激烈爭奪,東方金鈺的著作權和商標權最終以314530元價格成交。據裁定書披露,東方金鈺已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法院在前次執行過程中,依法查封被執行人名下的著作權2個、商標權44個,所以強制拍賣被執行人名下的著作權、商標權以清償債務。

公開資料顯示,東方金鈺曾是珠寶首飾行業上市公司,於1997年6月登陸上交所主機板上市,被稱為“翡翠第一股”。2015年7月,東方金鈺股價一度漲至20.46元/股(前復權),市值接近300億元,後因財務造假、觸及面值退市標準,2021年3月17日,東方金鈺被強制退市,總市值僅剩2.16億元。


東方金鈺退市後:一路賣房、賣股權、賣會員資格,如今再賣商標權

11月3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阿里拍賣上看到,東方金鈺的著作權和商標權,經過280次延時、344輪競價成交,最終以314530元價格成交。阿里拍賣網顯示,此次拍賣的東方金鈺所持有的商標與著作權,共計46個,其中著作權2個,商標權44個,包括東方金鈺、東方金鈺EASTERN GOLDJADE等。

據阿里拍賣·司法平臺的評估報告顯示,這次著作權、商標權被拍賣涉及東方金鈺和中國華西企業有限公司的建設工程合同糾紛一案。

而據裁定書披露,此前因被執行人深圳市東方金鈺珠寶實業有限公司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法院終結該次執行程式。後申請執行人以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的財產為由向本院申請恢復強制執行程式,請求強制被執行人償付人民幣64456825. 4元及利息等。

但由於被執行人在法定的期限內未履行,法院在前次執行過程中,依法查封被執行人深圳市東方金鈺珠寶實業有限公司名下的著作權2個、商標權44個,所以強制拍賣,變賣被執行人深圳市東方金鈺珠寶實業有限公司名下的著作權2個、商標權44個以清償債務。

延伸閱讀  富吉瑞上市首日漲104% 第3季度營收下滑

不僅如此,貝殼財經記者從阿里拍賣網查閱到,今年以來,東方金鈺旗下資產已被多次拍賣,一路賣房、賣股權、賣債權、賣商標。9月,東方金鈺所有的上海黃金交易所會員資格也以1343萬元被拍出。

靠“瘋狂的石頭”市值一度接近300億,曾為“徐翔案”首隻暗倉股

公開資料顯示,東方金鈺前身為多佳股份,1997年6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主要從事寶石及珠寶飾品的加工、批發、銷售,翡翠原材料的批發銷售等。

2010年下半年,受玉石價格暴漲刺激,東方金鈺股價水漲船高,從2.53元/股的低位衝高至10.91元/股,累計上漲284%,被稱為“瘋狂的石頭”。2015年因大牛走勢和徐翔概念股的稱號,東方金鈺更是在資本市場風光無限,2015年7月,東方金鈺股價最高漲至20.46元/股(前復權),市值接近300億元。

2016年8月,東方金鈺作為“徐翔案”首隻暗倉股被爆出。隨後,公司業績急劇惡化,並爆出業績造假。

2020年9月,東方金鈺前董事長趙寧被證監會處罰的訊息引起了資本市場關注。公告顯示,2016年12月-2018年5月間,退市金鈺為完成營業收入、利潤總額等業績指標,虛構其所控制的瑞麗市姐告巨集寧珠寶有限公司與普某臘、保某、李某青、鳳某、自某堵、張某梅6名自然人名義客戶之間的翡翠原石銷售交易。

通過虛構的銷售交易和採購交易,東方金鈺2016年年報虛增營業收入14169.09萬元,虛增營業成本4665萬元,導致虛增利潤總額9504.09萬元;東方金鈺2017年年度報告虛增營業收入29487.1萬元,虛增營業成本11038.9萬元,導致虛增利潤總額18448.20萬元;2018年半年度報告虛增營業收入12000萬元,虛增營業成本4100萬元,虛增應收賬款7720萬元,虛增利潤總額7900萬元。

因財務造假、觸及面值退市標準,2021年3月17日,東方金鈺被強制退市。據退市金鈺披露的2020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顯示,公司預計2020年實現歸母淨利潤為-24.5億至-19.5億元;預計實現扣非後歸母淨利潤約為-20.5億至-15.5億元。

“賭石”大王落幕,父子董事長已多次成被執行人,還成“老賴”

東方金鈺的創始人趙興龍經歷頗為傳奇,被稱為“賭石大王”,涉獵緬甸翡翠市場。

2007年,趙興龍家族以27億身家出現在胡潤百富榜單中,52歲的趙興龍首次登上雲南首富的寶座。2013年,趙興龍家族再次以35億元資產成為雲南首富,排名全國富豪榜第573位,相比2012年飆升了123位。2017年,其子趙寧又以70億元身家再度問鼎雲南首富。

延伸閱讀  全球天然氣價格飆升,誰是背後推手?

2015年徐翔由於操控股價被捕,隨著徐翔的入獄,趙興龍也因涉案被刑事判決,2016年4月,趙興龍辭去董事長,由趙寧接手東方金鈺,2019年8月,有銀行從業背景的張文風接手成為東方金鈺董事長,趙寧卸任。

2020年1月2日,趙興龍因超比例持股未依法履行書面報告、通知及公告義務被山西證監局罰2200萬。

2020年9月15日,因財務造假被坐實,東方金鈺前董事長趙寧被證監會給予警告,處以30萬元的罰款,並被採取10年市場禁入措施。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從企查查APP獲悉,東方金鈺累計14次被法院列入被執行人名單,當前被執行總金額為18.4億元,其最新一次為10月15日,執行標的680056元。趙興龍、趙寧均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被限制高消費。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趙方園 編輯 嶽彩周 校對 盧茜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