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抗议一周年:民主派扬言继续抗争,北京称香港需“二次回归” – BBC News 中文


新冠疫情后,香港示威稍微缓和。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新冠疫情后,香港示威稍微缓和。

2019年6月9日,香港大批市民上街游行,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为历时一年的“反送中”运动揭开序幕。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香港的民主派团体无法发起大规模的示威去纪念一周年,会再次发起游行,反对北京推动香港版本的《国家安全法》动议。中国人大常委正以绕过香港立法会的方式进行立法工作,香港《国家安全法》被民主派形容是比《逃犯条例》更可怕的法例,将会打击香港“一国两制”和言论集会自由。

曾发起多次大规模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发表声明,指6月9日是香港人“抵抗恶法的集体回忆”,过去一年的努力,已为香港创造“奇迹”,挡住了《逃犯条例》、区议会获胜、“黄色经济圈打破亲中资本霸权”、以及让香港走到全球“对抗威权的前沿地位”,民阵会称,在7月1日主权移交纪念日再次发动人们走上街头,反对中国人大推行的香港版《国安法》,和继续争取去年抗议中提出的“五大诉求”。

香港23个工会及学界亦计划以公投方式决定是否再次举行罢工罢课,但遭香港政府谴责是鼓吹“港独”、“自决”,称这是“分裂国家统一”、挑战《基本法》,强调公投无法律效力。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过去一年香港经历很多困难、严峻局面,她说包括特区政府和议员每个人都要“汲取教训”,香港“承受不起乱局”,加上目前疫情令全球经济大衰退,更需要回复正常生活,相信这是香港社会12个月来的共同愿望。

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在“反送中”一周年前夕表示,香港的主要问题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指控反对派和外部势力,企图把香港变成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香港需要“二次回归”,因为香港局势已到“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不论香港发生什么,外面怎么说怎么做,人大常委会都会顺利完成《国安法》立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6月9日标志香港抗议的开始。

“百万”大游行

去年6月9日,香港的市民响应民间人权阵线(民阵)的号召,身穿白衣,没有戴口罩下,在烈日下由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游行到香港立法会大楼。这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游行,人数打破主权移交以来的纪录,港岛区挤满来自香港各地区的市民,地铁站和街道挤得水泄不通。民阵称有103万人参与,警方称最高峰时有24万人。

然而,这场游行并没有成功争取政府撤回《逃犯条例》,港府坚持继续让立法会审议草案,6月12日民众再度包围立法会,有示威者扔砖头和冲击警方防线,警方决定以催泪弹予以驱散,并一度称示威者是“暴动”。示威者阵营认为警方使用不合比例的武力,继而在6月16日,出现再一次打破纪录的“反送中”游行,主办单位称有200万人,警方称按原定路线高峰期有33.8万人。

港府当时没有明显让步,拒绝撤回条例,民间不满情绪因为警方执法问题而加深,提出“五大诉求”,包括撤回条例、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撤回“暴动”定义、特赦被捕人士及重启政改等“五大诉求”,至今除了撤回修例外,港府没有回应其他诉求。

香港示威者扩大抗议规模,在香港各地区“遍地开花”,曾波及香港立法会、香港国际机场、香港中文大学、理工大学等等,由较温和、在各区设立彩色纸组织的“连侬墙”,到越趋暴力的警民冲突,示威者出现汽油弹、弓箭、“装修”(破坏亲中店铺),以及“私了”(攻击不同意见人士),但武力升级并没有分化民主派阵营。

根据香港媒体的数字,自去年6月开始,近9千人因为暴动、袭警、非法集结等不同罪名被捕,1700被检控,当中约100人被定罪或认罪,约1500人获无条件释放,剩下的人则是保释或其他。

香港警方被指在示威期间使用过份武力和在执法上有偏袒亲政府阵营,警方一直否认有做错,强调自己依法办事,除了少数警员遭训示外,没有人要为示威期间发生的种种争议负责。截至5月底,警方使用了1.6万枚催泪弹、逾1万枚橡胶弹,及19发子弹。在元朗7月21日白衣人袭击事件后,警方在香港认受性跌至低点,根据香港民意研究计划,至今香港市民对警方评分,仍然有4成多人给予零分。

香港抗议一周年:民主派扬言继续抗争,北京称香港需“二次回归”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视频回顾2019年6月9 日大游行

民主派称疫情后再抗争

因为疫情关系,警方至今没有批准一场合法抗议活动,但近期示威有重燃迹象,在个别日子,有几百甚至数千人在商场或街头聚集。

而在“六四”31周年之际,每年组织悼念活动的支联会号召民众不理会政府的限聚令,到维多利亚公园延续每年的烛光,香港各区都有悼念活动,除了旺角区有示威者和警方发生少许冲突,抗议活动大致和平。

民阵在“反送中”一周年发表声明,指去年6月9日,香港走出了2014年占领运动后的社运低潮,不少市民尽力守护香港和捍卫自己基本人权,但之后大家受到的“精神的创伤、肉身的摧残”依然沉重。

“6 月 9 日是香港人抵抗恶法的集体回忆,但它同时是我们共负一轭的开端。过去一年,我们面对警暴、黑帮、恶法、白色恐怖,仍然负隅顽抗;无论是前线手足,抑或后勤专业,皆前仆后继,延续反送中运动的生命力和意志,”声明说,“人大港版国安法即将压境,我们相信,香港人和全球各地支持民主自由的朋友,对香港的命运相当忧虑,甚至感到挫折。但我们过去一年的努力,已为香港创造不少奇迹:和勇不分挡住恶法、创造黄色经济圈打破亲中资本霸权、新工会运动遍地开花、区议会选举的胜利、以及香港在全球公民社会对抗威权的前沿地位。”

民阵计划7月1日举办七一游行,但目前未获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警民冲突不断,令香港更加撕裂。

而由其他示威者组成的“民间集会团队”原定6月12日举行反修例一周年纪念集会,但因为政府延长疫情所设下的“限聚令”而宣布延至6月19日,若“限聚令”再延长,集会将再改期至有关措施结束后首日举行,团队呼吁市民6月12日当天穿黑色衣服表态。

香港民主派同时正聚焦9月的立法会选举,计划下月举行公民投票,决定民主派立法会的参选名单,务求争取到“35+”,实现立法会过半数议席,但早前有亲北京人士认为,如果有人反对《国安法》,就应该被取消议员资格,令外界担心将重演DQ(取消参选资格)的事件。

香港抗议一周年:民主派扬言继续抗争,北京称香港需“二次回归” - BBC News 中文 2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国家安全从不是港区自治范围的事

“二次回归”?

中国官方把香港的示威者定性为“暴力分子”、“黑暴”,行径“近乎恐怖主义”,认为“港独分子”正在勾结外国势力,威胁中国国家安全。北京近期宣布以绕过香港立法会的方式,为香港引入《国安法》,令香港再次成为全球焦点。

在中国宣布要就港版《国安法》立法后,美、英等国表达关注,美国称香港不再有“高度自治”,香港将失去特殊待遇,亦会制裁相关中港官员。英国放宽了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持有人的逗留期限,首相约翰逊月初表示,英方不会袖手旁观。中方多次表示抗议,认为外国无权干预中国和香港内政。

北京负责港澳事务的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在6月8 日《基本法》颁布30年网上研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称香港的主要问题不是经济、住房和年轻人向上流等经济民生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他说,“反对派”和背后的外部势力,企图把香港变成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变成外部势力反共反华的桥头堡,牵制中国发展的棋子,这个就是影响“一国两制”全面准确实施,以及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主要矛盾。

他说,香港需要“二次回归”,提出一系列香港的问题,包括香港社会高度政治化、国安不设防、国民教育难以推行、充斥媒体对国家的各种负面报道、荒诞的试题、大湾区建设受到抵制等,认为“反对派”是要在香港夺权变天。

张晓明说,香港局势的发展变化已经到了前领导人邓小平所讲,“非中央出手不行的地步”, 一定程度上认同一些朋友所讲,中央出手是反对派和激进分离势力迫出来,不论香港发生甚么、外面怎么说和怎么做,全国人大常委会都会按照法定程序顺利完成立法,“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就装上了“杀毒软件”,必定会运行得更安全、顺畅和持久。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林郑月娥表示各方都要汲取教训。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出席周二(6月9日)行政会议前表示,去年香港经历很多困难、严峻局面,因此引申今日政府要处理的工作,她说每个人都要汲取教训,包括特区政府和议员,因为香港承受不起乱局,香港人希望有安定环境、安居乐业,疫情引起全球经济大衰退,大家更需要回复正常生活,相信这是香港社会12个月来的共同愿望。

她称,政府推出的一系列关于保就业、创就业的措施,需要有稳定的社会环境,若每日有暴力事件影响市民安全,甚至出现挑战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及领土完整等的事情发生,将会令有关工作成效大打折扣,呼吁市民支持人大就国家安全在本港的立法工作,政府会全面配合,并已着手建立健全有效的执行机制。

她批评,有少部分人肆意抹黑今次《国安法》立法工作,煽动市民罢工罢课,感到极度遗憾及作出谴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