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散文,人生百轉千回,生活如詩同畫、似水若歌


哲理散文,人生百轉千回,生活如詩同畫、似水若歌

2020-12-04優秀詩歌獎

人生百轉千回,孩提時代如旭日東升,擁有美好的未來,也被寄予無限的期待;童年時活波可愛、動靜皆宜,人生最快樂的時光在此年華。

青年時代對生活充滿了憧憬,對人生的艱難毫無畏懼,欲與天公試比高,大鵬展翅向天笑。中年時歷經風雨,遭受苦難,終於懂得運由天定,命里一尺難求一丈;終於知道婚姻有如破鍋蓋,啥人都會有人愛。

及至暮年,即使如曹操晚年壯心不已,也是老驥伏櫪,有心無力。不過夕陽依然壯美,渲染了天邊的晚霞,江山更顯得妖嬈多姿,盡顯迷人的風采。

童年時的幻想,青年時的稜角,被生活的流水百般沖刷,千般洗滌,早已打磨得光滑圓潤,細膩舒爽。

然而所有這些都是人生的歷練,也許你感嘆財富沒有別人多,地位沒有別人高,可是別人又何嘗不羨慕時間沒有你自由,心情沒有你放鬆,朋友沒有你真心,就連睡覺也沒有你踏實。

人生如一首纏綿悱惻的情詩,「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人生難道不也是如此,想要的很多,期待的很多,但是有些人只能淡處,而不能深交;有些景只能遠觀,而不能褻玩;有些話只能意會,卻不可道明。

人生如一曲盪氣迴腸的悲歌,「萬丈天涯路,半生風雨任飄搖。」人生時時面臨危機,處處如履薄冰。然而再難的路,也阻擋不了堅毅的雙腳;再大的風雨,也澆滅不了心中的熱情。即使飄搖不定,也樂此不彼。

人生又如一幅波瀾壯闊的畫卷,時而濃墨重彩,時而淡抹輕描。有時是流暢的線條,有時是凝重的色塊。有興致時可以隨心所欲,無趣味時也能一揮而就。瀟灑處立馬可待,莊重時還得駐足半響。

「拂石坐來衣帶冷,踏花歸去馬蹄香。」這是宋徽宗的繪畫題詩,據《堅瓠集》載,一次蘇洵在家宴客,限以冷、香二字爲聯,並先出一聯爲「水向石邊流出冷,風從花里過來香。」蘇軾當場吟出一聯:「拂石坐來衣帶冷,踏花歸去馬蹄香。」

蘇軾的這兩句詩雖然是靈機一動,卻是神來之筆,既表現了石、花、馬等實物,又有冷、香這種感覺,可謂有實有虛,實中顯虛,讓人有無限聯想,又能久久回憶。

更關鍵的是有一層隱語,即使功業未就,衣帶漸冷,依然馬蹄生香,蝴蝶追逐。所以人生只要努力,毋需特別關心功利,虛名只會添加累贅,實幹就有粉絲猛追。

人生也似那奔騰不息的江水,從一個個渺小的涓涓細流,涉過險灘,搏擊亂石,熬過秋霜,歷經寒暑,終於看到春暖花開,燕子歸來。即使一路如此艱難,卻一路歡歌,從未停止腳步。

古代詩歌中,很多都用落花和流水形容一種悲情,或是香消玉殞,或是惆悵離別,或是事業未就壯志未酬,比如白居易的「落花不語空辭樹,流水無情自入池」,還有張繼先的「落花流水兩關情。恨無憑。夢難成。」更有韋莊的「百年流水盡,萬事落花空。」

不過流水並非無情,落花也並不傷心,只是離人自斷腸,功敗獨惆悵。看看那流水的磅礴氣勢,可以排山倒海,可以摧枯拉朽,可以一洩千里,多麼雄偉壯闊。

李白有詩:「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曹孟德《觀滄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里。」蘇軾《赤壁懷古》:「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只有胸襟開闊,意氣風發,方可寫出如此渾厚和大氣的詩篇。人生當如詩,須如歌,可歌可泣;人生當似畫,如流水,時而盪氣迴腸,波瀾壯闊,時而恬靜自得,悠然若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