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新冠疫情万花筒: 英国时装工业艺术人非常时期的新常态 – BBC News 中文


masks图片版权
EPA

铺天盖地袭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和随之而来的封城、隔离,波及到英国的阶阶层层,方方面面。在媒体与社会的目光聚焦在政府决策、医疗防疫状况和基本民生话题的日子里,被普罗大众视为“阳春白雪”的艺术界已经很难挤入人们的视野,即使是那些每年在时装周光华绚丽的时装界艺术人也如是。

近日,BBC中文特地采访了一些英国时装界的知名艺术人,希望能为受众展现一下这些平日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艺术人是如何面对危机,面对宅居和疫情带来的新挑战,并逐渐适应新角色与新常态。

  • 伦敦时装周2020:肺炎阴影、“匠人”手工与时装界的困惑
  • 缺少中国供货和中国买家 伦敦时装周疫情下开幕

艺术人变“大厨”

在疫情期间,很多设计人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外界帮助,不得不自己承担起平时已经不大习惯的家务琐事,有的干脆就由艺术人变成家务能手。

纳塔丽·科尔曼(Natali Coleman)是时装界知名的、来自爱尔兰的独立设计师。据介绍,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她的事业影响巨大。

图片版权
Sean Jackson

“我每天早上,都是被爬到头上的两个孩子叫醒的,”科尔曼边感叹,边在Instagram上秀了与4岁女儿和两岁儿子的自拍。这是她继新冠疫情“封城”以来,发表的第11张亲子照。

她多少有些无奈地说:“时装周走秀取消、订货会推迟、订单取消”。

据悉,她已经有10周没进过工作室。

危机中应变的她,不得不摇身一变,从不大过问家务一夜成为家里的”大厨“和一名网络授课的”专职教师“。往日专著艺术的生活让位给了很多”婆婆妈妈“的平凡琐事。照顾孩子、与邻居聊家常、给爱尔兰国立艺术设计学院的毕业生上网课。

如今,进入疫情新常态的科尔曼每天早上7点不到,就已经备课完毕。这之前,她为毕业班一周带两天课,现在网上授课,要准备得反而更多。除了授课,她还要忙着给孩子准备三餐。

接受BBC视频访问期间,科尔曼刚好从烤箱中端出自己新烘的面包。她嘟囔着说:“这些天我做了好多面包,比以往多得多。不停做饭和发布播客,才让我感到心智健全”。

原来,在疫情封城之前,她家中有保姆照顾,平时住在乡下的父亲也会每周来来帮她两天忙;如今所有外援都依靠不上了。

“一切都乱套了,”她苦笑着说。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与威尔森遭遇相仿的艺术人大有人在。比如,英国设计师麦克瑞(Cozette McCreey)也有类似经历。

据介绍,她也在疫情初期就失去了所有的订单,就在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为英国全民医疗服务系统(NHS)和英国各地养老院提供防护服的组织接受了她。

目前,麦克瑞已经连续6周工作,而且没有周末。

疫情也使她不得不暂时忘记本行,成了由3位英国独立设计师发起、成立的紧急设计师联盟(EDN)的对外联络人。

疫情中“净土”

早上9点正,威尔森(Lauren Emily Wilson)和男友准时人手一杯咖啡,听起了正点新闻广播。

“我们早上喝咖啡的作息绝不会变,” 威尔森笑着说。“在这个天翻地覆的巨变时刻,水壶反复加热煮沸水的声音,和往杯子里加奶的动作,是我们唯一可以依赖、不会改变的东西,让人感到神圣和慰藉”。

图片版权
Alexander Jones

威尔森是名伦敦艺术家,平时除了创作,还需要做零工来维生。

她说:“艺术家喜欢随性的生活方式,打几份工是常事”。

对她来说,疫情中的家已经升华成为在万千不定因素中的唯一确定,一片难得的净土。

去年刚从剑桥大学插画专业毕业,事业刚有些起色,疫情到来就把她的收入直接砍半。尽管遭遇如此挫折,威尔森依旧乐观,每日宅居中继续保持作息,读书、画画、散步、看电影、做饭,一样也没少。

就像她喜欢女王御用画师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一句话中描述的那样:艺术家应该像喜鹊吃杂食一样,成为万事通,在任何领域都可以寻找灵感。

说着说着,威尔森放下手里的咖啡杯。时针刚过9点。她像金霸王电池的小兔子那样,满格开始新的一天。

直播与玩世的“老爷子”

10点刚过,威尔森放下手里的书,开始准备Zoom视频,讨论第二天就要上线的网店。这也是家住在纽卡斯尔的70岁时装设计师,人称“工装老爷子”卡本(Nigel Cabourn)第一次在社交媒体做直播的时间。

大家都叫他“空中飞人”, 巴黎、日本、上海、香港,交替飞。连英国电视厨师奥利弗(Jamie Oliver)都称赞他是“一个传奇”。

图片版权
Nigel Cabourn

2月卡本在日本出差,受当时中国疫情的影响,日本订货会都要求大家戴口罩。卡本则坚决不戴,坚持说:“我戴不了,喘不上气来”。

那时他对疫情还处在完全屏蔽的状态,在日本信誓旦旦与一位中国买家相约,3月底上海时装周见。

原计划在英国休整时间只有两周,被封城无期限拉长,变成悠长假期。

但他根本停不下来。

他3月14日在自己的instagram上这样说道:“听完今天所有的新闻,看样子我是被完全限制了。不能出行、不能握手地过我的70岁!”

他接着说:“好工作让人一直保持笑容,我要在家安全愉快地工作,哈哈!”

10点,卡本在他女儿的帮助下,人生第一次网络直播,谈他如何寻找灵感做设计。

“这是我做过的最难的一次采访,不过能把我4000件古董收藏中的一部分在线分享给喜爱我设计的人,告诉他们我是如何把一件古董衣服重新创造成原汁原味Nigel Cabourn的过程,是再棒不过的经历,”事后他这样说。

如今,疫情中像卡本这样努力工作做直播的,还有贝嫂、艾里珊·钟等名人直播已经司空见惯。

近日,麦卡特尼把自己装进睡袋滑楼梯,特地标注“别模仿,我是用它打发时间”。

韦斯特伍德也在推特上发表声明,表示“已经停止工作,封城期间就计划在家玩扑克牌,远离腐败、经济崩盘、全球变暖、生物灭绝等问题”。

英国White Cube美术馆的艺术总监梅(Susan May)当谈到直播的好处时表示:艺术家和设计师曾经很大程度上都在闷头独立工作,让更多的观众接触到自己,对他们来说是件兴奋的事。

不忘社会公益

上午11点半,科尔曼的网络教学结束,又得开始为孩子们做午饭了。平时,这个时间她都会在工作室忙碌。

与此同时,设计人英格力士(Phoebe English)刚接到物流确认电话,为NHS赶制的防护服已经送到伦敦皇家福利医院。

图片版权
EDN

英格力士也是“紧急设计师联盟”(EDN)的3位创始人之一,其余两名同英格力士一样,是伦敦独立服装设计师。

据另外一位创始人富尔顿(Holly Fulton)回忆,当初成立这个组织,是因为疫情爆发后,有医院找到她,问她是否能帮忙做防护服。于是她联系了英格力士和威廉姆斯(Bethney Williams)。

英格力士在书桌前随手拿了一张报纸,上面有一篇设计师为EDN募捐和筹集资金的文章。文章中提到一批英国独立设计师为EDN提供做防护服必需的布料、缝纫线和配件,包括罗恰(Simone Rocha)、道尔顿(Lou Dalton)、斯梅德利(John Smedley)、哈丁(Palmer Harding)、莫莱(Roland Mouret)和格林(Craig Green)等等。

下午4点,英格力士刚把接到捐赠的布料送到皇家福利医院,检测是否能够达标做防护服。她如释重负地告诉BBC,全英国的防护服布料全靠进口。总是在布料上出奇制胜的英格力士,一季季推出像海洋尼龙、有机棉、废旧布料等等的环保设计概念,却为NHS做防护服的布料犯了难。她说:“防护服的布料很特殊,需要符合许多医疗要求,比如耐90度高温、接缝要和牛仔布的一样特别结实,还有布料不能用100%纯棉才保证它能快速晾干”。

图片版权
EDN

麦克瑞接着说:“这可真不是件易事,我们既要保证这些衣服都在英国本土完成,又要解决在这里生产不出的布料”。

富尔顿补充道:“如果我们可以做一个环保生产链,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正与本土工厂研发布料,英国根本不生产医用防护服,或许我们做的能给将来、疫情之后带来一些改变”。

当被问到解决布料是否是最挑战的部分时,富尔顿不假思索地说:“不是”。

“最挑战的部分是我们网络刚组建时,整整花了两周时间等待政府相关部门的回复”,她接着说。

晚上6点半左右,科尔曼的两个孩子已经进入梦乡。她急忙跑到厨房,继续为稍后的邻居街边隔空喊话“野餐”做准备。这是疫情期间,她让自己保持社交活动的“新发明”。

她每天做不同国家的街边小吃,再配上小酒,等孩子们一睡,就摆桌开吃。

天色渐暗,八九点的晚霞为天际间添加了一抹淡淡的粉红。科尔曼坐在家门口,举杯向邻居们问好。

科尔曼说,何日能与亲朋见面、聊天、拥抱,此刻是她最怀念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