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疫情中的特殊措施能否常态化?中国杭州永久性“健康码”计划遭遇的质疑 – BBC News 中文


北京民众需要扫描二维码以出示绿色健康码进入三里屯。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北京民众需要扫描二维码以出示绿色健康码进入三里屯。

为应对新冠疫情,中国研发了一种手机应用程式来对潜在的感染者进行跟踪和识别,这被称为“健康码”。位于东部的杭州市近日计划将该程式永久化,以随时监看民众的健康状况。

根据计划,杭州当局希望从多个方面对个人的健康情况进行评分,并显示成不同的颜色。评分还将与其他市民进行排名比较。

该计划一经披露便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争议,很多民众担心该程式将危害个人隐私,并导致潜在的歧视。

  • 肺炎疫情:面对抗疫科技,中港台在隐私保护与有效性间艰难平衡
  • 复制亚洲经验 西方科技抗疫面对隐私难题

“变色健康码”

浙江省杭州市卫健委日前表示,该城市计划推出常态化的健康码,随时监控人们的健康状况,并通过基于该指标建立个人健康指数排行榜。

据当地媒体报道,这种健康码将分为多种颜色,并根据个人的医疗记录、体检结果、生活方式管理数据等内容进行健康评分,满分为100分。

该程序被认为是对中国现行的全国性健康码程序的拓展,现在的健康码系统于今年2月推出,用于监测新冠病毒的潜在感染者和密切接触者。

图片版权
Health Hangzhou

Image caption

在官方提供的示意图中,个人的评分通过不同的颜色呈现。

在官方提供的示意图中,个人的评分通过不同的颜色呈现,当你的评分很低时,会显示为紫色或红色,而评分越高则会越绿。

影响评分的因素包括运动、饮酒、吸烟和睡眠等。例如,饮酒200毫升导致健康评分下降1.5分,吸烟5支导致健康评分下降3分。相比之下,如果步行达到15000步,评分则会大幅度上升5分。

当地官媒报道称,个人的健康评分还将与企业、楼宇、社区等诸多群体进行相连,从而得出整体的健康评分。这些评分将与不同的市民、社区和企业进行对比和排名。

“让健康码真正成为百姓的健康伙伴,成为提升百姓健康免疫力的‘防火墙’,”杭州市卫健委主任孙雍容在5月22日的一次会议上说道。

杭州市卫生部门表示,他们计划在5月或6月完成这一项目,但该部门并未透露这些具体的个人信息将会如何获得。

民众不买账

然而,杭州市政府雄心勃勃的计划并未让民众买账。该新闻一经报道,便在社交媒体引发轩然大波。大量网友质疑健康码对于数据的收集侵害了个人隐私,也有可能导致歧视情况发生。

“弄巧成拙,我看病啥的为啥要让公司知道,”一名微博网友说道。

“所以以后找工作被要求出示健康码怎么办,相亲是不是也要看看有多少分?”另一名网友评论道。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中国内地,从居住的小区,到工作所在的公司大楼,许多地方都需要民众出示代表健康的绿色码才允许他们进出。

在微博上发起的一项民意调查中,近7000名网友中,有6020人选择不支持,占投票总数的86.5%。

中国知名律师斯伟江对BBC中文说,杭州市的举措超出了防疫的界线,也没有法律依据。如果真正实施,将严重侵犯个人隐私。

“这听起来就像电影里的场景,把正常人和不正常的人区分开,”斯伟江说。“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是百分之百健康的,每个人总归有各种各样的癖好和问题。你不抽烟不喝酒,也有可能过胖。”

官方小报《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撰文批评该政策。他表示,要防止健康码的常态化冲击个人隐私,给公众留下足够的私域空间。

“一个人是否心脏不好,血糖不正常,患癌症的风险高,或者染上了某种难以启齿的疾病,以及他的个人行踪,是完全有权利不对外公开的,”胡锡进说。

疫情中建立的健康码系统

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后,各省便分别开始推行各自的健康码系统。这种系统主要基于中国两个主要应用程式——腾讯的微信和阿里巴巴的支付宝。今年5月,当局宣布开始推进全国统一的健康码系统。

中国媒体报道称,健康码需要用户真实申报包括姓名、性别、手机号和住址等信息,此外还接入了航空、铁路、公路、市内公共交通数据,以及电信运营商、银行金融机构支付数据等。在中国大部分地区,至今进出小区和大厦楼宇都需要出示代表合格的绿色健康码。

该系统被认为在中国抗击新冠疫情中起到重要作用,它使得寻找传播链、定位潜在感染者和密切接触者变得简单高效,但收集的大量敏感个人信息也让公众愈发担心其对个人隐私的侵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根据中国的《传染病防治法》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在疫情防控过程中,政府和医疗机构有权进行个人信息采集,但《网络安全法》同时规定,信息收集需要遵循知情和同意的原则。

今年3月,中国政府多个部门曾下发规定,要求此类因疫情防控工作要求,需要收集社区居民信息的产品,“应向社区居民明确提示并取得同意,明确用于此次疫情防控”。中央网信办也要求疫情中收集的数据不得用于其他用途。

然而,据中国国家卫健委主管报纸《健康报》报道,一项对中国14个省的健康码进行的评估显示,仅有3个地区的健康码在使用前设置了隐私保护条款,其余的程式都没有任何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也没有要求取得用户同意。

在今年中国“两会”期间,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建议,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采集的个人信息应设立退出机制,并加强对已收集数据的规范性管理、制定特殊时期的公民个人信息收集、存储和使用的规范。

斯伟江表示,从法理角度看,对于公民健康数据的收集是特殊时期的做法,当局没有任何理由将其“永久化”,生活的完全透明化只会让公民“没有尊严”。

“政府要保护公民基本的生命权、保护食品安全,而其他的个人生活是公民个人的事,这个边界永远不应该被打破,”斯伟江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