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溫度丨一座城,讓看不見聽不到的你也能出彩!


上海溫度丨一座城,讓看不見聽不到的你也能出彩!

2020-12-23 看看新聞Knews

瀏覽器版本過低,暫不支持視頻播放

前不久,熊爪咖啡的故事溫暖了這個城市。其實,在上海,還有不少殘障人士,用他們的夢想、努力和執著,打造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所謂人人都有出彩的機會,在他們身上也不例外。

在餓了麼松江地中海站點,有幾位無聲外賣員,他們聽不見,也不能說話。劉奇,1米92的大個子加上一雙藍色如玉的眼睛,格外引人注意。

餓了麼松江地中海站點站長夏倫兵回憶,劉奇過來的時候,本來也想說算了不要了,但當時劉奇用手機打出幾個字:求求你們給我一個工作的機會。看到這個,夏站長決定讓他留下來試一試。

沒想到,這一試,劉奇留下了。跑單多了,周邊商家幾乎都和他很熟悉,每次他拿餐,商家都儘快給他,「666」是他們對這個大個子的評價。

接近中午用餐高峯,劉奇手上同時接了五六單,腳步飛奔在各個取餐點,心裡規劃著最優路線,快速奔跑幾乎是他最常見的工作狀態。每送一單前,劉奇都會給客戶發上一條消息,寫上我是聾啞騎手。心裡著急了,不停敲著電梯門,但送餐時總會耐心停下,點頭示意。

不過,對於聾人騎手來說,最怕的就是客戶聯繫不上,這時候就需要站點的同事幫忙打電話。不過,聾人外賣員每個月1200多單中,需要幫助溝通的也就百分之七八,因爲比別人更吃苦,更多時候他們的單量比普通人要高。

聾人騎手楊原,上個月就送了1600多單,只差一步就是「拼單王」。每次送餐,楊原都會用手語說聲謝謝。他常會收到顧客的信息,表達感謝,也叫他不要著急,注意安全,有時還會有顧客給他送上水果,所有這一切總會讓他覺得暖暖的。

說起爲什麼爲聾人騎手提供工作機會,餓了麼松江地中海站點站長夏倫兵說,他覺得人人平等,聾啞人只是說身體上某一方面會有缺陷,但是他也需要一個工作的機會,也需要生活下去,所以站點願意接受聾啞騎手,讓他們能夠有力所能及能去做的事情。

的確,這個城市給了這些特殊的人羣很多機會。

韓星辰是一名視障人士,不過他也是不靠「譜」樂隊的隊長,他希望生活能有更多的可能性。

70多公里的路程,步行、公交、再轉兩趟地鐵,單程花費2個半小時,這是韓星辰從金山的家到閔行排練基地的常態,一周他總是要跑上兩三趟,不過爲了夢想,再辛苦也值得。

正是因爲對音樂的執著,2018年,在美愛融合藝術公益發展中心發起人於歡老師的指引下,他和幾位視障人士組成了一個樂隊,因爲看不見樂譜,名叫不靠「譜」樂隊,用他們的音樂夢想溫暖自己、溫暖身邊人。

不靠「譜」樂隊一共有6名成員,都是視障人士,韓星辰是隊長也是主音吉他手,其餘幾位隊員分別承擔吉他手、鍵盤手、鼓手、主唱等角色。如今樂隊可以獨立演奏三四十首樂曲,少不了很多人的支持。

最開始,樂隊沒有排練場地,只能輾轉地下室、火鍋店,諾寶中心總經理得知後,免費爲他們提供了場地。而資深音樂人周紫峯,則是2年來每周都來爲孩子們上課,不收任何報酬。

學習音樂沒有譜子,其實很難,因此周老師每次要把曲子都按樂器種類分軌錄好,一一指導,在一次次交流中,互相溫暖。

周紫峯說,和他們相處讓自己也得到很多,告訴自己保持初心,保持單純,甚至可以享受孤獨,但是最終可以展翅高飛的。

事實上,「不靠譜樂隊」隊長韓星辰在盲校的專業是推拿按摩,但是他並沒有按照傳統的路徑,而是選擇了自己的夢想,音樂。同樣有著感觸的還有徐仁宇,他的身份除了不靠譜樂隊吉他手以外,還是華東師範大學法學專業大二學生,法學院第一位視障學生。

從教室到寢室,20分鐘的路線,徐任宇早已爛熟於心。和同學們一起上課,同住4人寢室,他的大學生活和其他人無異,唯一不一樣的可能就是,學習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多。

所有教材掃描成PDF、拷貝老師的ppt講義,再靠著讀屏軟體,字字通讀。大學本科4.0的績點,小徐總能拿到3.6,紙筆考試在任宇身上,變成貼心的機考。

任宇胸口常掛著一隻錄音筆,他說錄音筆的作用一個是用來記錄老師上課事後的內容,另外一個其實錄音筆對他來說的意義,就是相機對於大家的意義一樣的,是他記錄生活的工具。

在他的電腦里,從大學報到,到走在路上突遇下雨,或是一場演出,再或是食堂吃上一碗酸菜面的場景,小徐都會記錄,大學生活讓他感受到了更多可能性,而這也是教育公平讓高校的大門爲他們敞開的。

就在上個月底,「不靠譜樂隊」上演了自己的第一場專場演出,美愛融合藝術公益發展中心發起人於歡希望,這支樂隊能夠延續孩子們的音樂夢想,視障羣體也可以和健全人士一樣有出彩的人生。

從熊爪咖啡到無聲外賣員,再到不靠譜樂隊,這個冬日,這座城市在溫暖中相見。

(看看新聞Knews記者:李怡 王博文 屠佳運 編輯:小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