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後疫情世界:我們是不是永遠不能握手了? – BBC News 中文


Two hands touching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下,人們彼此保持距離避免肢體接觸,封鎖措施慢慢解除之後,人們會重新開始握手嗎?

我們的社會裡握手無處不在,陌生人第一次見面會握手,數十億美元生意成交也會握手。

握手的起源眾說紛紜,最早可能源自於古希臘時期,兩個人把手伸向彼此象徵和平,顯示沒有人攜帶武器。

握手也可能起源於中古世紀的歐洲社會,騎士們互相握住對方的手試圖把對方身上暗藏的武器震動下來。

近代許多人認為貴格教派(Quakers)把握手禮儀廣泛傳播開來,該教派主張人人平等,因此在見面時會行握手禮象徵地位平等。

美國德州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心理學教授利加爾(Cristine Legare)說,握手是人類演化成為社會化動物,觸覺性動物的象徵,是人類彼此聯繫的姿態。

握手的文化有上千年的歷史軌跡,可能一時半會不太容易全然拋棄。

不握手禮儀

但是人類歷史上,也有許多文化出現不握手的禮儀,例如印度人的雙手合十禮,就是廣為西方世界熟知的東方見面禮儀之一。

近代中國頗為著名事件之一是,末代港督彭定康任內在和當時中國駐港官員見面要握手時,卻遭對方雙手合十拒絕握手。

在穆斯林國家,單手置於胸前也代表尊敬之意,是和人見面的禮儀之一。

在夏威夷,人與人見面用“沙卡手勢”(shaka sign)打招呼,這類似中國人用手比六的手勢,在美國衝浪文化中經常可見,出生於夏威夷的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也經常用這種手勢向人打招呼。

在薩摩亞,人們用“挑動眉毛”加上面露微笑來打招呼。

抗拒握手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的行為科學家柯蒂斯(Val Curtis)表示,握手和親吻臉頰之所以成為打招呼的方式之一,是因為這顯示了彼此有足夠的信任,甘願冒著交換細菌的風險。

1920年代,美國護理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Nursing)文章警告,手是細菌傳播的媒介,建議美國人採用當時中國人慣用的拱手作揖來打招呼。

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以前,就有反對握手的醫學建議。 2015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醫院在加護病房設立了“禁止握手區”,但該政策只維持了6個月就銷聲匿跡。

但即使有醫學和科學的充分證據支持反對握手的運動,握手這個動作還是流傳於世界各地,尤其是在專業職場和正式場合上更是不可缺少。

不握手的未來

不過現在新冠病毒大流行讓人類徹底反思,在可預見的未來,握手這個動作很有可能不再受人喜愛。

美國防疫衛生專家福西(Anthony Fauci)表示:“坦白說,我認為我們再也不應該握手,這不只是能預防新冠病毒疾病,而且還會大幅降低流行性感冒的傳染。”

伸手觸摸是人類的本能,握手也是基於這個心理因素。據估計,美國總統每年握了大約65000人的手。

“本性難改”,但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心理和公共事務教授韋伯(Elke Weber)說:“在遇到社會、經濟或公共衛生髮生重大變化的時候,積累很久的習慣和社會習俗也會改變,中國古代的纏足習俗就是一個例子。”

握手也可以成為下一個被廢除的習俗,除了上述提及的雙手合十、拱手作揖、單手置於胸前、“沙卡手勢”等各種不握手禮儀之外,還有許多替代方案。

例如鞠躬、揮手、微笑或點頭致意,都可以取代握手,而輕觸拳頭、觸擊手肘或觸碰腳的方式雖然和握手不同,但還是涉及到肢體接觸。

握手不握手

利加爾教授說,新冠病毒疫情帶給我們殘酷現實就是在越絕望,壓力越大的時候,我們就越依賴肢體接觸帶給我們的慰藉,而肢體接觸卻正好是散播疫情的途徑。

韋伯教授說,放棄握手,摒棄肢體接觸固然是違反天性,但人們絕非反應過度,其實正好相反。 “生存也是人類的本能之一。”

但是暫且不要全然放棄有一天我們能再度握手的希望,就如美國德州大學另一位心理學教授馬克曼(Arthur Markman)所說,避免疾病是人類生存的本能,而活出精彩的社交生活也是一樣。

“也許我們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勤洗手上面,培養不摸臉的習慣,而不是全面杜絕肢體接觸。”

現實情況是在未來一段時間裡,我們將面臨沒有肢體接觸的新常態生活,我們或許根本不會發現人與人之間不再握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