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美國反封鎖抗議潮台前與幕後 – BBC News 中文


美國抗議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眼下,美國疫情依然嚴峻,新冠感染確診突破百萬,死亡沒有持續下降。但是過去兩個星期,美國多地不斷爆發要求解除封鎖的抗議活動。

從憲法到生計,從生活方式到價值觀念,抗議者的訴求花色繁多。還有人乾脆說新冠不過是一場流感,沒必要歇斯底里。

在疫情第一個震央中國,一群群美國人不戴口罩在公眾場所擠作一團的視頻和圖片不僅抓住了網民的眼球,也撥動了心弦。綜觀反應,大惑不解之餘,也真有點為美國擔心:禁足居家難道不是為了挽救生命?美國人為什麼這麼迫不及待要求解封?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首先,美國疫情現狀怎樣?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據,截至4月28日,美國確診人數已經突破百萬心理大關,與Covid-19相關的死亡超過57000,兩個數字均佔世界首位。

不過,也有跡象表明,美國部分地區新增速度出現放緩。

現在,有些州已經開始放寬封鎖令,公園、海灘將逐步開放,小商店漸漸恢復營業。但絕大部分地區仍然處於居家禁足狀態。

4月1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將逐步重啟美國經濟。聯邦政府出台”三階段”指引性方案,各州州長將決定具體何時、怎樣解除封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抗議者有哪些訴求?

過去兩個星期,在美國十幾個州出現要求解封的抗議活動,示威者湧上街頭集會示威,司機鳴響車笛、阻斷交通。

他們說,限制出行、關閉商家、工廠停業等嚴格的封鎖措施給生計帶來不必要的破壞;長期封鎖將給當地經濟帶來長遠、難以修復的破壞。

還有示威者形容封鎖措施“反應過度”,新冠病毒不過是流感,沒必要如此“歇斯底里”。

有示威者帶槍抗議,他們認為,封鎖和禁槍一樣,限制了憲法賦予美國公民的權利和自由。

根部美國勞工部4月16日發布的數據,此前四周內,美國申請失業救濟的人數已累計超過2000萬人,這相當於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美國新增工作職位總數。

數十年持續增長的就業漲勢和績效被疫情一筆勾銷。

有示威者說,連總統特朗普都警告過了:總不能讓治病比疾病本身更糟糕吧。

需要指出的是,並不是所有的示威者都要求立即、全面解封。有些組織者呼籲,封鎖、隔離應該僅限於弱勢團體、必須增加檢測讓更多人有可能複工、重新定義哪些行業屬於“必須”、可照常運作。

圖片版權
ALYSON MCCLARAN

抗議規模有多大?

抗議從南到北從東到西,規模不同,但已波及十幾個州,包括:

密歇根、俄亥俄、北卡羅來納、明尼蘇達、猶他、弗吉尼亞、肯塔基、威斯康辛、俄勒岡、馬里蘭、愛達荷、德克薩斯、亞利桑那、科羅拉多、蒙大拿、新漢普郡、賓夕法尼亞等。

這些州執政的州長既有共和黨人、也有民主黨人。

抗議規模不盡相同,比如弗吉尼亞和俄勒岡,參與者可能只有幾十人,但是在密歇根和華盛頓州卻高達數千人。

4月中的一個星期天,華盛頓州發生規模最大的一起抗議,參加者多達2500人。華盛頓州是美國疫情初期的熱點。

在科羅拉多,示威者和身著刷手服的醫護人員在街頭對峙,圖片廣泛流傳。抗議和抗疫”兩個世界對撞“,成為美國疫情中抗議活動的代表照。

需要說明的是,抗議或許代表著部分—特別是農村地區—-美國人的擔憂,但並不反映公眾觀點的主流。

4月中旬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民意調查顯示,66%的美國人對過早解封表示擔憂,只有32%的人擔心封鎖持續時間過長。

同項民調還顯示,大多數美國人—不管他們支持哪家政黨—都認為,疫情還沒有觸峰,可能進一步惡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背後組織者大都是什麼人?

抗議活動背後的組織者大多來自保守、挺特朗普、擁槍陣營。

有美國媒體形容,不少抗議活動看上去像是特朗普的競選造勢:參與者打出支持特朗普的橫幅、穿戴印有特朗普頭像的體恤、棒球帽。

抗議的另一個比較明顯的主題是要自由、不要暴政。有些示威者指責州長作風儼如君王、獨裁者;經常喊出的一句口號是“不自由、毋寧死”。

需要指出的是,並非所有的示威者都屬於、或者支持某個特定的組織、團體,其中許多人的怨氣僅是來自持續封鎖影響了生計。

在少數一些示威活動中,極右組織也曾現身、發聲。

特朗普怎麼看示威?

作為一國之首,特朗普對解封抗議的表述似乎有自相矛盾之處。

確實,過去幾個星期,特朗普曾公開表示支持抗議者。比如在宣布美國解封要分三步走之後僅一天,特朗普在推特發送民主黨人執政的州要求“解放”的口號。

沒過兩天,特朗普又對記者說,“有些州長做法確實有些過分……這些人(注:示威者)熱愛我們的國家,他們想復工。”

但是在有共和黨人執政的佐治亞州決定解封時,特朗普也曾說過,考慮到公共衛生,對急於解封感到“不滿意”。

圖片版權
AFP

抗議與政治和大選有沒有關係?

時值美國大選年,抗議潮和大選有無關係也成為關注點。

雖然在抗議集會的台前,不少示威者說是迫於經濟原因,但是,示威隊伍中特朗普競選連任的旗幟、棒球帽、體恤衫也非常明顯,特別是在民主黨執政的州,示威看起來頗有特朗普造勢集會的感覺。

眼下,高調呼籲解封的政客–比如北達科他州長–主要來自特朗普的共和黨;美國沒有下封鎖令的州長、比如南達科他州州長,也屬於共和黨。

雖然共和黨確實有自由主義傾向,但是,哈佛大學政府和社會學教授、作家斯科普爾(Theda Skocpol)認為,許多抗議封鎖的人和政客也是看著特朗普的舉動行事。

她說,有證據表明,特朗普擔心這場可怕的瘟疫、他在疫情初期的作為、加上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可能會給他的總統生涯畫句號。

“你不能指望特朗普本人、他的政黨和他的支持者無動於衷。還有什麼選項?指責奧巴馬、指責中國、指責世界衛生組織,到現在指責那些不解封的人。”

歸根結底,解封還是不解封,最終的決定權掌握在各州州長手中。

但是,他們的選擇相當艱難:一邊是病毒,每天仍在掠走生命;另一邊是巨大的經濟和政治壓力,可能奪去無數人的生計甚至自己的政治生命。如何權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