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教育開學季特別策劃——于丹致女兒的一封信


搜狐教育開學季特別策劃——于丹致女兒的一封信

2021-01-10 搜狐網

  於丹:學者、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代表作《于丹心得》。優秀與及格,她更願意選擇及格。世俗標準下,優秀往往伴隨著犧牲自我和加倍艱辛,而達到及格卻代表了擁有發掘更多精彩的可能性。作爲母親,她只希望女兒方方面面合格,在這個基礎之上的成績,都是錦上添花。

  編者按:隨著暑熱的慢慢消減,休整近兩個月的同學們又將邁進校園的大門。在這個信息溝通講究時效的年代,伴隨學子入學的,或是父母的口頭叮囑、或是他們在網際網路平台上的「碎碎念」。不久前網絡上颳起的「拉黑父母」風潮,就曾引來爭議,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懷念淡出現代生活、飽蘸睿智與愛的傳統家書。

  在開學季來臨前夕,搜狐教育聯合人民文學出版社,以每日一篇的形式連載8位名人父母傾心寫下的親子家書,他們甘願最大程度地還原本真之心,掏出沉澱半生智慧的肺腑之言,爲孩子細數成長的酣暢與迷茫,生活的刁難與饋贈。

本文出自《成長,請帶上這封信》,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授權搜狐教育發布。

常識

孩子:

  媽媽現在跟你說的這些話,只是我現在的想法而已。作爲一個成年人,我不敢說我現在的想法一定正確,你長大以後可以去修正它們,但這是我現在最想對你說的話。

  孩子,人要有常識,要懂得社會上最基礎的東西。你剛剛上完幼兒園時堅信的那些道理,媽媽希望你長大以後也堅信如初。比如,任何事情要有秩序,要排隊,要有先來後到。人越是長大,越是容易變得對很多事情不屑,會覺得那些事情很幼稚。其實,一個人忘了幼兒園規矩的時候,反而是自己特別狂妄、特別無知的時候。媽媽曾經給你講過木桶理論:一個桶,如果它是由長短不齊的板子箍起來的,決定水容量的是哪塊板呢?你的答案很正確:最低的一塊板子。

  常識,就是我們的最低板。如果你對於這個世界的常識,包括你自己生活的各方面指標都能夠達到60分以上,我不會太關注你有幾個90分。如果你都在60分以上,那你已經是一個好公民了,你已經能夠對自己負責。90分是人生命里的錦上添花,但60分是人生命里的雪中送炭。我只希望你方方面面都在常識以上。

規則

  社會在進步,但有時候我們只欣喜於得到的東西,卻忽略了付出的是什麼。媽媽和你童年的遊戲方式有著天壤之別。媽媽小時候是上世紀70年代,在北京的胡同里,女孩流行玩砍沙包和跳皮筋。橡皮筋一角錢可以買一大把,然後我們一根一根地把它們套起來,連成一根皮筋,從腳踝到腿彎到大腿到腰間到肩膀,可以一直跳到「大舉」。那時窮有窮的玩法,而且我們的玩法很公平,哪一方輸了絕對不許耍賴,誰輸了誰就得下來撐皮筋。這是一種遊戲規則。

  現在,小區里幾乎每個孩子都有一個滑板車、一副輪滑鞋,你們滑到彼此面前,打個招呼又散開了。你們擁有的空間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但你們已經失去了一個羣體遊戲的環境。滑板車和輪滑鞋給了你們自由奔跑的速度,卻缺少了大家都必須服從的規則。爲什麼有些小朋友容易耍賴?因爲他們處於規則之中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媽媽小時候和同齡人一起跳皮筋、砍沙包,你要是耍賴,人家就不和你一塊兒玩了。所以我們會自己解決規則認同的問題。你們也是好孩子、乖孩子,但你們在玩的時候就缺失了對規則的協商和認同。當所有的孩子都踩著滑板車在速度中獨往獨來時,你們怎麼能懂得犧牲和謙讓?

  媽媽希望你從小就找到一種生命的自覺,一種建立在服從基礎上的自覺。這種服從是倫理的服從,規則的服從,個人對集體的服從。爲什麼很多考上大學的高材生,卻總是磕磕碰碰、與人有那麼多衝突呢?到了你念大學時再告訴你什麼叫做「規則」,已經晚了。

犯錯

  孩子,人犯錯是難免的。《論語》裡子貢說過,一個君子犯了錯,就像太陽的日食、月亮的月食一樣,有過錯時,人人都看得見;改正後,大家照樣會仰望它。所以,媽媽從來不希望你做一個完美的孩子,但媽媽希望你犯錯以後,能勇敢站出來承擔自己的責任,能說一聲對不起,這就是勇氣。人總是要爲自己買單的,任何事,不管是做錯了,還是受傷了,沒人能替代你,最愛你的人也不能替代你。

  敢於認錯,比不犯錯重要,能改錯比敢於認錯更重要。這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別人負責。

  生命的修復能力

  你四歲時,在手工課上做了一個花籃。有一天你「哐當」一聲把花籃摔了,花籃一角摔出了一個三角口子,你「哇」地哭了。我說:「我們試試,看看能不能讓花籃比沒摔破時更漂亮!」我們又是剪又是貼,你還用彩筆畫上顏色,最後,我們做出來一個非常漂亮的花籃。你和我說:「媽媽我懂了,哭是沒用的。」我聽了很欣慰。但讓我微微鬱悶的是,後來家裡每逢打壞什麼東西,你都特別高興,說:「我們試試,看能不能讓它比沒壞的時候更好看!」

  當然,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能再做成比它沒壞的時候更好,我們的底線只能是不讓它更壞。這是一種生命的修復能力。一個人一輩子會遇上什麼事情,我們無法左右,但是修復生命的能力,卻在我們自己的掌握之中。這種能力,我覺得在四歲時告訴你,並不算太早。

僞命題

  孩子,很多時候人是被自己嚇著的,是被別人的以爲擊垮的,人這一輩子要是不被僞命題綁架,可以避掉很多煩惱。

  這是一個衆聲喧譁的時代,電視上、網絡上、微博上,會有太多聲音去評判一件事情的是與非。別人的以爲,並不一定能替代你的判斷。

  前兩天吃飯時,你問過我一個你們小學二年級的四則混合運算題,你說527減107,跟527減100加7相等嗎?我當時吃著飯,真是不假思索就說,相等啊,一樣啊。你聽了哈哈大笑。你說,媽媽你算算看。我停了筷子認真地想,527減107是420,527先減掉100,再加上7,是434。我驚訝地發現這兩個看起來那麼相近的式子,結果卻不一樣。

  所以你看,我們以爲的事情有多少其實並不是真相呢?我們總是習慣於以自己的經驗去判斷一些似是而非的事情,我們常常被自己的以爲害了。我們更容易被害的,是衆人的以爲。如果所有的事情,用自己的心去好好考評,你長大後會發現人的煩惱、恐懼、惶惑,很多不安都是並不存在的僞命題。或者是即使存在,但沒有你想像的那麼誇張。

科學與藝術

  孩子,媽媽希望你能夠保持對科學、對藝術的信任。科學能讓人避免無知,藝術能讓人活得有趣。

  你曾經在三四歲的時候拉著媽媽看迎春花和連翹有什麼區別。你帶我看它們的花瓣形狀、它們是向上長還是向下長的,你觀察之仔細、描述之清楚,令我自愧不如。你也是從三四歲的時候開始喜歡彈鋼琴。雖然你後來練琴很辛苦,但那真的是你小時候堅持的。

  不知道你長大以後對科學和藝術還會這麼信任嗎?人的一生會遇到無數的困難,一個相信科學的人,不會陷落於愚昧,也可以少掉很多因無知而來的恐懼。

  我們今天這個社會,在你小時候還記憶不深的這個社會,是喧囂、浮躁的。我特別希望,我的學生——那些哥哥姐姐,還有你,希望你們長大以後的社會能更理性。每一個公民的理性,其實是從他們信任科學的態度開始的。媽媽是一個數理化學得很差的人,但我深信科學能帶給人理性。

  你常說,我媽媽會背那麼多詩,但我媽媽不會彈鋼琴。我很慚愧,這一點我不如你。但我不要求你鋼琴一定要考過多少級,我只希望你能夠保持對藝術的熱愛,能在藝術里找到一種釋放。不論你長大後遇到多少挫折,甚至受多少傷害,我依然希望你能保持對善良和尊嚴的信任。你能夠救你自己。

成長比成功更重要

  現在,社會上關於成功的教育太多了,我們幾乎把成功作爲人生的終極目標。但我始終認爲,成長比成功更重要。

  成功,或許是一個評判人的標準,但只是成長的一部分標準。成長是一套綜合、多元的標準體系。一個人,只要生命能成長,就一定有未來。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個年輕人對料事如神的老酋長很不服氣,有一天他捉了一隻剛孵出來的小鳥放在身後,問老酋長:「我手裡的小鳥是生還是死?」他想,你要說它是活的,我就手指一捻掐死它;你要說是死的,我手心一張就讓它飛起來。結果,那位睿智的老人只是寬容地一笑,他說:「生命就在你的手中!」

  這是一個好故事,它關乎生命的成長。所有時間中,最重要的就是當下;所有權利中,最重要的就是成長。

  成長是一個過程,成功是一個結論;

  成長是相關於生命的評價,成功是相關於社會的評價;

  成長是一個內在的系統,成功是一個外在的體系。

  媽媽更希望你注重心靈、注重自我、注重人格,而並不是那麼在乎外在的標籤。

  孩子,你長大以後,可能會修正媽媽的想法。再過十年八年,也許媽媽也會修正自己的想法。但這些是我現在最想跟你說的話。媽媽就是希望你能成爲一個身心健康、有獨立的生存能力和快樂能力的好人。

於丹

相關閱讀:

白岩松致兒子的信:站在第一位置的人不一定是勝者


http://learning.sohu.com/20140813/n403414198.shtml learning.sohu.com true 搜狐教育 于丹 http://learning.sohu.com/20140813/n403414198.shtml report 8282 致女兒60分公民于丹:學者、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代表作《于丹心得》。優秀與及格,她更願意選擇及格。世俗標準下,優秀往往伴隨著犧牲自我和加倍艱辛,而達到及格卻代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