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尋教會我們:怎樣破解人生的詛咒


千尋教會我們:怎樣破解人生的詛咒

2021-02-13 余嶠新語

如果您尚未關注我們,可點擊標題下方的「余嶠新語」關注我們。


文余嶠

一、

人只有認真工作,才可能在社會上立足。

但工作的目的究竟何在?

宮崎駿告訴我們,不知道工作的目的,人是會被工作詛咒的。

《千與千尋》中就有兩個被工作所詛咒的人。

無臉男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說千尋的父母尚是活在拼命掙錢的方孔里,那麼無臉男就已經達到了想要多少錢,就有多少錢,一切想望都可以滿足的境界。

他滿可以從方孔中起身、眺望,去看這大好世界。但沒想到自己卻被卡在這方孔中,動彈不得。

無臉男可以實現自己的一切欲望,卻不知道自己真正的願望究竟是什麼。

他只得把社會普遍的欲望當成自己的願望。

無臉男就是社會中那些事業有成,卻更加迷茫的成功者的化身。

無臉男沒有面容,只能以一副不哭不笑的面具示人。他不會說話,也無話可說。他只有半透明的軀幹,連手腳都是時有時無。他飄蕩著,是一具遊魂。

他以爲泡澡就是享受,便變出金子,讓店員青蛙心甘情願爲他服務。

他以爲語言就是智慧,便吞了能說會道的青蛙。

但他同時也被青蛙的欲望所吞噬,變得用四足爬行。變得無法直起身來,變得無法去做一個挺拔的人。

他以爲享盡無窮的食物就是成功,便變出數不清的金子,唆使一切店員爲自己服務。一有不聽話的,就吞了他們。

無臉男用自己的金錢製造了一個權力場。用這個權力場,滿足著世俗教會他的欲望。

他吞得越多,他自己被吞得也就越多。直到欲望徹底吞噬了他,讓他變成了一個怪物。

但,他還不全是怪物。他一定要報恩。

他想報答幫助他進入湯屋,讓他得以遮風擋雨的小千。

無臉男以爲自己諳熟了這世界的規則。便給小千越來越多的金子,越來越豐裕的食物。

但小千都不需要。

小千問他,你是從哪兒來的?你還是回到你來的地方去吧。你的家在哪裡?你也有父母吧?你找不到家了嗎?

這個問題讓無臉男痛苦萬分。

他早已忘了自己的來處,忘掉自己的名姓,甚至沒了自己的模樣。

白龍囑咐小千,一定要記住自己的名字是千尋。

可無臉男就是一個忘了自己名字的人。

忘了自己的名字,便忘了自己的一切。便只能在丟失自己的迷惑中寂寞。

物慾填不滿寂寞,只能扭曲自己的身體與心靈。

小千餵無臉男吃下河神賜給自己的仙丹。

這仙丹的奇效就是讓無臉男吐出了他吞下的一切,恢復到了本初的自己。

無臉男追尋著小千的足跡,邊慌跑,邊嘔吐。他沒有把最先吃掉的青蛙吐在湯屋裡,而是將它吐在了溪流中。

青蛙就該在水中生活。

人就該在工作中留存自我,而不是被物化爲怪物。

人在工作中最終要獲得的不是金山、銀山,而是自己與夥伴的赤誠之心。

二、

另一個被工作詛咒的是白龍。

白龍爲了學習魔法,而與湯婆婆簽約,被剝奪了自己的姓名。

白龍學到的魔法越來越多,臉色卻越來越差,眼神也越來越兇狠

白龍爲湯婆婆賣命,偷出了湯婆婆雙胞胎姐妹錢婆婆的魔法印章。自己卻被錢婆婆在印章上所設的保護咒語所詛咒,被施了魔法的紙片追擊而奄奄一息。

行之不義,連紙片都可以將其置之死地。

湯婆婆只想把垂死的白龍處理掉,因爲他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這就是壞老闆。用你時,讓你鞍前馬後;不用你時,自己揮揮衣袖。

只有小千,爲了報恩,一定要救活時刻幫助自己的白龍。

小千說,只要真誠地道歉,錢婆婆一定可以原諒我們的。

於是,小千乘上了去往錢婆婆家的火車,憑著40年前的火車票。

那是通往過去的火車。

發生的過去,從來都不是過去便可視爲沒發生過。

發生的過去,永遠都真實存在。

發生的過去,在我們心中系起一個又一個結。

三、

在《千與千尋》的製作過程中,不少人都建議宮崎駿改掉小千乘火車道歉的橋段,認爲這太平淡了。應該代之小千、白龍大戰無臉男。

宮崎駿堅定地拒絕了這樣的建議。他說,我創作整部作品就是爲了小千搭上火車這一個畫面。

社會是未知而莫測的。

但社會不是角斗場。

社會的維繫植根於人與人之間的真誠。

人與人間的真誠源自毫不遮掩地面對自己的心。

小千乘著的火車上,乘客由多到少,最後只剩下形單影隻的幾個。

小千安靜地坐著。平視著下車的乘客,平視著窗外的綠酒紅燈,平視著自己的心。

當浮華散盡,我們還能剩下自己。

只要我們還記得自己。

錢婆婆的家,是簡樸的茅草屋。

至簡,至純。

這是旅程的終點,也該是心路的歸處。

來到錢婆婆家,就像回復到我們每個人最簡單而又最純真的內心。

爲白龍真誠地道歉。也是爲我們每個人被煙塵沾染的心道歉。

錢婆婆問小千,孩子,你知道你手裡拿的是什麼嗎

小千回答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對你很重要

爲人,不是去索取一切重要的東西,而只是爭取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爲人,不是把世界攬給自己,而只是一件一件地物歸原主。

真誠的道歉,便會有真誠的原諒回報你。

小千終於可以向錢婆婆介紹自己,我真正的名字是荻野千尋。

此刻,千尋已經回家了。

她工作,在社會上站得住。

她追尋,在社會中找到了自己的本心。

此心安處是吾家。

曾經發生的事情不可能忘記,只是想不起來而已

白龍也終於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因爲他想起,他救起了落水的千尋。

真誠的道歉,真誠的互助,真誠的面對自己的內心。

四、

進入社會有那麼多未知的事情要去面對,有那麼多複雜的人際關係要去處理。索性與社會絕緣不好嗎?

《千與千尋》中就有一個這樣的人物。湯婆婆的寶貝——巨嬰。

按理來說,他不是寶寶,因爲他已經長得比湯婆婆還要高、還要胖。

可他就是個寶寶,什麼也不想干,只想被餵養,只想把撒嬌耍賴當成自己的個性。

沒有成長,只有膨脹。

這就是巨嬰。

錢婆婆給他一地的枕頭,錢婆婆給他滿屋的玩具,錢婆婆爲他變出只屬於他自己的日與夜。錢婆婆給了他一個甜蜜的、密閉的世界。

但巨嬰只會覺得無聊,他越膨脹,就越想破壞一切。

直到掀翻這個小世界。掀翻了,也無處可去。

因爲他什麼也不會。

他只能與這個小世界同歸於盡。

自足只能走向自毀。

如果,巨嬰就是我們的未來,多可怕。

怎麼辦?

唯有像千尋一樣,勇敢地、獨自闖進社會。

真正走過一遭,才會真正長大。

五、

《千與千尋》是一個怪名字。

乍聽起來,像是兩個人的結伴冒險。

但是,千和千尋本是一個人的兩面。

爲何宮崎駿執意要用這個怪名字?

如果我們把「與」去掉,把兩個「千」字相疊,便會發現答案。

2000,新的千年。

上映於2001年的《千與千尋》,是宮崎駿送給這個新世紀的一份厚禮。盛滿了他對世界的柔情與密語。

我們已經在這個新世紀中生活了17年。

我們的現在,是離宮崎駿的期望更近?還是更遠?

歡迎掃碼關注「余嶠新語」